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散文精选 > 故乡有座小竹楼

故乡有座小竹楼

时间:2017-08-11 17:06:53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故乡有座小竹楼

  很小的时候常听父亲叹息,我的祖母,一个小脚的女人,拿着她的儿子我的父亲的录取通知书,坐在塘前的吊脚楼上哭泣,于是在我童年的印象里,故乡是一座风雨中飘摇的小竹楼,是一个无助的小脚女人悲泣的瘦小背影,这样的场景,会经常因为父亲的叹息,而时常飘入我的梦中,这些熟悉的场景是那样的让我感到亲切同时而又让我的心在这样的悲戚里感到阵阵苦涩的酸痛。

  我的父亲出生于湘中一个偏僻的山村,祖上世代殷实。据说在我的曾祖父在世的时候,家里就有近千亩的良田,我的祖父上过私塾考过秀才学过医,因为生性忠厚,又精通医术和五经四书,村里人很是敬重。

  那时年轻人的婚事全由父母做主,且讲究门当户对,所以,我的祖母也同样出生于一个不算富裕却也很殷实的人家。
故乡有座小竹楼

  听说祖母在娘家的时候尤其娇贵,每日里喜欢跟着她的兄弟们读读三字经,或者舞笔弄墨地学着写几个字,对于女人们手头的针线功夫却一点也不感兴趣。虽然,对于一个生长在旧时的农村女性,针线是人们用来衡量女性灵性贤淑的一个标准,祖父却似乎不太在意这些,在他眼里,祖母的知书达礼倒是更能显示出女性大家闺秀的风范,让他非常赞赏。

  祖母嫁给祖父后,夫妻甚是恩爱。祖父从不因祖母不谙家务而嫌弃她。为了让祖母生活得舒适些,祖父还专门请了人为家里耕种田地,家务活也有佣人处理,祖母只需在家带养孩子便可。

  祖父母一共生育了五个儿女,我的父亲排行老四。祖父每次出诊,祖母便搂着孩子站在吊脚楼上,看祖父的背影逐渐消逝。日暮时分,祖母又会在吊脚楼上期待祖父的身影出现。回家后,祖父尽管疲倦不堪,但他一放下肩上的医药箱,就会抱着孩子们亲着。

  然而这样幸福的光景在我祖母有限的生命中是那么短暂,祖父突然消失后,祖母的生活便从天堂跌入了地狱。

  父亲四岁那年的某个黄昏,祖父的身影不再在祖母期盼的眼神中出现。此后,祖母每天都会站在吊竹楼前,踟蹰远眺,她不相信,祖父会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她而去。没过多久,就传来祖父已经遇难的噩耗。不管祖母愿不愿意,她还是成了一名年轻的寡妇,那年,她仅仅二十六岁。

  祖父死后,曾祖父给了祖母三百亩田,让她用这些田养活自己的儿女。对于一个从未操持过家务的小脚女人来说,生活的从此转入到了一种异常艰难的境地。开始,祖母靠着把田地租种给别人耕种过日子,后来孩子一天天大了,家里的开支也随着孩子的成长而增加,祖母无奈之下,只得不断地变卖家产度日,家境因此一天天的败落下来,以至后来父亲考上高小,想请祖母送他读,祖母只得坐在吊脚楼上悲痛地哭泣着。在祖父离去四年后,祖母忧伤过度,也撒手而去。

  父亲这段忧伤的回忆,总会让我想起遥远的故乡,想起那个坐在吊脚楼前向远方眺望的女人,想起那个为了儿女的学费担忧悲戚的祖母。现在吊脚楼虽然还在,因经历了人世的沧桑、岁月的变迁,早已破旧不堪,然而祖母悲戚的身影却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相关热词搜索:散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