•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工作报告
  • 辞职报告
  • 述职报告
  • 个人总结
  • 学习总结
  • 心得体会
  • 办公表格
  • 策划方案
  • 员工手册
  • 规章制度
  • 领导讲话稿
  • 开闭幕词
  • 祝贺祝福
  • 主持词
  • 庆典致辞
  • 会议发言
  • 婚礼致辞
  • 请假条
  • 自荐信
  • 邀请函
  • 介绍信
  • 感谢信
  • 表扬信
  • 借条范本
  • 合同范本
  • 入党申请
  • 入团申请
  • 思想汇报
  • 分析材料
  • 毕业赠言
  • 毕业感言
  • 毕业留言
  • 教育叙事
  • 评语大全
  • 广告语
  • 自我评价
  • 自我介绍
  • 自我鉴定
  • 当前位置: 千叶帆文摘 > 实用文档 > 读书笔记 > 沙乡年鉴各章读书笔记

    沙乡年鉴各章读书笔记

    时间:2017-02-09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篇一:《沙乡年鉴》读书报告

    《沙乡年鉴》读书报告

    《沙乡年鉴》被誉为美国环保界的《圣经》。然而当初作者利奥波德一生花了大量心血谋求这本书的出版,却未能实现。这足以证明利奥波德对环境问题的关注早于同时代的人。《沙乡年鉴》文字优美,没有大量呆板的数据,枯燥的说教以及空洞的呼吁。全书绝大部分都在描写自然界的美景以及作者的随想。在书的最后作者阐述了土地伦理的概念,这也是最为人们所称道的。

    《沙乡年鉴》首先以散文诗般的语言描绘了沙郡在一年的十二个月里的景色,构成了一个沙郡的年鉴。我更愿意将这部分作为散文来读,作者开篇就让全书充溢着自然、灵动的气息。一月的雪将融未融之际,沙郡里的动物们作何反应,利奥波德不仅细致描绘了沙郡里的场景,还像模像样地去揣摩动物们的心思,充满了童趣,让人忍俊不禁。作者追寻一直肥肚皮的臭鼬的足迹,写了在这蠢蠢欲动的一月里动物们的生活,还巧妙地将田鼠、臭鼬、野兔的习性一并说了。利奥波德是站在极其客观的角度来描述发生在沙郡里的事情的,他充分尊重自然界的法则。不会为猫头鹰捕捉了一只兔子就大发感慨这只野兔好可怜,而是调侃的说野兔怎么光顾着感受春天的气息就忘记了警惕危险。

    作者客观的态度贯穿全书,他没有心急如焚的大声疾呼,号召人们要如何,只是优雅的描绘过去、现在、未来的图景,淡淡地表达自己抑或怀念抑或感伤的心情。利奥波德写了一种长在公墓里的不起眼的野花,事实上这种花曾经开到漫山遍野,并且见证了久远的历史。文中表达了对这些历史见证者的喜爱,他会在开车经过墓地时寻找这些花朵。然而仔细读一读就会从作者的文字中发现人们对这种花的逐渐消失无动于衷甚至根本不曾注意,政府修建的公路占据了植物生长的土地。当我在作者描绘的一片美景中发现了这些问题时,如鲠在喉,忍不住要责怪什么。然而作者似乎丝毫没有责备谁的意思,这就是高明之处吧。

    作者很敬重历史的见证者。当然这有一个前提:作者将自然万物都和人类一样平等看待,人的寿命不过百年,阅历很有限,植物则以自己的方式记录着历史,虽然他们什么都不说,但他们什么都知道,包括人类对环境的影响。如同面对饱经沧桑的老者,我不禁也想和作者一样将敬意献给自然界的一草一木。特别在好栎木一章。以砍到一棵好栎木为线索引出威斯康星州的一段历史,让我了解了美国当时的社会背景以及环境在几十年间的变化。最让我感到惊艳的是作者通过对自然细致入微的观察得出对人类文明、对历史的思考,让人不得不佩服。这里仅摘抄一段写锯子的如下

    锯条只能横切树干,依次经过树干的各个年轮。锯齿拉出一堆堆的碎屑,伐木工称之为锯屑,而史学家则称它为史料。不管是伐木工人,还是历史学家,都根据它的外形来判断它蕴藏的历史。只有当锯条从树干的这一头切到另一头时,大树才倒下,我们从树干的横截面上清晰地看见所有的年轮,依次排序,毫不混乱,这不也就证实了历史的连贯性吗?

    描写了一个沙郡的年鉴后,利奥波德在专题式的篇章里融入了更多的分析与探索,描述性文字变少了,我读的时候也觉得必须思考作者想要传达的信息。相较而言,这一部分蕴含了更深沉的情感,也是构架在作者常年从事与环境有关的工作经历之上的。比如,沼泽的挽歌一章,“我们听到的不仅仅是鸟叫声,也是无法挽回的历史的见证声。”由鹤入笔,进而联系到沼泽的历史,在这段历史中我看到了人类决定性的影响,可惜从作者娓娓道来的故事里,我不忍为人们改造自然地壮举叫好,也不敢斥责利用沼泽的行为,因为人总是要提高生活品质的。在人与自然的复杂关系中,我不得不认真思考,企图在文中找到答案,后来发现那就是全书最后阐述的土地伦理。从利奥波德所处的年代到现在,人与自然地矛盾日益激化,一方面涌现出很多新技术用来向自然界索取资源,特别是在矿藏方面;另一方面新技术的使用又需要消耗能源,并且加速扩大对环境的影响。人们习惯于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物质的获取,存在于自然界的资源一定要为我所用,不然就是浪费。如果换个角度,从土地伦理的观念出发,人们和脚下的土地同属一个社区,损害任何一方都对集体不利,那么为了共同的繁荣,我们是不是应该互相尊重呢?

    1奥尔多·利奥波德.《沙乡年鉴》. 吉林人民出版社.

    1

    1

    时至今日,沿着利奥波德这位先驱的足迹,越来越多的机构,国家认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节能减排指标的完成虽然让政府很头疼,但正体现了人们忍痛也要保护环境的决心。环保话题也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低碳生活”更成了一种时尚。于是,我不得不为环保先驱的高瞻远瞩致以由衷的敬意。然而,我想更要的事情应该是像利奥波德一样,对一草一木,对脚下的土地献上真诚的问候。

    2

    篇二:沙乡年鉴读后感

    从《沙乡年鉴》看利奥波德关于对自然认知途径的主张 摘要:不同于之前对于《沙乡年鉴》的讨论,本文从人类认知自然途径的角度,介绍了利奥波德在书中所表达出的学校教育与自然教育的不同,以及专业化所带来对于自然看法的片面性以及以此所引发的看似进步的认知自然方式的改变。并从这个思路出发,分析了利奥波德提出土地伦理的感性方面的出发点以及理性出发点,并对部分对于土地伦理的讨论进行的评述。本文认为,利奥波德的土地伦理的着眼点主要在于对人类认知自然途径的改变,人类认知自然的途径不应该主要通过学校教育,而应该通过在自然之中的亲身体验。这样途径的改变可导致人们对待自然的态度以及情感的改变,以此便能衍生出“共同体”以及“伦理”的概念。在此基础之上,近年来兴起的深生态主义本质上是与利奥波德一直的。

    关键词:土地伦理 自然认知途径 专业化 唯科学主义 深生态主义

    1、本文思路概述

    利奥波德被公认为是野生动物管理研究的始创者,也是新环境理论的创始者。利奥波德因为《沙乡年鉴》而为人所熟知,《沙乡年鉴》则因为土地伦理准则。利奥波德的《沙乡年鉴》是一部自然历史与哲学的结合。以后的《寂静的春天》以及大多数的环境哲学的书基本上都遵从和这一写作方式类似,而不是像其他哲学类的书那样抽象。总的来说,书是由三部分构成的,第一部分是作者在自己购置的农场的一年记录,一个月一篇,十二篇散文。第二部分则是对作者在之前工作的一个回顾性梳理和思考。第三部分是作者在一声的经验和思考之后的总结讨论。三个部分循序渐进,议论内容越来越多,前面主要是作者所见所感,对这些所见所感的描述如果能感同身受,后面作者的结论其实也算很自然的。

    像前面所说的,利奥波德最具代表性的是土地伦理,所以大多数对于利奥波德的评论或者研究也都是以这个为出发点。但其实,土地伦理这个准则也只是利奥波德找到的一个出口,就是解决他所面临的问题的出口。土地伦理并不是最重要的,土地伦理的基础共同体也不是重要的,重要的则是利奥波德做的这一切的原因和出发点。

    其实《沙乡年鉴》这本书主要所面临的问题就是人类发展模式的问题。换句

    话说,就是工业革命以来,以科学为主要导向的人类发展,由于对待自然的态度的转变所造成和引发的一切问题,进而产生的对这个发展模式的反思。在书中体现在很多方面,主要在于原始人类认知自然的途径和人现代人类认识自然的途径不同,现代人类主要是在学校之中学到关于自然的知识,原始的途径就是自然本身教育人类。由于在教育体制下所培养的工程师或者科学家对待自然的态度的转变。简单的来说,就是自然教育人类的落脚点在于一种对自然的热爱,而这种情感能产生一种基于自然整体的世界观,进而产生的是一种对自然整体的保护的诉求。所以土地伦理准则一般也被认为是基于整体论的环境理论。而学校教育在于技术和专业化,看不到全面,这也就导致学校教育的人才往往不能保护自然整体,往往就会产生很多错误的决定,这些决定很多看起来是在保护自然,但是其实只是伤害自然。利奥波德在这个基础之上,提出土地伦理和共同体的理念,就是想要解决这一问题。

    2、土地伦理与共同体

    研究土地伦理的人肯定不会放过共同体这个概念,因为有了共同体这个概念,伦理自然就产生了,所以要论述的只是土地为什么在共同体之内。利奥波德所采用的就进化论的归纳的方法。但是像前面所说的,利奥波德的一切理论只是某个问题的出口,这个问题就是如何对待或者保护自然。本文认为,土地伦理和共同体概念的提出只是利奥波德所找到的一个理性的出口,在这个理性的出口面前可以用理性的角度去解释更进一步的自然保护的观念。

    人通常对共同体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包含尊重,当然也对共同体本身尊重。而“土地伦理是要把人类在共同体中以征服者的面目出现的角色,变成这个共同体中平等的一员和公民”,这样农场主们就不会“忽视那些对共同体有利,同时显然对他们自己无利的措施”。所以将土地整体纳入共同体的概念之中,只是方便人们理性上保护自然。为什么说这是一个这只是一个理性的出口呢,因为利奥波德在最后最后的结论中说出了他感性的出发点,“我不能想象,在没有对土地的热爱、尊敬和赞美,以及高度认识它价值的情况下,能有一种对土地的伦理关系”。所以土地伦理存在的前提有两个,第一个是热爱、尊敬和赞美,第二个是认识到它的价值。

    3、对学校教育以及所谓科学进步的批判

    显然人们对自然的认识,以及学校教育人们对自然认识的途径都不符合这两点。这体现在利奥波德在书中对于学校教育以及科学进步的批判。在《沙乡年鉴》的书中,集中论述这一主题的是《加维兰之歌》。

    在利奥波德看来,大学教育下,人对于自然的看法是很冰冷的。一个生机勃勃的地区在人们的眼中可能只是“一片坚硬多石的区域,到处是严酷的陡坡和峭壁”,只因为不适合锯木,放牧耕种。而这个地区在利奥波德的描述下则是一首加维兰之歌,“他的乐谱刻在千座山峰上,应付蕴含于动植物的生死之中,节奏跨越几秒乃至几个世纪”。一些人们可以在自然中获得知识是不可思议的,同样从美景之中可以读到人类的历史和文化,因为荒野本来就是人类文明的一部分,而不是冰冷冷的人类学目录。同样的,大学也是一个很冰冷的组织,审查生态系统所构成的土壤、动植物的人叫做教授,而选择一种动植物去分析结构组成作用机理的叫做研究,而对动植物进行肢解的地方叫做大学。不仅仅是冰冷,这样只做一方面研究的教授和所谓的科学家所提供的决策往往是缺乏远见的,因为他们只看重一个方面。

    在《沼泽挽歌》中,作者详细论述了只看重一方面的决策是如何缺乏远见。沼泽通常是一个碳汇,因为沼泽水流速度比较缓,能够节流有机质。沼泽排水之后,有机质的来源没有了,作物收成就会一年比一年差,而泥炭层干枯还会招来大火,这时候其实只有再涨一次洪水才能阻止恶化的现状。书中描述道“远处的政客们高声选讲边缘化的土地、过度生产、失业救济和对自然资源的保护,经济学家和规划者们前来视察沼泽,勘测员、技术人员和农业部的商品信贷公司的人闹哄哄跑来跑去”,这些人,都只是从自己一方面去对待这一问题,而不能解决实际的问题。“无论是沼泽的历史还是市场的历史,都是以矛盾而告终”,每次的保护都是适得其反的。

    而以此为代表的科学和进步实际上就是对自然的破坏。在《艾斯卡迪拉山》中,进步送来了一位使者使得艾斯卡迪拉山下的人知道了外面的世界,进步送来

    沙乡年鉴各章读书笔记

    的另外一位使者肩负着保卫牛的安全捕杀熊,但是却没有意识到这头熊是当地生态圈的塔尖,而这个塔尖是和奶牛同等重要的。这种进步给原来自然生态的地区带来了噪音。“教授为科学服务,科学则为进步服务。科学为进步提供了优质的

    服务,以至于为了落后地区的快速进步,很多更为复杂惊喜的乐器被践踏和破坏了”。

    4、利奥波德对自然认知途径的主张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对于学科的专业化所造成的人们对自然整体意识的缺乏,所引发的后果就是对自然的看似合理管理的破坏。既然仅仅依靠科学是局部的和缺乏远见的,那么人们应该从什么途径去认识自然呢?学校中的知识也是对自然研究的结果,利奥波德的观点是,对于自然的知识应该由自然来教授。利奥波德从树木的年轮中就能得到历史的变迁,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不仅仅是自然的干旱,也包括社会的,因为这些事情都或多或少影响到自然;每一个农场就是一本关于动物生态学的教科书。

    不过显而易见,这样的方式是有不足的,因为从人类发展的进程来看,科学知识的传播对于人类学习时间的节约很有帮助。特别是学校式的学习,从书本上学习的效率肯定远远高于自己亲身实践,学校在人类的进步之中起到的作用不可忽视。那么利奥波德为什么提出这样的观点?

    首先,对于自然知识的特殊性。学校所传播的知识是一种普遍性,也就是在A处和B处做一个实验,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但是自然系统各有差异,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也没有完全一样的生态系统。每个生态系统的组成和反馈调节方式都是不一一样的。这在最近的环保实践之中都得到了验证,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环保方案和准则,都是必须因地制宜。所以如果从保护一个地方的生态系统的角度上看,学校培训不如自然实践。并且,学校培训一定上是与自然实践相冲突的。因为自然实践的知识通常作为地方知识所保留,像方言一样,而学校是不会教授方言,反而普通话的推广消除了方言的多样性。

    这其实也仅仅是一个方面。在利奥波德看来,另一个最重要的方面是文化。接触自然而获得知识的人会对自然产生热爱的情感,并且自然元素的部分本来就跟至于我们的文化之中。在《美国文化中的野生生物》中,阐述了自然如何影响猎人的习惯进而影响了猎人的道德和传统。重新从事野生动物的研究得到的不仅仅是欢悦还有智慧,这也是要把这种对自然的“感知能力修剪刀尚不美丽的人类思想中的工作”。这样以后,人们的文化中就不在是冰冷冷的定理式的知识,就会逐渐学会“像山那样思考”,而不是盲目自信去对待自然。

    注意到,像山一样思考的转变意味着人在对自然态度上的根本转变。因为这样,人类将不再认同“手执斧头”这样的方式。这种方式“就是手执斧子之人必须遇见、比较,并以此做出决定的利与弊。他必须冷静,确保自己的偏见总体来说不仅仅是良好的意愿而已”,而这种方式的隐喻在《共同体的概念》部分中被鲜明地指出。这种隐喻就是“只有这位征服者才能知道,是什么使这个共同体运转,以及在这个共同体的生活中,什么东西和什么人是有价值的,什么东西和什么人是没有价值的”。这种隐喻在中文当中也是存在的。比如当我们说“改造自然”的时候,“改造”一词就将我们置于征服者的地位。“改”其实是一个会意字,在甲骨文字形中,左边是“己”,像一个跪着的小孩子;右边是“攴”(pū),像以手持杖或执鞭。表示教子改过归正之意。而“造”表示的是一个动作。所以“改造”的隐喻就是主语象征着家长,掌握有绝对的话语权和决定权。

    (此图出自“汉字叔叔”)

    从这一角度上考虑,利奥波德引出共同体的概念是非常合理的。而这种从自然中学习,对自然热爱,把自然植入到我们的价值、传统和文化之中,进而所产生的对自然整体的尊重正式共同体所表达的,这也是土地伦理和单纯的保护主义的根本区别。而其实从这个角度上看的话,利奥波德的伦理观很接近休谟的情感主义伦理学。

    篇三:沙乡年鉴读后感

    《沙乡年鉴》读后感

    《沙乡年鉴》由三部分内容组成。第一篇为“一个沙乡的年鉴”,描述的是一家人在周末时,在那远离过多现代化的世外桃源——木屋中所看到的和所做的事情。这些木屋随笔按季节排列成“一个沙乡的年鉴”;第二篇为“随笔——这儿和那儿”,列举了作者生活中给作者以教导的那些插曲,即那些逐渐的,有时是很痛苦的的与伙伴们分道扬镳的插曲;第三篇是“结论”,提出了作者的某些观点。

    说实话,对书的第一第二部分,我并没有太感冒,甚至觉得有些无聊,最多也只是觉得他对自然及生活的描述视角独特,笔法优美,远没有我看的一些网络玄幻武侠小说来的动人,这大抵是因为我只是见识浅薄的二流大学生而已,亦或是文学修养不够,只能自嘲曰:“粗鄙之人不懂阳春白雪之美。”

    虽说对第一第二部分不感冒,但对于第三部分那些带有批判性质的文字还是有些兴趣的,所以也有一些想法。利奥波德说:“土地伦理观在发展中所面临的最严重的障碍,是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教育和经济体系是背离,而不是朝向土地意识的。很多中间人和无数的物质新发明,把你的真正现代化的任何土地分割开来了。他与土地之间没有有机的联系,对他来说,土地不过是在城市之间长着庄稼的那片空间。”这话在我看来,可能不止这句话,整个第三篇内容,最真正的内里在于工业化给人们带来的物质享受是传统农业远不能及的,而在大多数人们看来工业化靠的是机械,传统农业靠的是土地,从而延伸开来的种种讨论。 当工业化的进程已经到了这一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很难逃脱其桎梏。有多少人能够有利奥波德那样的经历?又有多少人能够放弃城市里的舒适,住到乡间的木屋里去?有多少人能够放弃超市里的肉,去狩猎自然里平等的食物?

    反正我是做不到。

    我没办法放弃科学和现代化带给我的舒适,即便我知道作者说的是对的:“科学绝不,或不应该,只是为获取更舒适生活的杠杆。科学的发现是对我们好奇心的满足,是一种比更肥的牛排或更大的澡盆重要得多的事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肥的牛排和更大的澡盆似乎更多地关系到自己的利益,是更为直接的诱惑。在面对这种诱惑的时候,我把自然抛诸脑后。反过来讲,我生于城市,我只知道如何在城市中生存,把我放到荒野之中,就好像把动物园里的老虎放回野外一样——是需要从头训练的。而且我只会在这条道上越走越远,我会一面说小汽车给城市交通带来巨大的麻烦,一面琢磨该买哪款车。

    我只能说,人类本是种自相矛盾的动物

    相关热词搜索:各章年鉴读书笔记沙乡年鉴读书笔记1500沙乡年鉴读书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