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工作报告
  • 辞职报告
  • 述职报告
  • 个人总结
  • 学习总结
  • 心得体会
  • 办公表格
  • 策划方案
  • 员工手册
  • 规章制度
  • 领导讲话稿
  • 开闭幕词
  • 祝贺祝福
  • 主持词
  • 庆典致辞
  • 会议发言
  • 婚礼致辞
  • 请假条
  • 自荐信
  • 邀请函
  • 介绍信
  • 感谢信
  • 表扬信
  • 借条范本
  • 合同范本
  • 入党申请
  • 入团申请
  • 思想汇报
  • 分析材料
  • 毕业赠言
  • 毕业感言
  • 毕业留言
  • 教育叙事
  • 评语大全
  • 广告语
  • 自我评价
  • 自我介绍
  • 自我鉴定
  • 当前位置: 千叶帆文摘 > 实用文档 > 演讲稿 > 米勒演讲稿

    米勒演讲稿

    时间:2017-08-27 08:36:42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你带手绢了吗?”这是每天早上我走到街上之前,妈妈站在家门口问我的问题。我没带手绢。因为我没有,所以我要回到屋里去拿一块。从不带手绢是因为我总要等妈妈的问题。手绢证明妈妈每天早上都在关心我。一天剩下的日子就只有我自己关心自己。“你带手绢了吗?”这个问题就是亲情的间接表示。直接的表示会让人难为情,不是农民的作为。爱情被伪装成了一个问题。这是唯一的表述方式:事实上,还是一种命令的口气,或是工作的那种技巧。口气似乎生硬但是带出一种温柔。每个早晨我第一次出门没带手绢,而第二次出门就会有一块手绢。只有那个时候我才会走到街上去,好像带上手绢就等于妈妈也和我在一起。
      二十年之后我旱就在城里独自生活,在一家制造厂当翻译。……那天早晨我从家里带来一点郁金香,摆放在一个花瓶里。这个人看着我,称赞我是个很有品位的人。他的口气油腔滑调,我觉得很不舒服。对他的称赞我回敬说,我了解郁金香,但我不了解人。然后他带着恶意说,他了解我,比我了解郁金香要多得多。说完把风衣搭在胳膊上就离开了。
      第三次他坐下来,而我只好站着不动,因为他把他的公文包放在我的椅子上。我不敢把它移到地板上去。他说我是个笨蛋,说我是逃避工作开小差的人,是个邋遢的懒人,像条迷路的母狗一样堕落。他把郁金香推开,几乎推到了桌子边上,然后在桌子中间放了一张白纸,一支笔。他对我咆哮着:写!我就站着照他说的写——我的姓名、出生年月和住址。下面呢,是我不许告诉任何人的,不论是多幺亲近的朋友或亲戚,是我要……然后就出现这个可怕的字眼: “线人”——我要给他们当线人。这个时候我就不写了。我放下笔,走到窗前,瞧着窗外尘土飞扬的街道,一条没有铺过柏油的坑坑洼洼的街道,也瞧着所有那些拱着脊梁的房子。最有意思的事是这条街还叫作“光荣街”。在光荣街上有一只猫坐在光秃秃的桑树上。这是只耳朵都残破不全的厂猫。在猫的上方,早晨的太阳就像一个黄色铜鼓。我说: “我没有千这种事情的德行!”我是对着外面的街道说的。“德行”这个词让安全局的这个人变得歇斯底里。他把那张纸扯得粉碎扔在地上。然后,也许是意识到他必须向上级交代,表示他曾经做过努力雇我,所以他弯下腰,又把碎纸收集起来,放到他的公文包里。然后他深深叹着气,像被打败了一样,把盛着郁金香的花瓶用力摔碎在墙上。瓶子破碎的时候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空气都有了牙齿。他把公文包夹在胳膊底下,阴冷地对我说: “你会后悔的,我们会把你弄到河里淹死。”我好像是自言自语地回答:“如果我签了这个字,你要淹死我更好。”那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已经敞开着,他已经走了。外面光荣街上,那只厂猫也从树上跳到房顶上去了。有一根树枝上下弹跳就像跳板。
      第二天,拉锯战就开始了。他们要我离开工厂。每天早上六点半我要向厂长报到。……有一个早晨我去上班,发现我那厚厚的字典都堆在我的办公室门外的走廊地板上。我打开门,发现一个工程师坐在我的办公桌那里。他说:“进来之前应该先敲门。这是我的地方,这里没你的事儿了。”我不能同家,未经许可就回家,会给他们找到开除我的好理由。
      我有个好朋友……起先,她在自己的办公桌清理出一个角落让我用。但是,有一个早晨她站在她的办公室外边说: “我没法让你进去了。大家都说你足一个线人。”骚扰折腾终于从上面下来了,谣言在我的同事们之间传播。这是最糟糕的事情。对外来的打击你还可以自卫,对造谣诽谤你就无能为力。存我的同事们的眼中我正好成了那种我拒绝做的人。
      我就在楼道里站着,不知道该做什幺。我在楼梯里爬上爬下好几次,突然我又成了我母亲的孩子,因为我有一块手绢。我把手绢铺在二楼和三楼之间的一个台阶上,小心地把它铺平,然后坐在上面。我把厚厚的字典放在我的膝盖上,然后翻译那些液压机器的说明书。我成了个楼梯玩笑,我的办公室是一块手绢。午饭的时候我的朋友会到楼梯上来和我在一起。我们就像在她的办公室那样一起吃饭。过去我们是在我的办公室一起吃。我的朋友吃饭的时候会对着我哭,我不哭。我必须坚强。很长时间如此。几个永无休止的星期,直到我被开除。
      有一个清晨,在我快要离开罗马尼亚移居到国外的时候,一个村子里的警察来找我母亲。她已经到了门口的时候想起来:“你带手绢了吗?”她没带。尽管警察很不耐烦,她还是到屋子里去拿一块手绢。在派出所里,这个警察朝她大发脾气。我母亲的罗马尼亚语不太好,不明白他叫喊什幺。所以他离开了办公室还从外面把门反锁上了。我母亲坐在那里被关押了一整天。最初几个小时她就坐在桌边哭泣。然后她便走来走去,然后开始用她的眼泪浸湿的手绢给家具擦掉灰尘。后来,她又从墙角拿出水桶和墙上的钩子挂的毛巾来擦地板。后来她告拆我这些的时候我真是惊恐。我问她:“你怎幺可以这样,帮他去打扫办公室卫生?”母亲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她说:“我就找点事做,好打发时间。而那个办公室那幺脏。碰巧我还带了一块男人用的大手绢。”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才明白,通过这些额外然而自愿的忍辱负重,她还是创造出了一些尊严。我尝试在一幅拼贴画里找到可以说明这种尊严的词语:
      我想着在我心里昂扬的玫瑰
      想着无用的灵魂像一个筛孔
      但是拥有者询问着:
      谁会得势占上风
      我说:拯救你的面皮
      他(本文来自:www.bdFqY.cOM 千 叶帆文 摘:米勒演讲稿)咆哮着:面皮
      不过是块污迹糟蹋的绢布
      没有心智没有头脑
      我希望我能为所有那些被剥夺着尊严的人说一句话——一句话包含着“手绢”这个词。或者问这个问题:”你带手绢了吗?”
      鉴赏:
      德国女作家、诗人赫塔·米勒于2009年以小说《呼吸秋千》摘取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她本人生长于罗马尼亚,属于当地说德语的少数民族,在大学期间便密切关注政治议题,参加工作后也因不愿与当局合作而受到不公待遇,最终与丈夫迁往西德。她的作品大多关注少数德裔人群在苏联控制地区遭受的曲折坎坷,往往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这篇《你带手绢了吗?》也毫不例外,在温情包裹中伸出尖锐的刺。
      《你带手绢了吗?》以讲述日常生活开篇,手绢作为生活中的重要成员出场,唤起作者对母亲的记忆。手绢作为载体,传递农民家庭里母女间既温柔又克制的爱。但手绢的重要性远不仅如此。
      如同她在文中所说的,米勒参加工作后被秘密警察骚扰,她拒绝成为他们的线人,便被工厂强行解雇。身边的朋友和同事与她保持距离,她的生活似乎脱离了轨道,正当她有些不知所措,是一方小小的手绢为她提供了慰藉与支持,给她带去一丝生活的常态。
      手绢是变化的生活环境中一个不变的部分,在动荡时期的一支锚,看似微不足道,却在米勒被暴露在充满敌意的对待时,提供了一个让她不被击垮的基础,也象征在遭受到不公平待遇之后,米勒和母亲对自我、对尊严的坚持。哪怕被拘留,被排挤,她们也不能屈服,她们不是没有灵魂的“面皮”。
      在文章的最后一段,米勒愿向所有被剥夺尊严的人问一个问题一“你带手绢了吗?”手绢的象征意义再次得到升华,它不仅对米勒和家人有特殊含义,更具有了永恒的价值。手绢代她提醒众人,有些亘古不变的东西,永远值得为之奋斗
    相关热词搜索:米勒|演讲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