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语文知识 / 案例 / 文章内容

猥亵妇女案例

2017-04-02 投稿作者:右转莪看见云 点击:953

篇一:猥亵妇女案例

【全文】CLI.C.20469732

牛某某强奸、强制猥亵妇女案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5)大东刑初字第113号

公诉机关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牛某某。因涉嫌犯抢劫罪,于2014年11月15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5日被以涉嫌犯抢劫罪、强奸罪逮捕。现羁押于沈阳市大东区看守所。

辩护人滕龙,辽宁一滕律师事务所律师。

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以沈大检刑诉(2014)第115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牛某某犯抢劫、强奸罪,于2015年1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审理过程中,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3月27日建议延期审理,并于2015年4月3日补充侦察完毕,以沈大刑检补诉(2015)1号补充起诉指控被告人牛某某犯强制猥亵妇女罪。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杨威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牛某某及其辩护人滕龙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检察院指控,1.2014年11月14日凌晨3时许,被告人牛某某在沈阳市大东区白塔路xxx号x单元2楼和3楼之间缓步台处,用壁纸刀逼住被害人刘某,将刘某强奸。后将刘某包内的人民币500元抢走。

2.2012年6月13日23时许,被告人牛某某在沈阳市沈河区山东堡路xx号楼x单元楼道内,用刀逼住被害人张某某,强迫张某某用嘴裹其阴茎为其口交,后将精液射在张某某口中。经沈阳市公安局鉴定,在现场提取的斑迹与被告人牛某某15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

被告人牛某某于2014年11月15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公诉机关为指控上述犯罪向法庭提供了相应的证据,认为被告人牛某某的行为触犯了《》第、第、第的规定,应以抢劫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牛某某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一起犯罪事实辩称,由于心理紧张,其生殖器并未插入被害人的阴道,且并未抢劫被害人的财物;对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犯罪事实辩称,其并未到过案发现场,没有实施过犯罪行为。

辩护人滕龙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牛某某系强奸未遂,且指控其犯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不足。

经审理查明:1.2014年11月14日凌晨2时许,被告人牛某某在沈阳市大东区白塔路xxx号x单元2楼和3楼之间缓步台处,用壁纸刀逼住被害人刘某,将刘某强奸。

2.2012年6月13日23时许,被告人牛某某在沈阳市沈河区山东堡路xx号楼x单元楼道内,用刀逼住被害人张某某,强迫张某某用嘴裹其阴茎为其口交,后将精液射在张某某口中。经沈阳市公安局鉴定,在现场提取的斑迹与被告人牛某某15个基因座基因型相同,其似然比率为4.39×1013倍。

被告人牛某某于2014年11月15日被公安机关抓获。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提交并经过庭审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⒈被害人刘某陈述,可以证明被告人牛某某对其强奸的案发经过。内容如下:

2014年11月14日2时许,我回家走到大东区白塔路xxx号x单元2楼时,从后面上来一个青年男子,用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告诉我不准喊,我告诉他东西都可以给他,别伤害我,我不敢反抗。他用手伸进我的下体一顿乱摸,然后他让我给他做“口活”。我转过来亲了一下他的生殖器,我告诉他我刚喝完酒,我要吐,他就不用我亲了,让我转过去背对着他撅着,并让我把裤子褪下来,他从后面用他的生殖器插入我的阴道,插了几下,没射精就拿了出来。然后他向楼下跑了,我回家后感觉特别恶心就洗澡了,然后才报的警。

2.被害人张某某的陈述,可以证明被告人牛某某对其强制猥亵的经过。内容如下:

2012年6月13日23时20分许,我下班后回家,走到沈阳市沈河区山东堡路xx号楼x单元的楼洞里的时候,有一个20多岁的男子,身高在1.73米左右,留着寸头,本地口音,长脸,单眼皮,从我身后走过来,并将我推到墙角。然后他拿出一把刀,他说我不劫财,让我蹲下。我说:“哥,我上了一天班,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让我回家吧!”他说,不准吱声,你要是吱声,我就用刀捅你。然后他脱下自己裤子,掏出生殖器,让我用嘴裹,然后他问我,我家在几楼,我说在五楼,然后他又拿刀将我逼到四楼,又让我蹲下给他裹,大约裹了一分钟他就射精了,把精液射到了我的嘴里。然后他说你回家吧,他就走了,我回家以后就报警了。

3.被告人牛某某供述,2014年11月13日晚上八点多,我从位于陆军总院对面的工地出来到中街附近的一个网吧上网。在网吧我看了几部色情片,就想出来找个女的强奸发泄一下。大约在14日凌晨我从网吧出来往北走,来到了大东区香月湾ktv附近,我估计ktv的“小姐”应该下班了,就准备尾随她们。我在香月湾ktv马路对面观察,我先后尾随两个过路的单身小姑娘,但她们进小区都有人接,时机不成熟,我就又回到香月湾ktv马路对面。大约快到凌晨三时,我看见一名小姑娘独自在对面超市买东西,我就在超市外面等着,她买完东西就走出来进入香月湾ktv后面小区,我就尾随她,她进小区右转进入第一个单元,我就跑上去,在二、三楼缓步台追上她,我用左手捂住她嘴,用右手拿裁纸刀逼住她脖子,我说:“你别吱声,听我的就啥事没有”,“把你的手机拿出来”她就把手机给我了。她说:“哥,我把钱都给你吧,

······

篇二:猥亵妇女案例

强 制 猥 亵 妇 女 罪 案 例 汇 编

案 例 汇 编 , 法 治 大 事

案例汇编(强制猥亵妇女罪)朱俊昌被控强制猥亵妇女宣告无罪案(证据、撤回抗诉)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1998)花刑初字第 201 号。

2.案由:朱俊昌强制猥亵妇女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抗诉机关)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朱俊昌。

一、二审辩护人:肖强、颜世曦,贵州省贵阳市筑光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陈友昌;审判员:夏荫麒、叶湘清。

二审法院: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1999 年 1 月 7 日。

二审审结时间:1999 年 2 月 11 日。

(二)一审诉辩主张 1.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 1996 年 7 月某日,女青年袁某某经陈某介绍找到被告人朱俊昌为其治病,其— 1 — 间被朱摸其胸部、下身及用下流语言侮辱。1997 年 11 月 28 日 15 时许,被告人 朱俊昌利用工作之便,对前来治病的女青年韦某某以抠摸手段进行猥亵,同月 30 日(星期日)16 时许,被告人朱俊昌对继续来就诊的韦某某欲再次猥亵时,被韦 当场拒绝。以上事实,有证人证言为据。花溪区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朱俊昌 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强制 猥亵妇女罪,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惩处。

2.被告人的答辩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朱俊昌辩称:1996 年 7 月我根本没有给袁某某看过病。1997 年 11 月 28 日下午,我给韦某某看过病,我是以一个医生的身份对韦某某问诊后,即为她 开了两张化验单(尿常规和霉菌检查) ,叫她自己到化验室去化验,根本没有强 制猥亵过她。

被告人朱俊昌的辩护人认为:指控朱俊昌强制猥亵韦某某、袁某某,仅有韦 某某、袁某某二人的陈述,公安机关调查的其他几个证人陈述的内容都是 听说 的,属传来证据,不能作为定罪证据。被告人朱俊昌不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

(三)一审事实和证据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经依法不公开审理查明: 1997 年 11 月 28 日 15 时许,女青年韦某某(当时在花溪一酒店打工)因病 到花溪区人民医院门诊楼挂号以后, 经人指点到二楼皮肤性病科找被告人朱俊昌 看病,朱俊昌问明韦某某的病状后,即为韦某某开了两张化验单,叫韦某某到化 验室做霉菌和尿常规检查。

化验结果未检出滴虫、 霉菌。

但尿镜检发现胧球成堆, 红血球呈 卅 。此后,韦某 某与朱俊昌约定,11 月 30 日下午,由韦某某的表哥 从贵阳带钱来花溪区人民医院找朱俊昌给韦某某治病。当天,朱俊昌回家拿了两— 2 — 盒 环丙沙星 送给韦某某。

11 月 30 日 16 时,朱俊昌来到诊断室等候韦某某, 不久,韦某某也到了医院,因其表哥未带钱来,朱俊昌便回了家。韦某某心里着 急,拿着化验单到挂号处请值班医生解释,值班医生认为韦某某患的是妇科病, 不应由性病皮肤科医生检查。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韦某某的诉状证明,因病到医院朱俊昌为其检查,开出化验单,又约 其再次到医院治疗,因未带钱朱未给其治疗,值班医生认为其患的是妇科病,不 应由性病皮肤科医生检查的情况。

(2)朱俊昌开具的化验单,证明朱俊昌叫韦某某化验霉菌及尿常规。

(3)花溪区人民医院化验室的化验报告,证明未检出滴虫、霉菌。但尿镜 检发现胧球成堆,红血球呈卅。

(4)朱俊昌 1997 年 11 月 28 日工作日志,证明其为韦某某检查,并开具化 验单让韦某某化验。

(5)女青年袁某某的证词:证明 1996 年 7 月某日,女青年袁某某经陈某介 绍找到被告人朱俊昌为其治病时,被朱摸其胸部、下身及用下流语言侮辱。

(四)一审判案理由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朱俊昌 1996 年 7 月某日强制猥 亵袁某某,因为袁某某所指的介绍人陈某是 1996 年 10 月才到花溪区人民医院工 作,1996 年 7 月陈某还不认识朱俊昌,不可能介绍其同学袁某某找朱俊昌看病, 且陈某与袁某某所说的时间出入较大,又无其他证据印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 朱俊昌 1997 年 11 月 28 日强制猥亵韦某某, 只有韦某某的陈述, 其他证人都是听— 3 — 韦某某说的,别无旁证印证。朱俊昌的辩护人认为此案只有孤证,其他证据属传 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的辩护意见有理,予以采纳。公诉机关指控朱俊昌犯 强制猥亵妇女罪,证据不足,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五)一审定案结论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 十二条第三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朱俊昌无罪。

(六)二审情况 1.二审诉辩主张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抗诉称: 朱俊昌利用工作之便,对患病女青年进行猥亵,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 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构成犯罪,应受刑事处罚。花溪区人民法院 以证据不足,判决朱俊昌无罪是错误的,故提出抗诉。其理由主要有: (1)被害 人在不知反抗的情况下受猥亵、污辱,事后及时告发,其告发是真实可信的。

(2) 本案除有被害人指控的直接证据外,还有其他证人证言、书证可以佐证,作为隐 私案件,其证据应是充分的。

(3)被害人系未婚女青年,与朱俊昌案发前不认识, 且无利害关系,没有理由臵自己的名誉不顾,多次向各级部门上访反映,要求惩 治朱俊昌。

(4)朱俊昌以检查身体为名,明知被害人之病属妇科病,不属自己职 责范围后,仍对被害人进行抠摸等猥亵、侮辱行为,朱俊昌在自己不上班的情况 下,又约被害人进一步治疗,欲再次猥亵,遭到拒绝,其动机、行为都是十分清 楚的。

(5)法院认为传来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且无其他旁证印证的观点是错 误的,传来证据也是证据,是证据的一种形式,依法取得的传来证据,只要真实、 客观,也能成为定罪量刑的依据,且本案的传来证据均是在不同场合、由不同证— 4 — 人所陈述,具有真实性。

(6)作为隐私案件,具有其特殊性,本案主要事实的相 关证据是确实充分的,纵观全案应采纳检察机关的指控。据此,根据《中华人民 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八十一条之规定, 特提起抗诉, 请求对本案依法改判。

朱俊昌认为:一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2.二审定案结论 二审期间,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抗诉不当,向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 民法院撤回抗诉。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的撤回抗诉决定书认为,该案指控朱 俊昌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不足,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判决朱俊昌 无罪是适当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之规定,决 定撤回对该案的抗诉。

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察院的撤回抗诉决定书于 1999 年 2 月 11 日送达朱俊昌, 该案一审判决随即生效。

(七)解说 本案中,检察机关指控朱俊昌犯强制猥亵妇女罪,所依据的证据主要有女青 年袁某某、韦某某的证词,其他证人所陈述的都是 听说 的。袁某某指控,经陈 某介绍找朱俊昌看病时被朱猥亵,而袁某某与陈某所述的具体时间出入较大,即 使陈某所述能被采纳, 也只能证明介绍袁某某去看病, 而不能证实袁某某被猥亵。

韦某某的指控,也没有其他直接证据印证。其他证人的证词作为间接证据必须是 与案件有内在联系、互相之间没有矛盾,能够互相印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锁 链,能够证明主要案件事实,使案件得出惟一的结论。显然,本案中的其他证人 的证词难以达到这种要求。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二条第 (三) 项规定: 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 5 — 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据此宣判朱俊昌无罪。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不服判决,提出抗诉,并提出了六点理由, 这也是检察机关对法院行使监督职权的正常举措。同时,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 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二款规定: 上级人民检察院如果认为抗诉不当,可 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撤回抗诉,并且通知下级人民检察院。

贵州省贵阳市人民检 察院经审查,认为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检察院抗诉不当,向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撤 回了抗诉,撤回抗诉书送达后,意味着二审程序消失,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对 朱俊昌的无罪判决即生效。法律所规定的撤回抗诉程序,同样是一种监督制约措 施,它体现在检察机关内部上下级之间。查军俊强制猥亵妇女案(审判监督程序) (一)首部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 (1998) 星刑初字第 141 号。

二审裁定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1998) 桂市刑终字第 134 号。

再审判决书: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1999)桂市刑再终字第 10 号。

2.案由:强制猥亵妇女案。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林捷。— 6 — 被告人(二审上诉人) :查军俊。1998 年 6 月 24 日因本案被逮捕。

辩护人:黄河,广西壮族自治区临桂县律师事务所律师。

4.审级:二审、再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阳小荷;人民陪审员:刘可均、黄历山。

二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吴光华;审判员:聂肖英;代理审判员:杨红。

再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廖时彪;审判员:蒋钊、刘福平。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1998 年 6 月 26 日。

二审审结时间:1998 年 10 月 9 日(依法延长审限) 。

再审审结时间:1999 年 8 月 6 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1)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称 1998 年 5 至 6 月间, 被告人查军俊在广西二轻工业管理学校 95-3 班教室上课 时, 先后 2 次故意用手分别捏女学生韦某某的乳房和摸女学生周某某的乳房; 1997 年 7 月至 9 月间,被告人查军俊在女学生滕某某、甘某某分别到其宿舍看考试成 绩及试卷时,故意用手摸滕某某的乳房和拍甘某某的乳房;1997 年 1 月的一天, 被告人查军俊在女学生周某某到其宿舍看考试成绩时,将周抱坐在其大腿上,并— 7 — 用手摸弄周的乳房和阴部。被告人查军俊利用师生间的从属关系猥亵女学生,其 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构成强制猥亵妇女 罪,请求法院依法惩处。

(2)一审被告人的答辩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查军俊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控查军俊犯强制猥亵妇女罪未提出异 议。但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查军俊认罪态度好,且没有对被猥亵女学生采取典型的 暴力、胁迫手段,请求法院给予查军俊从轻处罚。

2.一审事实和证据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1998 年 5 月至 6 月间, 被告人查军俊在广西二轻工业管理学校 95-3 班教室上 课时,趁辅导学生做课堂练习之机,在大庭广众之下,先后故意用手捏女学生韦 某某的乳房和摸女学生周某某的乳房各一次(韦、周均坐在后排座位) 。

1997 年 7 月至 9 月间,被告人查军俊利用女学生滕某某、甘某某考试不及格 的机会,分别叫滕、甘到其宿舍,然后趁改考试卷之机,强行用手摸滕的乳房和 拍甘的乳房各一次。在滕某某跑离查军俊住处时,查军俊对滕说: 我拉你及格, 你不要讲出去。

1997 年 1 月的一天, 被告人查军俊叫女学生周某某 (与上述周某某为同一人) 到其宿舍看考试成绩。当周到其宿舍后,被告人查军俊拿出考试卷叫周到其书房 做题。在周某某做题时,被告人查军俊强行将周抱坐在其大腿上,伸手进衣裤内 摸弄周的乳房和阴部。此后,周非常害怕,查上课时周都不敢去听。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广西二轻工业管理学校 95-3 班 42 位学生的联名举报信。— 8 — (2)被害人周某某、韦某某、滕某某、甘某某的陈述。

(3)证人黎某、田某、邓某某等人的证言。

(4)被告人查军俊的供述。

3.一审判案理由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认为: (1)被告人查军俊利用师生间的从属关系、违背妇女意志,在教室或其宿 舍强行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

(2)被告人查军俊于归案后能如实交待其犯罪事实,可酌情从轻处罚。

4.一审定案结论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 三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人查军俊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三)二审情况 1.二审诉辩主张 一审判决宣告后,被告人查军俊不服,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 民法院。上诉称:我摸弄女学生没有使用暴力和胁迫手段,不构成强制猥亵妇女 罪,原判适用法律不当。我的行为即使构成该罪,因教室不是公共场所,量刑亦 过重。

2.二审事实和证据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所认定的 基本事实、证据相同,认定的证据也与一审认定的证据一致。二审惟对一审认定 查军俊于 1997 年 1 月的一天叫女学生周某某到其宿舍看考试成绩,趁机猥亵了— 9 — 周某某这一事实的同时,又认定 此后,周非常害怕,查上课周都不敢去听 的情 节,因无证据证实,予以否定。

3.二审判案理由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1)被告人查军俊为寻求性刺激,利用师生间的从属关系和教师的职权对 受害女学生进行精神上的挟制,进而实施猥亵女学生的行为,就是《中华人民共 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的以 其他方法 ,强制猥亵妇女,故原判对被告 人查军俊的行为以强制猥亵妇女罪定性是正确的。

(2)因为教室是学生们上课的公共场所,且被告人查军俊在教室里摸弄女 学生韦某某、周某某时,全班 40 多位学生在场,其行为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猥 亵妇女,所以,原判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对其判 处五年有期徒刑是正确的,而且已属从轻处罚。

(3)原审判决定性正确,量刑适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4.二审定案结论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 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如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再审诉辩主张 查军俊对二审判决仍不服,向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 诉,认为原审认定其猥亵女学生的行为情节过于严重,且把教室作为公共场所, 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定罪量刑不当,请求予以再 审改判。

(五)再审事实和证据— 10 —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对查军俊的申诉进行审查,认为原 一、二审判决和裁定在适用法律上确有错误,决定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本案进行 再审。经再审认定的事实和证据,除查军俊在教室上课时摸弄女学生的行为有 偷偷地 实施这一情节和女学生最后一次(1998 年 6 月 3 日)受害后于 1998 年 6 月 12 日才报案这一情节,一、二审判决和裁定未予认定不当外(原审的证据材 料已清楚地证实了这两个情节,但未在判决书和裁定书上写明) ,其余基本事实 和证据与一、二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和证据一致。

(六)再审判案理由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1)查军俊利用师生间特殊的从属关系,对受害女学生进行精神上的挟制, 进而进行猥亵,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其行为属 以 其他方法 猥亵妇女,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

(2)查军俊在教室上课时分别偷偷地摸弄女学生韦某某、周某某各一次, 女学生于最后一次受害后第 8 天才报案。该情节说明查军俊虽是在公共场所-教 室猥亵女学生,且有几十位学生在场,但由于该行为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所 顾忌地 当众 实施而是偷偷地实施,因此,对查军俊的行为应适用《中华人民共 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追究刑事责任。鉴于查军俊于归案后能坦白交 代自己的犯罪事实,且犯罪情节较轻,可予以从轻处罚。

(七)再审定案结论 广西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零六条、 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二)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之 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1 — (1)撤销广西桂林市七星区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和广西桂林市中级人民法 院的二审裁定。

(2)查军俊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八)解说 一、二审法院对此案基本事实的认定是一致的。再审法院除认为查军俊在教 室上课时摸弄女学生的行为有 偷偷地 实施这一情节和女学生最后一次受害于 1998 年 6 月 12 日才报案这一情节,一、二审判决和裁定未予认定不当外,对其 余案件基本事实,与一、二审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和证据是一致的。由于对查军 俊犯罪事实的某些情节的认定有差异,导致再审法院判决与一、二审法院判决、 裁定在适用法律上有区别。

再审法院经过审查, 本着实事求是, 有错必纠的精神, 认为查军俊提出一、二审法院认定其犯罪的情节过于严重的申诉理由成立,依照 审判监督程序,依法改判,是正确的。

1.量刑一定要根据犯罪的情节。

情节是犯罪构成要件以外的事实。它虽然不属于犯罪的构成要件,但它能反 映出犯罪的危害程度。同样的犯罪,情节不同,量刑也因此不同。量刑的情节又 分为法定情节和酌定情节。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对强制猥亵妇 女罪较轻的依第一款规定处罚,即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而对强制猥 亵妇女罪适用较重刑罚的第二款则规定了法定情节,即 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 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此案中,对查军俊在教室上课时猥亵女学生的行为是适用该法条第一款还是 第二款,关键是对查军俊犯罪情节的认定,即查军俊的犯罪行为是否 在公共场 所当众 实施的。教室为公共场所,对此,一、二审及再审均无异议,争议的焦— 12 — 点是查军俊的犯罪行为是否属于 当众 实施。一、二审认为,查军俊在教室猥亵 女学生时有几十个学生在场,无论如何都属于在公共场所 当众 实施的犯罪行 为。再审认为,既然 在公共场所当众 猥亵妇女是法定情节,就必须严格准确地 认定这一情节。

当众 情节,显然是指行为人公开地、无所顾忌地对着众人实施 犯罪。

在公共场所 和 当众 是不可分离的,但不能简单地把这两者相加,把凡 是在 公共场所 猥亵妇女时有许多人在场,不管是否有人看见等情节,不加区别 地都认定为在公共场所 当众 猥亵妇女,并据此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 二款的规定判处刑罚。此案中,查军俊既然在上课时是 偷偷地 实施犯罪,就不 应认为是 当众 实施犯罪。而女学生于最后一次被害后一个多星期才报案这一情 节,又进一步证明查军俊猥亵女学生是 偷偷地 实施的行为。因此,再审法院对 查军俊犯罪的这两个情节予以认定,认为其行为不符合《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 第二款规定的法定情节,而应综合查军俊在此案中的全部行为及其情节,按该法 条第一款的规定定罪量刑,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

2.证据对犯罪情节认定及量刑的作用。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认定查军俊于 1997 年 1 月的一天在其宿舍 猥亵女学生周某某后, 周非常害怕, 查上课周都不敢去听 这一情节无证据证实, 却没有在裁定书中明确予以纠正,是不妥的。因为该情节是否真实,直接反映查 军俊犯罪行为危害后果,对其量刑是有一定意义的。刘强强奸妇女、冯志平强制猥亵妇女案【案情】 被告人:刘强。1999 年 11 月 16 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 12 月 14 日被逮— 13 — 捕。

被告人:冯志平。1999 年 11 月 16 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 12 月 14 日被 逮捕。

1999 年 11 月 12 日凌晨 6 时许,被告人刘强、冯志平伙同唐清(在逃)来到 海口市机场东路“花之俏”发廊二楼,冯、唐敲被害人符某(女) 、杨某(女) 的房门,见符、杨未作反应,被告人冯志平与唐清便踢开房门强行进入房间,对 正在睡觉的二被害人进行恐吓。被告人冯志平当场对杨某进行殴打后,将她带到 隔壁一房间。接着,唐清强迫被害人符某与其发生性关系,并叫隔壁的刘强给他 送来了两个避孕套。因符称她有性病,唐即要符其口淫。之后,唐清出来告诉被 告人刘强符有性病,要同她“口交” ,不要性交。被告人刘强进入该房间,先让 符某与其口淫,后又将避孕套套上,要符与其发生性关系。随后,被告人冯忠平 又进入房间,让符某与其口淫,接着又要杨某与其口淫。

【审判】 海南省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刘强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和强奸罪、 被告人冯志平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向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刘强辩称:他与符某发生“口交” 、性交,符是愿意的,双方谈好价 钱 100 元,他只给了 20 元。

被告人冯志平辩称:他与符某、杨某发生“口交” ,她们是愿意的,他并没 有殴打、恐吓她们。

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经不公开开庭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刘强、冯志平伙同 他人以暴力、胁迫的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分别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及强制猥 亵妇女,被告人刘强的行为构成强奸罪,被告人冯志平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妇女— 14 — 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予支持。

被告人刘强虽然有强制猥亵被害人符某的行为,又有奸淫符某的行为,但其 强制猥亵符某的行为是其强奸的手段,它在强奸罪这一特定犯罪中,只能作为强 奸罪客观方面的复合构成要素而存在,并不独立构成犯罪。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 人刘强犯强制猥亵妇女、强奸两罪不妥,应予纠正。

被告人刘强关于其没有违背符某的意志, 其与符之间事先谈好价钱及被告人 冯志平关于其没有违背符某、杨某的意志,没有殴打、恐吓她们的辩解意见,经 查与事实不符,故不予采纳。

据此,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百三 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于 2000 年 7 月 6 日作出刑事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强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二、被告人冯志平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宣判后,被告人刘强、冯志平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提出抗诉。

【评析】 本案在诉讼过程中, 对第二被告人冯志平以强制猥亵妇女罪定罪量刑没有异 议,但对第一被告人刘强的行为如何定性,检、法两家有不同看法。公诉机关认 为刘强犯强制猥亵妇女、强奸两罪;法院则认为对于刘强这一短时间内针对同一 被害人符某连续实施的强制猥亵、强奸两个行为,应以强奸一罪论处。

在本案中,被告人刘强先是强迫被害人符某与其“口交” ,后又强迫符某与 其发生性关系,既实施了强制猥亵妇女的行为,又实施了强奸的行为,看上去似 乎是构成了强制猥亵妇女和强奸两个罪。

但这两个行为在犯罪构成之间应具有特 定的依附与被依附关系,即行为人刘强的猥亵行为只是其强奸的手段,不具有独— 15 — 立性,应被具有独立性犯罪的强奸罪所吸收。具体来说,被告人刘强的犯罪故意 是奸淫被害人符某,在实施过程中由于符称其有性病,刘强才暂时放弃强奸的念 头,而先要符与其口淫,后感到不满足,又将避孕套套上,继而与符发生性关系。

因此,刘强主观上具有奸淫被害人符某的目的,客观上实施了强奸符某的行 为,故应以强奸定罪。对其要符某与其口淫这一强制猥亵行为,不应再以刑法规 定的强制猥亵妇女罪单独定罪。因为这一行为在强奸罪这一特定的犯罪中,它只 是作为强奸罪客观方面的复合构成要素而存在,不能独立构成犯罪,而是被吸收 复合而构成强奸罪。就如同抢劫罪,犯罪行为人采用伤害、捆绑、拘禁等手段来 达到劫夺财物的目的,但伤害、拘禁等行为虽然就形式而言符合刑法规定的伤害 罪(如果造成轻伤或重伤的结果)和非法拘禁罪的构成要件,但在抢劫罪这一特 定的犯罪中,这些行为是作为抢劫罪客观方面的复合构成要素而存在的,并不具 有独立性,不能独立构成犯罪,而是复合构成抢劫罪。因此,一审法院对本案被 告人刘强以强奸一罪定罪量刑是正确的。

(编写人:海南省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 周 锐)王元帅等故意杀人、抢劫、盗窃、强制猥亵妇女案(共同犯罪中的犯罪中止) (一)首部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2)二中刑初字第 1489 号。

二审裁定书: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03)高刑终字第 32 号。

2.案由:故意杀人、抢劫、盗窃、强制猥亵妇女案。— 16 — 3.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检察员刘刚。

被告人(上诉人) :王元帅。因本案于 2002 年 7 月 5 日被逮捕。

一审指定辩护人:张静宜,北京市翔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审指定辩护人:薛晶,北京市中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邵文喜。因本案于 2002 年 7 月 5 日被逮捕。

一审指定辩护人:刘雪峰,北京市现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

4.审级:二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一审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白波;代理审判员:翟丽佳、李威。

二审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赵俊怀;代理审判员:李征、刘东辉。

6.审结时间 一审审结时间:2002 年 12 月 11 日。

二审审结时间:2003 年 3 月 15 日。

(二)一审情况 1.一审诉辩主张 (1)公诉机关指控称 被告人王元帅、邵文喜预谋后,于 2002 年 6 月 6 日 12 时许,携带锤子等作 案工具,在北京市密云县鼓楼南大街,骗租杨某某驾驶的松花江牌小型客车。当— 17 — 车行驶至北京市怀柔区大水峪村路段时,被告人邵文喜乘杨不备,用橡胶锤猛击 杨的头部致杨昏迷后,将杨堵嘴捆手。被告人王元帅将杨的衣服脱掉后,用烟头 烫杨的腹部,并对杨进行猥亵。二被告人抢得人民币 100 余元、松花江小客车一 辆、 诺基亚手机、 寻呼机各一个及身份证、 存折等物品, 所抢赃物价值人民币 42000 余元。被告人王元帅、邵文喜为杀人灭口,于当日 23 时许,将杨某某掩埋在密 云县金叵罗村朱家峪南山一土沟,后杨从土沟内爬出报案,经鉴定杨某某为轻伤 (上限) 。

被告人王元帅于 2002 年 1 月 31 日 15 时许, 携带玩具手枪等作案工具, 在北 京市密云县医院门口骗乘事主孙雪洁驾驶的出租车,当车行至北京市怀柔区大水 峪路段的土路时,被告人王元帅以暴力手段进行抢劫,后因孙反抗未抢得财物。

被告人王元帅于 2002 年 4 月 6 日凌晨 2 时许, 在北京市怀柔区邓各庄村田玉 书家牛圈内,盗窃牛 2 头,价值人民币 11000 元。

被告人王元帅于 2002 年 5 月 30 日凌晨 1 时许,在北京市密云县溪翁庄镇金 叵罗村张桂珍家牛圈内盗窃牛 10 头,价值人民币 21000 余元。

被告人王元帅于 2002 年 5 月中旬一天下午,在北京市密云县溪翁庄镇金叵 罗村刘振喜家盗窃诺基亚 3210 型手机 1 部,价值人民币 670 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元帅、邵文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抢劫财物,数额 巨大,二被告人抢劫后,为杀人灭口,故意杀人;被告人王元帅强制猥亵妇女; 被告人王元帅多次盗窃财物,数额巨大。二被告人的行为已分别触犯了《中华人 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三十七条 第一款、 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 被告人王元帅的行为构成抢劫罪、 故意杀人罪、 强制猥亵妇女罪、盗窃罪;被告人邵文喜的行为构成抢劫罪、故意杀人罪。— 18 — (2)被告人的答辩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王元帅辩称,其没有杀人故意,就想抢钱;其没有盗窃张桂珍 10 头 牛。

王元帅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王元帅犯罪行为的危害性不是特别大,危害 程度不是特别严重,请法庭量刑时予以考虑,从轻处罚。

被告人邵文喜辩称,其答应救杨某某的命,并故意将杨面朝下掩埋,其的行 为不构成故意杀人罪。

邵文喜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 邵文喜在实施抢劫犯罪过程中是起次要和辅 助作用,是从犯,且邵文喜认罪态度较好,并检举揭发王元帅盗窃 10 头牛的犯 罪事实,有立功表现,具有从轻或减轻处罚的情节。邵文喜没有将被害人杨某某 苏醒的情况告诉王元帅避免了被害人受到进一步加害, 在掩埋被害人时完全按照 答应给被害人留命的方法去实施,使被害人最终得以逃脱,邵文喜没有杀人的故 意,又实施了帮助被害人逃生的行为,起诉书指控邵文喜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 成立。

2.一审事实和证据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因本案涉及个人隐私,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查明: (1)王元帅、邵文喜预谋抢劫,遂于 2002 年 6 月 6 日 10 时许,二人携带事 先准备好的橡胶锤、绳子等作案工具,在北京市密云县鼓楼南大街以去怀柔大水 峪沙岭为由,骗租杨某某(女,31 岁,密云县人) ,驾驶的车牌号为京 GE8794 的松花江牌小型客车,当车行驶至北京市怀柔区大水峪村路段时,王元帅示意邵 文喜动手,邵文喜即用橡胶锤猛击杨某某头部数下,王元帅用手猛掐杨的颈部, 致杨某某昏迷。后二人用上衣将杨某某嘴堵住,又用绳子捆绑杨的双手,二人共— 19 — 抢得杨某某人民币 200 余元、诺基亚 8210 手机一部、亚龙寻呼机一个、身份证、 行车执照、存折及松花江牌汽车一部等款物,共价值人民币 42000 余元。在抢劫 过程中,王元帅还将杨的衣服脱下,用烟头烫杨某某的腹部,并对杨进行猥亵。

王元帅、邵文喜为掩盖抢劫罪行,杀人灭口,于当日 23 时许将杨某某掩埋在北 京市密云县金叵罗村朱家峪南山的土水渠内。后杨某某从土坑中逃离报案。经鉴 定杨某某受损伤程度为轻伤(上限) 。作案后王元帅、邵文喜被查获归案。

(2)王元帅于 2002 年 1 月 31 日 15 时许,携带玩具仿真手枪、鞋带等作案 工具,在北京市密云县医院门口,以去北京市怀柔区大水峪为由,骗租出租车司 机孙雪洁(女、31 岁、北京市人)驾驶的车号为京 GE5970 的松花江牌面包车, 当车行至北京市怀柔区大水峪路段的土路时,王元帅用仿真手枪顶住孙的腰部并 用手掐孙的脖子、捂嘴以及捆绑双手进行抢劫,后因孙雪洁反抗,王元帅未能抢 得财物。孙雪洁逃脱后向公安机关报案。

(3)王元帅于 2002 年 4 月 6 日凌晨 2 时许,在北京市怀柔区邓各庄村田玉 书家牛圈内,盗窃牛 2 头,价值人民币 11000 元。

(4)王元帅于 2002 年 5 月中旬一天下午,在北京市密云县溪翁庄镇金叵罗 村刘振喜家,盗窃诺基亚 3210 型手机一部,价值人民币 670 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被害人杨某某、孙雪洁的陈述,法医科学检验鉴 定报告,法医物证鉴定书,现场勘查笔录及现场照片,辨认笔录,证人孔武、杨 小平、张玉春、王建国、田玉书、刘振喜的证言,估价鉴定结论书,机动车销售 发票, 河北省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出具的证明, 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收容教养决定书,释放证明书,北京市平谷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户籍证明, 王元帅、邵文喜的供述等。— 20 — 3.一审判案理由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王元帅、邵文喜曾因违 法犯罪均被处以刑罚,在刑满释放后不思悔过,又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或单 独使用暴力抢劫他人财物,二人的行为侵害了公民的人身权利和财产的合法权 益,均已构成抢劫罪,抢劫数额巨大,均应依法惩处。

二人在结伙使用暴力进行抢劫致人受伤后, 为了灭口共同实施了将被害人掩 埋的行为,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生命权利,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二人虽然杀人 未遂,但王元帅所犯罪行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极大,不足以从轻处罚。考虑到 邵文喜在故意杀人过程中的具体作用等情节,对其所犯故意杀人罪酌予从轻处 罚。王元帅在抢劫致被害妇女受伤后,又实施了强制猥亵妇女的行为;王元帅还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民数额巨大的财物,王元帅的行为又分别构成盗 窃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亦应依法惩处。二人均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王元帅虽具有因形迹可疑被公安机关盘查后如实交待了伙同邵文喜抢劫、 杀 人罪行的行为,但其驾驶的车辆及携带的物品均能证实其有实施犯罪的嫌疑,因 而不能认定王元帅抢劫罪有自首行为。王元帅还如实供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 其单独抢劫和盗窃的犯罪行为,对王元帅如实供述盗窃犯罪的行为应认定自首, 可依法从轻处罚;王元帅如实供述单独抢劫的犯罪行为,属司法机关已掌握其犯 有抢劫罪的同种罪行,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王元帅、邵文喜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指 控王元帅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和部分盗窃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惟指控 王元帅盗窃张桂珍家 10 头牛的证据不充分,不予认定。

4.一审定案结论— 21 —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 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五 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三条、第六十九条、第 三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一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 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 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被告人王元帅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 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盗窃罪,判 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00 元;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 一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被告人邵文喜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 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000 元; 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罚金人民币 30000 元。

(3) 被告人王元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 7500 元, 被告人邵文喜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 7500 元,二被告 人对民事赔偿承担连带责任。

(三)二审诉辩主张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元帅上诉称:在原判认定的第一起犯罪中,其与邵 文喜作用相当,其没有掐杨某某的颈部,原判量刑过重。

王元帅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原判认定王元帅犯有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 足,王元帅有自首情节,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22 — 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意见:原审判决认定王元帅、邵文喜犯罪的事实清楚,证 据确实、充分,定性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驳回王元帅 的上诉,维持原判。

(四)二审事实和证据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 1.上诉人王元帅主谋纠集原审被告人邵文喜预谋抢劫。2002 年 6 月 6 日 10 时许,二人携带事先准备好的橡胶锤、绳子等作案工具,在北京市密云县鼓楼南 大街以去怀柔大水峪沙岭为由,骗租杨某某(女,时年 29 岁)驾驶的松花江牌 小型客车(车牌号:京 GE 8794) ,当车行驶至北京市怀柔区大水峪村路段时,王 元帅示意邵文喜动手,邵文喜用橡胶锤猛击杨某某头部数下,王元帅用手猛掐杨 的颈部,致杨某某昏迷。二人将杨的嘴堵住,并用绳子捆绑杨的双手,抢得杨某 某驾驶的汽车及“诺基亚”8210 型移动电话机一部、寻呼机一个、身份证、行车 执照、存折等物品共价值人民币 42000 余元。在抢劫过程中,王元帅还将杨的衣 服脱下,用烟头烫杨某某的腹部,并对杨进行猥亵。

为掩盖罪行,王元帅与邵文喜商量杀人灭口,将杨某某扔水沟内或用火焚烧 或找坑掩埋,最后确定采用挖坑掩埋的方法杀死杨。杨某某假装昏迷趁王元帅寻 作案工具,不在现场之机,哀求邵文喜放其逃走,邵文喜同意保杨一命,掩埋杨 时挖浅坑,少埋土,让杨脸朝下。邵文喜未将杨某某已清醒的情况告知王元帅。

王元帅、邵文喜于当日 23 时许将杨某某运至北京市密云县金叵罗村朱家峪 南山的土水渠处。在掩埋过程中,邵文喜挖了一个浅坑,并将杨翻过来脸朝下。

掩埋时邵文喜向王元帅称其一人埋就行了,邵文喜将杨掩埋。王元帅、邵文喜离 开后,杨某某爬出土坑向群众求救得以脱险。经鉴定杨某某所受损伤为轻伤(上— 23 — 限) 。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被害人杨某某陈述,2002 年 6 月 6 日中午 13 时许,其被先上车的男子 (指邵文喜)击打头部,并被坐副驾驶位臵的男人(指王元帅)掐颈,其腹部被 烟头烫伤,一名男子对其进行猥亵,其驾驶的汽车及随身款物被抢;其听到二人 要将其用土掩埋后,在坐副驾驶位臵的男人不在的时候,哀求先上车的男子将其 放走,邵文喜没有同意,但答应保其一命,邵文喜还称掩埋其时将其面朝下,其 说“脸朝上朝下不也得死” ,邵文喜说那就看其造化了,其要求邵文喜掩埋时挖 浅坑、少埋土,邵文喜说你别管了,当日 23 时许,两名男子将其面朝下掩埋, 其将双手放在脸下,待二人走后从土坑中爬出并报案,其之所以能够逃生是因为 自己命大,邵文喜没有将其已经清醒的情况告诉邵的同案人,另外,邵文喜提出 将其面朝下掩埋。

(2)法医科学检验鉴定结论证明,杨某某的损伤系被他人用钝器打击及烧 灼所致,其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上限) 。

(3)法医物证鉴定结论证明,极强力支持木把、车座套、车内提取的胶垫、 “李宁”牌棕色半袖衫、灰色衬衣上的血迹为杨某某所留。

(4)勘查笔录及照片证明,发案现场的情况及王元帅、邵文喜抛弃的作案 工具及衣物的情况。

(5)辨认笔录证明,被害人杨某某指认王元帅是对其实施抢劫行为的犯罪 嫌疑人;在王元帅指认地点,起获了埋于沙坑中的汽车座套、血衣、锤子及汽车 饰物等物品。

(6)证人孔武、杨小平均证明,2002 年 6 月 7 日凌晨 1 时许,二人接杨某— 24 — 某电话后得知杨遭抢劫后被掩埋,二人立即赶往杨某某被救现场将其送往医院, 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7)证人张玉春(密云县九山制衣厂警卫)证明,2002 年 6 月 7 日凌晨 1 时许, 其听见门外有一女青年求救, 其看见该女青年跪在门外, 脸部有血和黄土, 其帮助女青年给家里打了电话。

(8)物品估价鉴定结论证明,京 GE8794 松花江牌小型客车一辆,价值人民 币 41000 元;诺基亚 8210 型移动电话机一部,价值人民币 1200 元;亚龙寻呼机 一个,价值人民币 520 元。

(9)河北省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公安局出具的材料证明,2002 年 6 月 7 日 18 时 30 分,围场县四合永镇交警中队查扣了王元帅、邵文喜二人驾驶的松花 江牌汽车, 检查中发现车内有血迹, 同时二人又乘上厕所之机, 将车内的行驶证、 手机等物品丢弃在厕所内被民警发现,后经审讯,二人供认了抢劫杨某某的犯罪 事实。

(10)北京市密云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公安机关收容教养决定书、释放 证明书证明,王元帅系累犯。

(11)北京市平谷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明,邵文喜系累犯。

(12)户籍材料证明王元帅、邵文喜的身份情况。

(13)上诉人王元帅、原审被告人邵文喜的供述与上述证据相符。

2.上诉人王元帅于 2002 年 1 月 31 日 15 时许,携带玩具仿真手枪、鞋带等 作案工具,在北京市密云县医院门口,以去北京市怀柔区大水峪为由,骗租孙雪 洁(女、31 岁)驾驶的松花江牌面包车(车牌号:京 GE5970) ,当车行至北京市 怀柔区大水峪路段的土路时,王元帅用仿真手枪顶住孙的腰部并用手掐孙的脖— 25 — 子、捂嘴,捆绑孙的双手,进行抢劫,后因孙雪洁反抗,王元帅未能抢得财物。

孙雪洁逃脱后向公安机关报案。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被害人孙雪洁陈述,2002 年 1 月 31 日,其在密云县医院拉了一名男子 乘坐其驾驶的车,途中该名男子对其实施掐脖子、捂嘴、殴打和用鞋带捆绑双手 的行为,并称“我就要钱” ,后由于其反抗,该名男子未抢到财物,其逃脱后向 公安机关报案。

(2)辨认笔录证明,被害人孙雪洁指认王元帅系 2002 年 1 月 31 日对其实施 抢劫行为的犯罪嫌疑人。

(3)物品估价鉴定结论证明,车牌号京 GE 5970 松花江中意 HFJ6351C 型面 包车一辆,价值人民币 53100 元。

(4)上诉人王元帅的供述与上述证据相符。

3.上诉人王元帅于 2002 年 4 月 6 日凌晨 2 时许,在北京市怀柔区邓各庄村 田玉书家牛圈内,盗窃牛 2 头,价值人民币 11000 元。

上诉人王元帅于 2002 年 5 月中旬一天下午,在北京市密云县溪翁庄镇金叵 罗村刘振喜家,盗窃诺基亚 3210 型移动电话机一部,价值人民币 670 元。

认定上述两项事实的证据有: (1)被害人田玉书陈述,2002 年 4 月 6 日早晨 6 时,其发现自家牛圈内的 2 头牛被盗,大牛是母牛,重达 1800~1900 斤。小牛是乳牛,重达 200 斤左右。

(2)证人刘振喜陈述,2002 年 5 月的一天晚上,其回家发现其子房间里的 锁被撬,被人盗走一部诺基亚 3210 型手机。

(3)物品估价鉴定结论证明,肉牛价格为人民币每公斤 9 元;母牛的价格— 26 — 为人民币每公斤 11 元, 小乳牛的价格为人民币每公斤 11 元; 诺基亚 3210 型移动 电话机一部,价值人民币 670 元。

(4)辨认笔录证明,王元帅指认北京市怀柔区怀北镇邓各庄村 48 号院为其 盗窃 2 头牛的地点,经查该地点为田玉书家。

(5)上诉人王元帅的供述与上述证据相符。

(五)二审判案理由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原判认定王元帅犯有故意杀 人罪的证据充分。公安机关将王元帅抓获后,发现王元帅、邵文喜驾驶的汽车上 有血迹,且二人乘机将车内物品丢弃,公安机关据此认为二人有重大犯罪嫌疑, 王元帅系在被审查中供述自己抢劫、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依法不构成自首;被 害人杨某某指证王元帅掐勒其颈部, 王元帅与邵文喜共谋抢劫、 杀人, 在抢劫后, 将被害人用土掩埋,王元帅积极追求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主观上具有杀人的 故意,且积极实施了杀人的行为,犯罪主观恶性深,证据充分,足以认定。

上诉人王元帅、原审被告人邵文喜均曾因违法犯罪被处以刑罚,不思悔改, 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或单独使用暴力劫取他人财物,均已构成抢劫罪,且抢 劫数额巨大,依法均应惩处。王元帅、邵文喜抢劫后预谋杀人灭口,故意非法剥 夺他人生命,均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王元帅虽系故意杀人未遂, 但其犯罪主观恶性深, 是共同犯罪的主谋, 罪行极其严重, 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王元帅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民财物,数额巨大,在抢劫过程中强制 猥亵妇女,又已分别构成盗窃罪、强制猥亵妇女罪,均应分别依法惩处。王元帅、 邵文喜均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王元帅在被羁押后,如实供述司法机关未掌 握的盗窃事实,构成对盗窃犯罪的自首,可依法对其所犯盗窃罪从轻处罚。王元— 27 — 帅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应予驳回。王元帅的指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 采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建议驳回王元帅的上诉,对其定罪及量刑予以维持的意 见正确,应予采纳。

邵文喜在实施抢劫后,与王元帅共谋杀人灭口后,因被害人的哀求,邵文喜 放弃了原有的杀人灭口的故意,采取挖浅坑,少埋土,让被害人脸朝下等有效方 法避免了被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被害人逃生脱险与邵文喜所采取的措施及邵的 主观故意的变化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邵文喜的行为构成对故意杀人犯罪的犯罪中 止,依法应对其所犯故意杀人罪减轻处罚。原审人民法院根据王元帅、邵文喜犯 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的判决,定罪正确,审 判程序合法,对王元帅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应予维持;对邵文喜所犯故意 杀人罪适用法律错误,量刑不当,应予改判。

(六)二审定案结论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 (一)项、第(二)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六十 三条第(四)项,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 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 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六十 一条,第六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 的解释》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的规定,改判被告人邵文喜犯故意杀人罪,判 处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 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000 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剥夺政治权 利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000 元。— 28 — (七)解说 本案对定性及对犯罪人王元帅的量刑没有争议, 值得研究的是邵文喜的行为 构成犯罪中止还是犯罪未遂。刑法第二十三条规定: “已经着手实施犯罪,由于 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刑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规 定: “在犯罪过程中,自动放弃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是犯 罪中止。

”犯罪中止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犯罪形态,有两种类型,即自动放弃犯罪 的犯罪中止和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犯罪中止。

犯罪未遂和犯罪中止都是没有完成犯罪的行为状态,二者在以下几个方面均 有所不同: 1.发生的时间不同。犯罪未遂发生在已经着手实施犯罪以后,犯罪预备阶 段不存在犯罪未遂。犯罪中止则只要在犯罪过程中放弃犯罪,即在实施犯罪预备 或者在着手实施犯罪以后,达到即遂以前放弃犯罪,均能构成犯罪中止。

2.未能完成犯罪的原因不同。在犯罪未遂中,犯罪未能得逞是由于行为人 意志以外的原因,结果违背行为人的本意,即欲为而不能为。在犯罪中止中,行 为人出于自己的意志而主动放弃当时可以继续实施和完成的犯罪,即能为而不 为。这是犯罪中止与犯罪未遂的根本区别。

3.行为结果不同。犯罪未遂,是指行为人没有完成某一犯罪的全部构成要 件,并不等于不发生任何损害结果。犯罪中止要求行为人必须彻底地放弃犯罪。

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犯罪中止还要求行为人必须有效地防止他已经 实施的犯罪行为之法定犯罪结果的发生。

4.刑事责任不同。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 轻或者减轻处罚;对于中止犯,没有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 29 — 应当减轻处罚。对中止犯的处罚轻于未遂犯,其目的是鼓励犯罪分子不要把犯罪 行为进行下去,从而有效地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免遭犯罪的侵害。

另外,在共同犯罪的情况下,中止犯罪人还必须有效阻止其他共同犯罪人的 共同犯罪行为,避免共同犯罪结果的发生。

本案犯罪人王元帅与邵文喜预谋抢劫后杀人灭口,在犯罪过程中,二人将被 害人打昏并决定采用挖坑掩埋的方法杀人灭口。被害人苏醒后,乘王元帅不在现 场之机,哀求邵文喜留其性命,并要求邵文喜挖浅坑、少埋土。邵文喜同意,因 害怕王元帅,邵要求被害人与其配合。为了掩埋时不堵住被害人的口鼻,让被害 人能够呼吸,以便逃走,其告诉被害人掩埋时会将其身体翻转为面朝下的姿势。

王元帅回到现场后,被害人继续佯装昏迷,邵文喜未将被害人已经苏醒的情况告 诉王,并挖了一个深 30 厘米的浅坑。其向王元帅提出自己埋人即可,后一人将 被害人脸朝下、手垫在脸部埋进坑里。被害人在二人离开后,爬出土坑获救。

从上述邵文喜的行为可以看出,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邵文喜能够完成犯 罪,但其从主观上自动、彻底地打消了原有的杀人灭口的犯罪意图。因惧怕王元 帅,邵文喜未敢当场放被害人逃跑,而是采取特殊方法阻止共同犯罪人王元帅的 杀人行为产生实际后果,给被害人制造逃脱的机会,并且客观上也未发生被害人 死亡的结果。邵文喜主观故意的变化及所采取的措施与被害人未死而得以逃脱有 直接的因果关系,有效地防止了共同故意杀人犯罪结果的发生,其行为属于自动 有效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犯罪中止。

邵文喜在犯罪开始时曾用橡胶锤将被害人打 昏,给被害人的身体已经造成伤害,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对于中止犯,造成损 害的,应当减轻处罚,故二审法院认定邵文喜构成共同故意杀人罪(中止)并减 轻处罚是正确的。— 30 — 相比之下,王元帅杀人灭口的主观故意自始未发生变化,其杀人的犯罪行为 并未中断,因邵文喜的“干扰”行为而未发生其所追求的犯罪结果,所以,王元 帅因意志外的原因而构成故意杀人罪的未遂。

需要说明的是,构成共同犯罪,各行为人在主观方面必须具有共同的犯罪故 意,在客观方面实施了共同的犯罪行为。但这并不等于说各行为人在共同犯罪中 的犯罪形态就必然是一致的。正如共同犯罪中各行为人的地位、作用会有所不同 一样,共同犯罪中各行为人对犯罪后果的心态也可能有所不同。这种差异既可能 发生在犯意形成的初始阶段,也可能发生在犯罪实施过程中。例如本案,王元帅 与邵文喜在共同抢劫行为实施终了后,又预谋共同杀人灭口。但在实施共同杀人 行为过程中,因被害人的哀求,邵文喜的主观心态发生了变化,决定放弃杀死被 害人,并采取了相应的措施,有效地避免了犯罪结果的发生。而王元帅因不知情 而继续实施杀人行为,并最终误以为犯罪目的已经实现。因此王元帅和邵文喜在 共同故意杀人犯罪中各自表现为不同犯罪形态。一审法院未能准确区分共同犯罪 中不同的犯罪形态,其错误的成因值得汲取。

由于犯罪形态不同,就共同故意杀人罪而言,王元帅和邵文喜所应承担的刑 事责任依法亦应有所不同。刑法第二十三条第二款规定: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 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刑法第二十四条第二款规定: “对于中止犯,没有 造成损害的,应当免除处罚,造成损害的,应当减轻处罚。

” 法律对未遂犯和中止犯分别规定了不同的处罚原则,对前者是“得减原则” , 对后者是“必减原则” 。所谓“必减原则” ,就是无论何种情由,都必须依法给予 从宽处罚,不允许有例外。就本案而言,二审对邵文喜的处罚,就准确体现了刑 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所谓“得减原则” ,不是说任意地可以从宽,也可以不从— 31 — 宽。根据立法精神、刑事政策和司法实践,应当是指除个别特殊情形外,原则上 应予以从宽处罚。与“必减原则”相比较,审判实践中,较难把握的是“得减原 则” ,尤其是何为可以不予从宽处罚的个别“特殊情形” 。

由于犯罪情形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要给出一个普遍适用的标准显然不太可 能,只能就个罪或个犯的具体情况而论。就本案故意杀人这样的结果犯而言,判 断的标准除考虑犯罪人主观恶性程度及犯罪行为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是否严重 外,犯罪所造成的实际后果大小与法定后果的程度差异以及原因等,也是必须予 以考虑的。例如,虽杀人未遂,但手段残忍致人重伤或者严重残疾的,就可以成 为不予从宽处罚的理由。总之,对法律规定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而决定不予从轻 或减轻处罚的,一定要按照罪责相适应原则审慎把握。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谭京生 高文斌)蓝志清等抢劫、盗窃、强制猥亵妇女案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0)浙杭刑终字第 186 号 原公诉机关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蓝志清。因犯盗窃罪于 2006 年 8 月被判处有期徒刑 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1000 元,在缓刑考验期内犯盗窃罪,于 2007 年 7 月被撤销缓刑,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4000 元, 2009 年 1 月 19 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 2009 年 8 月 28 日被刑事拘留,— 32 — 同年 9 月 28 日被逮捕。现押于杭州市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蓝振善。因本案于 2009 年 8 月 28 日被刑事拘留,同年 9 月 28 日被逮捕。现押于杭州市看守所。

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蓝志 清犯抢劫罪、盗窃罪、强制猥亵妇女罪、原审被告人蓝振善犯抢劫罪、盗窃罪一 案于 2010 年 2 月 9 日作出(2010)杭萧刑初字第 90 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蓝 志清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原审被告人,认为 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 (一)抢劫、强制猥亵妇女事实 2009 年 8 月 18 日凌晨 3 时 30 分许, 被告人蓝志清、 蓝振善等人经事先商量, 窜至杭州市萧山区临浦镇临东路 15 幢 1 单元 202 室进行盗窃,后被告人蓝志清、 蓝振善见租房内只有被害人汪某某一人,即生抢劫之念,并采用捂嘴、持刀威胁 的方式,从被害人汪某某处劫得现金 260 元、手机 3 只,共计价值人民币 778 元。

在抢劫过程中,被告人蓝志清用手摸被害人汪某某的胸部及阴部,并脱被害人汪 某某的内裤,见被害人汪某某来例假遂罢手。

(二)盗窃事实 1、2009 年 8 月 14 日凌晨,被告人蓝志清、蓝振善结伙,爬围墙进入杭州市 萧山区进化镇墅上王村 413 号被害人金关法家,采用撬锁方式窃得电动自行车 2 辆,共计价值人民币 2320 元。

2、2009 年 8 月份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蓝志清、蓝振善结伙,爬窗进入杭州 市萧山区洄澜北苑 10 幢 1 单元 502 室被害人熊院志租房,窃得诺基亚手机 1 只、 康柏笔记本电脑 1 台,共计价值人民币 2265 元。— 33 — 3、2009 年 8 月 27 日上午 10 时许,被告人蓝志清、蓝振善结伙,爬窗进入 杭州市萧山区育才路 195 号兰州拉面馆二楼被害人韩阿布都租房内, 窃得现金 25 元、手机、相机、手表、项链、戒指等物,共计价值人民币 2726 元。

4、2009 年 8 月份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蓝振善伙同他人,在杭州市萧山区临 浦镇扇面街 12 号被害人李亚珍家中,窃得灵韵手机 1 只、现金 200 元,共计价 值人民币 702 元。

综上,被告人蓝志清参与抢劫 1 次,劫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 778 元,强制 猥亵妇女 1 次,参与盗窃 3 次,窃得财物总计价值人民币 7311 元;被告人蓝振 善参与抢劫 1 次,劫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 778 元,参与盗窃 4 次,窃得财物总 计价值人民币 8013 元。案发后,部分盗窃赃物已追回并发还被害人。被告人蓝 振善因涉嫌盗窃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如实供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抢劫事实。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汪某某、金关法、熊院志、韩阿布都、李亚珍的陈述,证 人梁国超、李燕、余毅的证言,手印鉴定书、价格鉴定结论书,现场勘验检查工 作记录、搜查笔录、调取证据清单、扣押、发还物品清单及照片、案发经过、情 况说明、刑事判决书、户籍证明以及被告人蓝志清、蓝振善的供述等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蓝志清、蓝振善均已构成抢劫罪、盗窃罪;且系入户抢 劫。被告人蓝志清还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告人蓝志清系累犯;被告人蓝振善 所犯抢劫罪系自首;同时被告人蓝志清、蓝振善具有入户盗窃的酌情从重情节及 被告人蓝振善具有自愿认罪的酌情从轻情节。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 二百六十三条第(一)项、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 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 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 34 — 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之规定,以抢劫 罪,判处被告人蓝志清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15000 元;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2000 元;以 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 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17000 元。

以抢劫罪,判处被告人蓝振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 9000 元;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1000 元;两罪并罚,决 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10000 元。继续予以追缴被告人蓝志清、 蓝振善犯罪所得尚未追回部分。

上诉人蓝志清上诉称,2009 年 8 月 17 日晚其与堂弟等人在一租房内喝酒至 晚 11 时,酒醉后睡觉至次日下午 3 点,故原判认定其与蓝振善等人在 8 月 18 日 凌晨 3 时所为的抢劫和强制猥亵妇女的事实不能成立。同时提出此节事实中的另 一人“蓝民伟”与其长相相似,被害人汪某某指证 2 人在其家中作案,而汪某某 的辨认笔录系通过照片进行指认;梁国超并未在作案现场,故其不能作为本案证 人。同时其还否认参与 8 月 14 日与蓝振善共同盗窃电动自行车的事实。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蓝志清、蓝振善抢劫、盗窃及原审被告人 蓝志清强制猥亵妇女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对于上诉人蓝志清就原判认定 8 月 18 日所涉抢劫、强制猥亵妇女一节事实 所提上诉理由,经查, (1)同案人蓝振善供述其与蓝志清及“蓝民伟”3 人窜至 萧山区临浦镇临东路 15 幢 1 单元 202 室进行盗窃,后蓝志清发现 2 楼有一女子, 故其与蓝志清 2 人上 2 楼进行抢劫。期间其看见蓝志清在摸女子的胸部,还在脱 她的内裤, 后因女子称来例假而作罢; 当天其身穿白色衬衫, 蓝志清穿黄色 T 恤。— 35 — 上述相关细节得到被害人汪某某陈述的印证, 且有原审被告人蓝振善对作案 地点的辨认笔录和被害人汪某某经辨认确认蓝志清、蓝振善系作案人的笔录以及 证实在案发现场提取的指纹系蓝振善左手拇指所留的手印鉴定书予以佐证。

(2)被害人汪某某丈夫梁国超系第一时间报案,其证言证实接到妻子电话 被告知遭 2 人持刀抢劫的事实。其证言与上述证据相印证,故其虽并非现场目击 证人,但所述系客观存在之事实,故具有客观性、关联性,应作为本案证据予以 采信。

(3)被害人汪某某对作案人进行辨认系通过 20 张不同男性照片予以辨认, 故符合辨认的条件和要求。

(4)上诉人蓝志清在侦查阶段对此节事实从未做有罪 供述,其所称案发当日与他人喝酒至晚 11 时,酒醉后睡觉至次日下午 3 点的辩 解无证据证实。对于其还否认参与伙同同案犯蓝振善共同盗窃 2 辆电动自行车的 上诉理由,经查,该事实有其同案犯蓝振善的供述及与该供述相印证的失主金关 法的陈述在案佐证,且上诉人蓝志清也有有罪供述在案印证,其现所称被抓获后 由于迷糊导致作出有罪供述的辩解缺乏可信性。综上,上诉人蓝志清所提上诉理 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上诉人蓝志清与原审被告人蓝振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采 用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盗窃罪。2 人在盗窃过 程中, 采用暴力手段强行劫取他人财物, 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 且系入户抢劫。

上诉人蓝志清以暴力手段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还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上诉人 蓝志清在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 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原审被告人蓝振善因涉嫌盗窃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如实供 述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抢劫罪行,其抢劫罪系自首,可予以减轻处罚;且其具 有庭审中自愿认罪的酌情从轻处罚情节。原判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 36 — 原审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 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 二、 驳回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蓝志清的上诉; 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审 判 长 邱 彤 审 判 员 徐 洁代理审判员 马 骏 二 0 一 O 年三月 书 记 员 陈洒洒邰星强制猥亵妇女案江苏省金坛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0)坛刑初字第 188 号 公诉机关金坛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邰星,又名邰星星。曾因犯盗窃罪于 2006 年 1 月 18 日被常州市天宁 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08 年 10 月 20 日被裁定假释,假释期限至 2009 年 11 月 24 日止。

金坛市人民检察院以坛检诉刑诉[2010]386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邰星犯强制— 37 — 猥亵妇女罪,于 2010 年 11 月 17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当日立案,并依法适 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因本案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被 告人邰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起诉指控:2010 年 8 月 7 日下午,被告人邰星强行将被害人赵某某 (女,1987 年 2 月生)带至其住处,采用拖拽、摁按等手段,搂抱、抠摸被害人 胸部,让被害人为其口交。

上述事实,被告人邰星在庭审过程中供认不讳,并有被害人赵某某的陈述笔 录,证人高某某等人的证言笔录,辨认笔录及照片,常州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 具的检验报告书,金坛市公安局华城派出所出具的抓获经过等证据予以证实。关 于被告人邰星的前科情况,有常州市天宁区人民法院(2006)天刑初字第 22 号 刑事判决书、江苏省句容监狱的罪犯档案资料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被告人邰星采用暴力手段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 妇女罪。

公诉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邰星犯强制猥亵妇女罪, 罪名成立, 应予采纳。

被告人邰星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其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 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

被告人邰星在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所犯罪行,自愿认罪,同意适用最高人民法 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公诉案件的若干意见》审 理本案,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为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妇女的性的合法权利不受 侵犯,惩罚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 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邰星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 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 2010 年 8 月 9— 38 — 日起至 2012 年 8 月 8 日止) 。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 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 本二份。审 判 员二○一○年十二月一日 书 记 员 王囡囡周某抢劫、强奸、强制猥亵妇女案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0)普刑初字第 109 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某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周某因本案于 2009 年 9 月 26 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某分局刑事拘留,同 年 10 月 28 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某区看守所。

上海市某区人民检察院以沪普检刑诉[2009]1187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周某犯 抢劫、强奸、强制猥亵妇女罪,于 2010 年 2 月 8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 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某区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出 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周某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09 年 3 月 10 日 23 时许,被告人周某在本市某路 36 弄 33 号— 39 — 2 楼,见 1 户亭子间房门敞开,房中无人,便进入该房间翻找财物。当听到有人 上楼后,被告人周某即带上口罩,并从随身携带的黑色单肩包内取出一把水果刀 躲在门后,待被害人郇某进屋后,立即将门关上,威胁郇某不许声张。郇某在反 抗中左手被刀割伤。随后被告人周某强迫被害人郇某脱去所有衣裤,强行猥亵被 害人郇某。接着被告人周某又对被害人郇某进行威胁,迫使其交出人民币 30 元 以及银行卡一张,并逼迫郇某说出密码。被告人周某逃离现场后,至本市长寿路 97 号建设银行的自动取款机处,用劫得的银行卡取出人民币 2000 元,赃款被化 用殆尽。

经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郇某遭锐器刀伤致左手食指皮肤 创伤,构成轻微伤。

2009 年 9 月 25 日 6 时许,被告人周某尾随被害人李某至本市江宁路 1415 弄 25 号 1106 房间门口,趁李某打开房门准备进入时,将李某推进屋内,关好房门, 翻找李某背包内财物并强行脱去李某的衣裤, 将李某推倒在床上, 压在李某身上, 边亲吻李某的胸部等部位,边拉扯李某的内裤,企图强行与李某发生性关系。因 李某假称没有财物以及告知其身患疾病,被告人周某停止翻找李某背包内的财物 并放弃了强奸李某。被告人周某继而强行猥亵被害人李某。之后被告人周某留下 自己手机号码逃离现场。被害人李某即报案。

当日 20 时许,被告人周某在其暂住处本市某路 1344 弄 1 号 509 室被抓获。

到案后,被告人周某主动交代 2009 年 3 月 10 日 23 时许,在本市某路 36 弄 33 号 2 楼强行猥亵被害人郇某的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被害人郇某、李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证言,上海市公安 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照片,查询汇款通知书回执、帐户明细帐、取款机监— 40 — 控录像截屏一组,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城区人民法院(2002)城刑初字第 27 号刑事判决书,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银刑执字第 659 号 刑事裁定书,释放证明书,上海市公安局验伤通知书,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 心鉴定书,上海市公安局某分局出具的工作情况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周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方法持刀入户抢劫他人 财物,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周某违背妇女意志,以暴力方法强奸妇女, 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被告人周某以暴力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 妇女罪;依法应予处罚。上海市某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成立。被告人周某在判决宣 告前一人犯数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被告人周某在被判处有期徒刑刑满释放以 后,五年之内又犯罪,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周某在实施强奸犯罪过 程中,自动放弃犯罪,系犯罪中止,依法应减轻处罚。被告人周某在到案后能主 动交代第一节犯罪中的强制猥亵妇女犯罪行为,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 周某自愿认罪,且在案发后其父母代为退赔了被害人郇某被抢劫财物,依法可以 酌情从轻处罚。

辩护人发表的在第二节犯罪中强奸重罪吸收猥亵轻罪的辩护意见, 与查明的 事实及法律不符。被告人周某在第二节犯罪中主观上有强奸的故意,在放弃强奸 后又产生了猥亵的犯意,客观上又实施了二个不同的行为,故对辩护人相关辩护 意见,不予采纳;对被告人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项、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百 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 六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 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41 — 被告人周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 人民币二万元;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 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 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 期一日,即自 2009 年 9 月 25 日起至 2023 年 9 月 24 日止)如不服本判决,可在 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 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袁 澍 周有良 王璧瑛人民陪审员 人民陪审员二O一O年四月二日 书 记 员 王洁敏王润抢劫、强制猥亵妇女案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09)南刑一终字第 041 号— 42 — 原公诉机关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润。

辩护人韩惠敏,河南青剑律师事务所律师。

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法院审理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王润犯抢 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一案,于二〇〇八年十一月五日作出(2008)邓刑初字第 578 号刑事判决, 认定被告人王润犯抢劫罪, 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并处罚金 5000 元; 犯强制猥亵妇女罪, 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 并处罚金 5000 元。

原审被告人王润不服, “我与金某某有特殊关系, 以 案发当晚到金家看望金, 因与金发生口角,凌晨 2 点左右离开,金却报案;我没有对金有暴力行为,没有 入室抢劫,钱是金给我的,没有抢劫和猥亵金,金陷害我;我在公安机关的供述 是屈打成招”为由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 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法院(2008)邓刑初字第 578 号刑事判决; 二、发回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钱 万 强 审 判 员 尹 清 红 审 判 员 王 立 京 二〇一〇年一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史 云 峰— 43 — 王正森强制猥亵妇女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09)穗中法刑一终字第 562 号 原公诉机关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正森,曾用名王山。因本案于 2009 年 4 月 6 日被 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月 21 日被逮捕。现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正 森犯强制猥亵妇女罪一案,于 2009 年 9 月 4 日作出(2009)番刑初字第 1177 号 刑事判决。

原审被告人王正森不服, 提出上诉。

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 经查阅案卷和上诉材料,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09 年 4 月 6 日中午 12 时许,被告人王正森以帮忙找出租屋和 介绍工作为由,将被害人马某某骗至广州市番禺区大石街植村五路 17 号对面一 出租屋 102 房内。期间,被告人王正森关上出租屋的门窗并动手猥亵被害人马某 某,在遭到被害人马某某极力反抗后,被告人王正森使用暴力、持刀威胁的方式 强迫被害人马某某就范, 用手搂抱、 抠摸被害人马某某的乳房和下体等敏感部位, 过程中因被害人马某某挣扎反抗离开,被致伤大腿内侧和手臂等部位受伤(经法 医鉴定为轻微伤) 。随后,被告人王正森被接报前往现场的公安人员当场抓获。

认定上述事实,原审法院采信了经原审庭审公开质证的如下证据予以证实: 被害人马某某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李某某、竺某的证言,广州市公安局番禺— 44 — 区分局(穗)公(番刑)鉴(法) ?2009?725 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现 场勘验检查笔录及现场,被害人伤情照片,抓获经过,被告人王正森的供述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王正森无视国家法律,以暴力、胁迫方法强制猥亵妇 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综合被告人王正森的犯罪情节、性质、社会 危害性及认罪态度, 依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 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王正森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

原审被告王正森上诉称: (一)其与被害人第一次见面,与被害人并不熟悉, 不知道她要租房屋,被害人陈述中提到其接到她时提出和她一起去看出租屋并非 事实。其约被害人的理由就是吃饭,而且是三个人一起吃饭,饭后另一名男子就 走了。被害人问其借钱,但其拒绝,她就踢坏水壶撒娇,于是其要求她赔钱。之 后的拉扯都是为了让她赔钱,其从未对被害人有过非礼行为,更没有拿刀威胁被 害人就范。

(二)被害人所穿的衣服在现场勘验检查笔录中与现场伤情照片中不 一致,案发现场被害人穿的是黑色上衣,而现场伤情照片上被害人穿的却是红色 上衣。

(三)被害人的手指、脚、胸部的伤痕并非一定是其非礼行为所造成的, 而是其要求被害人赔偿水壶时双方互相拉扯造成。

另外其签认的法医鉴定上被害人伤情鉴定上只注明手指上面有轻微伤, 而开 庭时公诉机关却提出被害人的手指、脚、胸部有不同程度受伤,这不符合当时的 伤情鉴定。请求二审作出公正判决。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王正森强制猥亵妇女的事实清楚,所采纳的证 据均经原审法庭公开质证,法庭查证属实,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正森无视国家法律,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 猥亵妇女罪,依法应予惩处。关于上诉人所提的上诉理由,经查,被害人与上诉— 45 — 人均称案发前两人素不相识。被害人的陈述称开始其接到上诉人的电话后以为上 诉人是之前认识的并提出可以帮其找房屋租的摩托车司机,所以与上诉人见面。

后来上诉人说要介绍工作,其也想多了解一下,所以才让上诉人帮忙找出租屋和 工作,谈话过程中,上诉人突然去关门窗,其见事情不妙便强行要离开。男子不 让其离开要继续谈话,后使用暴力、胁迫方式强行抱其、摸其身体,期间其挣扎 反抗想离开而被致伤大腿及手臂等。

被害人的上述陈述有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 定书、被害人伤情照片等印证。

此外,被害人和上诉人均证实当时被害人叫救命,证人李学华亦证实当时听 到上诉人出租屋内有妇女喊救命及推撞拉扯的声音,看见屋内的妇女开门多次及 后被人关上的情况;证人竺良证言证实案发时听到出租屋内有妇女哭声,均能印 证被害人所述。而上诉人辩解不合常理: (一)没有证据证实被害人借上诉人的 钱;(二)被害人与其素不相识第一次见面就借钱这一说法不合常理; (三)虽然被 害人称她刚去到上诉人出租屋的时候见到一个在网吧搞清洁的妇女经过, 还见到 这个妇女同上诉人和屋内较矮的男子聊了一会儿,并说明其和该妇女之前有矛 盾。但被害人与其同事的矛盾导致被害人以破坏自己名声的方法来故意陷害案发 前与其素不相识,也不知道与其同事关系如何的上诉人不合常理。上诉人辩解所 称的其为了一个水壶被打烂而不让被害人离开其出租屋,要被害人赔偿这一说法 也不合常理。因为被害人与上诉人在案发当天是第一次见面认识,若按照上诉人 所供述的其叫被害人到其出租屋是抱着交友的目,想结识被害人,被害人弄坏其 水壶时,按常理亦没有必要强拉被害人不让其离开并要求其赔偿损失。

综上, 上诉人王正森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本院不予采纳。

原判认定事实清楚, 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 46 — 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覃信群 张卫勇 文方遒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二 OO 九年 十二 月 三 日 书 记 员 杨 毅苟晓东等抢劫、强奸、强制猥亵妇女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9)沪一中刑初字第 151 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

被告人苟晓东(又名苟小东) 。

被告人裴喜(曾用名裴喜生) 。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沪检一分刑诉[2009]139 号起诉书指控苟晓东、 裴喜犯抢劫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于 2009 年 6 月 26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同年 7 月 16 日不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派代理检察员赵骏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苟晓东、— 47 — 裴喜及辩护人陈东风、薛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依法延期审理后,现已审理终 结。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2008 年 12 月 8 日至 17 日间,被告人苟晓 东、裴喜经共谋,共 10 次假借外出嫖宿等理由将被害人骗至偏僻地点,采用拳 打脚踢、言语威胁等暴力、胁迫手段劫取被害人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以下币 种相同)1 万余元,并对部分被害人实施强奸、强制猥亵。

针对上述指控事实,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宣读了下列证据:被害人方欢、周 某、贺其玲、朱某某等人的陈述及辨认笔录;现场勘查笔录;物品财产价格鉴定 结论书等鉴定结论;查获、扣押的手机、身份证等物证、书证及被告人苟晓东、 裴喜的供述。

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苟晓东、裴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以暴力、 胁迫方法抢劫他人财物 10 次,又强奸妇女 5 人(其中轮奸妇女 1 人) ,强制猥亵 妇女 3 人,其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 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项、第(四)项、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 款之规定,应以抢劫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追究刑事责任;鉴于被告人苟 晓东、裴喜犯有数罪,还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依 法应予惩处。

被告人苟晓东对起诉指控其犯抢劫罪中只对第四节、第六节抢劫事实予以供 认,认为其没有参与其余犯罪。被告人裴喜对起诉指控其犯抢劫罪没有异议,对 强制猥亵妇女罪只承认参与一次,且没有对被害人实施过强奸。二名被告人的辩 护人对起诉指控的罪名均没有异议,裴喜的辩护人还认为裴喜系从犯,希望能对 其从轻处罚。— 48 — 经审理查明: 2008 年 12 月 8 日至 17 日间,被告人苟晓东、裴喜经共谋,多次假借需要外 出嫖宿等理由,一般由其中一人将被害人从被害人所在的发廊、足浴店等场所骗 出,另一人跟随,待骗至偏僻地点,该二人采用拳打脚踢、言语威胁等暴力、胁 迫手段劫取被害人财物, 共计 1 万余元, 并对部分被害人实施强奸、 猥亵等行为。

具体如下: 一、2008 年 12 月 8 日 22 时许,苟晓东、裴喜将被害人方欢骗至上海市闵行 区 A20 莘庄立交方向入口右侧树林内,劫得联想牌 E520 型手机一部(价值 380 元)等财物。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 被害人方欢的陈述证实: 2008 年 12 月 8 日晚, 一男子到其工作的足浴店, 要其外出做按摩。方欢随其出去后,在路口碰见该男子的一个骑助动车的熟人, 遂三人同行。约 22 时许,至闵行区 A20 公路莘庄立交方向路口右侧附近,上述 两名男子开始对方欢殴打, 并用喷雾剂向方脸上喷射, 再把方拖进路边的树林中, 劫走方的联想牌 E520 型手机一部。经过辨认比对,方欢辨认出被抢地点及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抢劫的其中一名 男子。2、被害人方欢的伤势照片及就诊病史记录证实,方欢左脸被喷洒药物后就— 49 — 诊的情况。3、 扣押物品、 文件清单证实, 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了被劫的联想牌 E520 型手机一部,经被害人方欢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4、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联想牌 E520 型手机价值 380 元。二、2008 年 12 月 12 日 18 时许,裴喜、苟晓东将被害人周某骗至上海市浦 东新区黄楼镇栏学路 150 号北侧 100 米树林内,劫得三星牌 SGH-E838 型手机一 部(价值 655 元) 、手链一根等财物。期间,苟晓东对被害人实施强奸。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被害人周某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2 日晚,其在发廊上班时,一男 子要带其外出。

周随该男子至一家饭店后, 该男子联系了另一名骑车的男子过来。

约 18 时许,三人经过浦东新区黄楼镇栏学路 150 号时,上述两名男子将周拖进 北侧树林,并威胁周别叫,否则将周耳朵割下,后劫走周的三星牌 SGH-E838 型 手机一部、手链一根等财物,其中一名男子还对周实施了强奸,另一名男子在树 林边望风。经过辨认比对,周某辨认出被抢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抢劫的男 子,且苟晓东对其实施了强奸。— 50 — 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三星牌 SGH-E838 型手机一部。经被害人周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三星牌 SGH-E838 型手机价值 655 元。三、2008 年 12 月 13 日 18 时许,苟晓东、裴喜将被害人贺其玲骗至上海市 闵行区虹梅南路 1408 弄口附近,劫得诺基亚牌 6500S 型手机一部(价值 948 元) 、 身份证一张等财物。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被害人贺其玲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3 日 15 时许,贺在闵行区平南 路的美发店等生意,一男子进店要求贺出台,出门时另一男子骑车过来,三人就 同骑一辆摩托车。当行至梅陇地区高架下面一偏僻地方时,其中一男子将贺推下 车,还用手捂住贺的嘴巴,用脚踢贺。该二人劫走贺的诺基亚牌 6500S 型手机一 部、身份证等财物后逃逸。经过辨认比对,贺其玲辨认出被抢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抢劫的 男子。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贺其玲身份证一张、— 51 — 诺基亚牌 6500S 型手机一部。经被害人周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诺基亚牌 6500S 型手机价值 948 元。四、2008 年 12 月 13 日 21 时许,苟晓东、裴喜将被害人朱某某骗至上海市 浦东新区北蔡镇西中路东侧绿化带内,劫得现金 3,100 元、金鹏牌 A9533 型手机 一部(价值 217 元)等财物。其间,苟晓东对被害人实施强奸;裴喜对被害人实 施猥亵。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被害人朱某某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3 日晚,朱在足浴店上班时, 一男子进店要朱随其出台,到一路口时,该男子打电话叫来另一骑车男子,后三 人骑车来到北蔡镇西中路附近。约 21 时许,上述二名男子抓着朱的头发往树林 深处拖,朱不肯,对方就威胁要杀了朱,后二人共劫走朱 3,100 元、金鹏牌 A9533 型手机一部等财物。其间,苟晓东对被害人实施了强奸,裴喜又对被害人实施猥 亵。经过辨认比对,朱某某辨认出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抢劫的男子,其中 苟晓东还实施了强奸,裴喜实施了猥亵。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朱某某金鹏牌 A9533— 52 — 型手机一部。经被害人朱某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金鹏牌 A9533 型手机价值 217 元。五、2008 年 12 月 13 日 24 时许,裴喜、苟晓东将被害人邱某骗至上海市南 汇区横沔镇申江路、川周公路口东 100 米北侧防护林内,劫得中兴牌 N328 型手 机一部(价值 221 元)等财物。其间,苟晓东、裴喜还轮流对被害人实施强奸。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被害人邱某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3 日 24 时许,一男子到邱上班的 南汇区周浦镇川周公路的发廊,说要找小姐出去包夜,邱随其出去后,遇见与该 男子相熟的骑车的另一男子,三人同骑一辆车,行至横沔镇申江路、川周公路路 口附近,上述二名男子硬拽着邱的头发拖进路旁的树林里,还威胁要杀死邱,劫 得邱中兴牌 N328 型手机一部等财物。其间,二名男子还先后对邱实施了强奸。经过辨认比对,邱某辨认出被劫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抢劫、强 奸的男子。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中兴牌 N328 型手机 一部。经被害人邱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 53 — 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中兴牌 N328 型手机价值 221 元。六、2008 年 12 月 15 日 2 时许,苟晓东、裴喜将被害人宋某骗至上海市浦东 新区三林镇懿德村钱家宅钱家 50 号东南 200 米处坟地内, 劫得摩托罗拉牌 U9 型 手机一部(价值 1,183 元) 、玉佛挂件一个(价值 128 元) 、现金 100 元等财物。

其间,苟晓东、裴喜对被害人实施猥亵。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1、被害人宋某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5 日 2 时许,一男子至宋上班的 位于浦东新区杨新路 20 弄 9 号的足浴店,要她外出过夜,至三林镇懿德村钱家 宅钱家 50 号东面附近,该男子用手抓、打宋的脸,同时打电话叫来另一名男子, 后二名男子殴打宋,并劫走宋摩托罗拉牌 U9 型手机一部、玉佛挂件一个、现金 100 元等财物。其间,二人还对宋实施了猥亵。经过辨认比对,邱某辨认出被劫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抢劫、猥 亵的男子。2、证人于志祥(系宋某所在足浴店经营人)的证言证实, 2008 年 12 月 15 日 2 时一男子将宋某带离足浴店。一小时后接到宋某电话,称其被抢劫,并被两 个男子非礼。— 54 — 经过辨认比对,于志祥辨认出被告人苟晓东就是将宋某带离足浴店的男子。3、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摩托罗拉牌 U9 型手 机一部、玉佛挂件一个及现金若干。经被害人宋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及玉 佛挂件。4、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摩托罗拉牌 U9 型手机价值 1,183 元,玉 佛挂件价值 128 元。5、现场勘查笔录证实,作案地点浦东新区三林镇懿德村钱家宅钱家 50 号东 南 200 米坟地现场发现一副胸罩、一条裤子等物品。6、验伤通知书及就诊病史记录证实,2008 年 12 月 15 日 6 时对被害人宋某 进行验伤,确定其头面部软组织损伤(轻) ,肛周皮肤稍红。

七、2008 年 12 月 15 日 18 时许,裴喜、苟晓东将被害人张玉骗至上海市闵 行区华友路 550 号处,劫得诺基亚牌手机 5610 型手机一部(价值 1,289 元) 。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张玉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5 日 18 时许,一男子到其工作的 闵行区黎安路 509 号足浴店,说要张出去为其按摩。出门口碰到该男子的一个朋 友骑着摩托车,于是三人就行至浦东新区灵岩路三林港桥西南侧 50 米处拆迁房 内,上述二男子揪住张的头发,打了张几下,并劫走张诺基亚牌 5610 型手机一 部后逃逸。— 55 — 经过辨认比对,张玉辨认出被劫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抢劫的男 子。

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诺基亚牌 5610 型手 机一部,二轮轻便摩托车一辆。

被害人张玉亦对赃物进行了辨认,确认涉案所扣的手机系其被劫手机,并确 定涉案所扣摩托车系被告人实施犯罪时所使用的交通工具。二名被告人亦对犯罪 工具作了供认。

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诺基亚牌 5610 型手机价值 1,289 元。

八、2008 年 12 月 15 日 23 时许,裴喜、苟晓东将被害人孙某骗至上海市浦 东新区灵岩南路三林港桥西南侧 50 米处拆迁房内,劫得诺基亚牌 N73 型手机一 部(价值 984 元) 、白色项链一条(价值 68 元) 、白色耳环一副(价值 88 元)等 财物。其间,苟晓东对被害人实施强奸。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孙某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5 日 23 时许,一男子到孙上班的 三林镇林岩南路的美容店,说要找孙出去包夜,孙随其出去后,至林岩南路三林 港西南侧 50 米处拆迁房内,不久另一男子进来,上述二男子就一起抢孙的东西, 劫走孙诺基亚牌 N73 型手机一部、白色项链一条、白色耳环一副等财物。之后, 对方还强迫孙脱光衣服,打孙耳光,其中一男子对孙实施了强奸。

经过辨认比对,邱某辨认出被劫、被强奸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施 抢劫的男子,其中苟晓东就是实施强奸的男子。

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诺基亚牌 N73 型手 机一部、白色项链一条、白色耳环一副。经被害人邱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 56 — 项链、耳环。

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诺基亚牌 N73 型手机价值 984 元、白色 项链价值 68 元、白色耳环 88 元。

九、2008 年 12 月 17 日 21 时许,苟晓东、裴喜将被害人牟某某骗至上海市 奉贤区西渡镇南渡村大同组童梦小学北侧 50 米农田大棚处,劫得摩托罗拉 C168 型手机一部(价值 183 元)及黄金耳环一副(价值 583 元) ,并致被害人轻微伤。

其间,裴喜对被害人实施猥亵。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牟某某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7 日 21 时许,一男子到牟上班 的奉贤区西渡镇的美容美发店,说要找牟出去包夜,牟随其出去后,不久遇见该 男子的一个骑摩托车的熟人。三人至西渡镇南渡村大同组童梦小学北侧旁农田大 棚处,上述二名男子突然对牟拳打脚踢,强迫牟脱光衣服,后来的男子用手抓牟 的下半身,牟的额头还被对方用锐器割开一个口子,身上多处受伤,被劫摩托罗 拉牌 C168 型手机一部、黄金耳环一副。对方离开后,牟拦了出租车去医院就医。

经过辨认比对,牟某某辨认出被劫、被猥亵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 施抢劫的男子,其中裴喜就是实施猥亵的男子。

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摩托罗拉牌 C168 型 手机一部、黄金耳环一副。经被害人牟某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耳环。

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摩托罗拉牌 C168 型手机价值 183 元、黄 金耳环价值 583 元。

4、证人梁振功(系牟某某所在美容美发店业主)的证言证实,2008 年 12 月 17 日晚,得知牟某某出事,其赶回店中,获悉牟被一客人带出去,被那客人及另— 57 — 一男子殴打、脱光衣服并劫走手机、耳环等。其立即带牟去医院就诊。

5、医院门急诊病史记录及法医学人体损伤鉴定意见书证实,牟某某右额顶 部被砍致皮肤裂伤约 2 厘米,右眼部被打伤致右眼顿挫伤,属轻微伤。

十、2008 年 12 月 17 日 23 时许,苟晓东、裴喜将被害人陆某某骗至上海市 浦东新区北蔡镇绿科路近沪南路口咸塘浜桥东北侧 60 米处树林内,劫得诺基亚 牌 6300 型手机一部(价值 863 元) 、黄金花戒一枚(价值 860 元)等财物。其间, 苟晓东对被害人实施强奸。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法庭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陆某某的陈述证实:2008 年 12 月 14 日半夜,一男子到其所在的北 蔡镇高科西路的美容美发店,要其出台服务,陆回答已经下班,该男子就要了陆 的电话号码,之后几天都打电话和陆闲聊。同月 17 日晚 23 时许,该男子再次到 其店中,要求陆出台包夜,陆随其乘出租车到北蔡镇绿科路近沪南路口咸塘浜桥 东北侧。该男子叫了另一个男子过来,介绍是同事,三人走到一树林旁,二名男 子就边威胁陆边拽陆的头发往树林里拖,并强迫陆脱光衣服,劫走陆诺基亚牌 6300 型手机一部、黄金花戒一枚等财物。其间,其中一男子还对陆实施了强奸。

随后,上述二名男子骑着摩托车逃逸。

经过辨认比对,陆某某辨认出被劫、被强奸地点及裴喜和苟晓东就是对其实 施抢劫的男子,其中苟晓东就是实施强奸的男子。

2、扣押物品、文件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处扣押诺基亚牌 6300 型手 机一部、黄金花戒一枚。经被害人陆某某辨认,确认系其被劫手机、花戒。

3、财产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被劫诺基亚牌 6300 型手机价值 863 元、黄金 花戒 860 元。— 58 — 被告人苟晓东的前科材料证实其曾因犯抢劫罪于 1999 年 9 月被判处有期徒 刑四年。

公安机关的抓获经过及工作情况证实了被告人苟晓东、裴喜的到案经过。

被告人庭审中对上述部分犯罪事实作了供认,对作案工具和作案地点亦作了 辨认,其所作供述在作案时间、地点和手段、劫得物品等细节上均与本案其他证 据能相吻合。

关于被告人苟晓东、裴喜所提没有参与起诉指控的部分犯罪事实的辩称意 见。经查,起诉指控的苟晓东、裴喜参与的犯罪事实均有相关被害人陈述、共同 作案人供述及辨认笔录等证据予以证实,故对此辩称意见不予采信。关于裴喜辩 护人所提裴喜系从犯的辩护意见。经查,裴喜在本案的作案过程中积极参与,与 苟晓东相互配合,不应认定为从犯,故对此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苟晓东、裴喜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暴力、威胁手段实 施抢劫,共计作案 10 次,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又强奸妇女 5 人(其中轮奸 妇女 1 人) ,强制猥亵妇女 3 人,其行为均已构成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公 诉机关起诉指控的罪名成立。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和合法 财产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三款第 (二)项、第(四)项、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项、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 如下: 一、被告人苟晓东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 其个人全部财产;犯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猥亵妇 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 59 — 个人全部财产。

(刑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 二、被告人裴喜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其 个人全部财产;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犯强制猥亵 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 其个人全部财产。

(刑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 三、犯罪工具予以没收,犯罪所得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 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书面上诉的, 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 副本一份。陈 捷 杨德嗣 沈正义人民陪审员 代理审判员二○○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黄思嘉张某强制猥亵妇女案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9)松刑初字第 353 号 公诉机关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 60 — 被告人张某。1993 年 7 月犯盗窃罪被上海市松江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2 年 6 个月;1999 年 5 月、2000 年 2 月因盗窃行为被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分 别处劳动教养 1 年 6 个月、1 年;2002 年 5 月犯强奸罪被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判处有期徒刑 6 年。因本案于 2009 年 4 月 7 日被刑事拘留,同年 4 月 16 日被逮 捕。现羁押于上海市松江区看守所。

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以沪松检刑诉(2009)333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 某犯强制猥亵妇女罪,于 2009 年 5 月 25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 庭, 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检察院代理检察员陈锐、 顾燕青, 被告人张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09 年 4 月 7 日凌晨 1 时许,被告人张某至本区永丰街道秀南 街 8 号附近,采用捂嘴、掐脖子、殴打等方式,将途经此处的被害人张某某拖至 路边公共厕所内,强行抚摸被害人生殖器及乳房。

上述事实, 被告人张某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无异议, 且有被害人张某某的陈述, 证人夏某、姜某、陈某的证言,医院检验情况记录,刑事判决书,案发经过等证 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某采用暴力等方法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 亵妇女罪。公诉机关指控成立。被告人张某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 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 系累犯, 应当从重处罚。

被告人张文杰能自愿认罪, 可酌情从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认 罪态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 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某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61 — (刑期从判决生效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 期一日,即自 2009 年 4 月 7 日起至 2011 年 10 月 6 日止) 。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 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 二份。曹 吉 刘海林 陆丽蓉代理审判员 人民陪审员二OO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许 冬张言强制猥亵妇女案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9)岳刑初字第 42 号 公诉机关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张言。因猥亵妇女于 2008 年 9 月 15 日被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行政 拘留 15 日,同年 9 月 24 日因强制猥亵妇女被刑事拘留,10 月 9 日被依法逮捕, 现押长沙市看守所。

辩护人匡讲平,湖南通城律师集团事务所。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以长岳检刑诉[2008]449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言— 62 — 犯强制猥亵妇女罪,于 2009 年 1 月 4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 成合议庭,因涉及个人隐私,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贺福华担任记录,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屈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张言及其辩护人 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言于 2008 年 6 月开始受聘为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 院后勤服务集团保安员,负责该校学生公寓的值班工作。2008 年 9 月 15 日 1 时 许,被告人张言应该校学生王汐腾之要求,帮王汐腾将醉酒的同学周某抬到宿舍 房间。在学生公寓 3 栋楼顶,被告人张言见该校女生周某醉卧在地,呕吐物到处 都是,便隔着衣服摸其胸部、下身等处。之后周某与王汐腾将周某抬至 2 楼楼梯 口时,周某声称太脏不要睡在床上,王汐腾与张言将周某放在楼梯口地板上,张 言提出帮其清洗身上的呕吐物。在清洗过程中,张言趁王汐腾多次往返打水、拿 取毛巾、衣物之机,利用被害人周某处于醉酒状态,舔其乳头、阴道,还用手伸 入阴道内。周某还欲将其阴茎放入被害人周某的口中但没有得逞。

对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被告人的身份证明材料,报案材料、证 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辨认笔录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言的行为已构成 了强制猥亵妇女罪,请法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张言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请求从轻判处。被告人张 言的辩护人辩称,在本案中的起因中,周某违背学校的规定喝酒并且醉酒,自己 有过错;被告人张言认罪态度好,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张言于 2008 年 6 月开始受聘为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后勤服务集团保安员,负责该校学生公寓的值班工作。2008 年 9 月 15 日 1 时许, 被告人张言值班经过学生公寓 2 栋旁,该校学生王汐腾告知张言其同学在学生公— 63 — 寓 3 栋楼顶喝醉了酒,怕出问题,要张言打开宿舍楼大门。随后被告人张言在王 汐腾的要求下打开学生公寓 3 栋大门,并随王汐腾来到该栋楼顶。被告人张言见 该校女生周某醉卧在地,身边都是呕吐物,隧隔着衣服摸其胸部、下身等处。之 后周某与王汐腾将周某抬下楼顶,抬至二楼楼梯口时,周某觉得难受,并声称太 脏不要睡在床上,张言与王汐腾将周某放在楼梯口地板上,张言提出帮周某清洗 身上的呕吐物。在清洗过程中,张言趁王汐腾多次往返打水、拿取毛巾、衣物之 机,利用被害人周某处于醉酒状态,舔其乳头、阴道,还用手伸入阴道内。周某 还欲将其阴茎放入被害人周某的口中, 由于周某将头偏向一边, 使张言没有得逞。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当庭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 被害人周某的陈述, 证明其于 2008 年 9 月 14 日晚与同学在宿舍楼顶喝醉 酒,同学王汐腾与另一名男子(即被告人张言)将其抬到宿舍楼梯口,趁王汐腾 去打水为其清洗时,张言对其进行猥亵的经过; 2、证人王汐腾的证言,证明被害人周某与其女友住同寝室,2008 年 9 月 14 日晚,由于周某等人喝醉酒,其与学校一名员工(即被告人张言)一起将周某抬 至宿舍门口,并为周某清洗了身体,换上干净衣服的经过; 3、证人王美娟的陈述,证明其与周某、喻珊珊于 2008 年 9 月 14 日晚在宿舍 楼顶喝醉酒,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周某告知头天晚上为她换衣服的男子对其进行 了猥亵的事实; 4、证人喻珊珊的证言,证明其与王美娟以及被害人周某于 2008 年 9 月 14 日晚在宿舍楼顶喝醉酒,其男友王汐腾与学校保卫部的一名男子将周某抬下楼, 第二天早上周某起床后,告知其头天晚上被那名男子猥亵的事实; 5、被告人张言的辨认笔录,证明其从 12 张照片中辨认出王汐腾和被害人周— 64 — 某; 6、证人喻珊珊的辨认笔录,证明其从 12 张男性照片中辨认出被告人张言; 7、被害人周某的辨认笔录,证明其从 12 张男性照片中辨认出被告人张言; 8、证人王汐腾的辨认笔录,证明其从 12 张男性照片中辨认出被告人张言; 9、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岳公(含)决字?2008?第 1871 号公安行政处理 决定书,证明被告人张言由于猥亵周某于 2008 年 9 月 15 日被行政拘留 15 天; 10、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受案登记表,证明周某于 2008 年 9 月 15 日 11 时由于被猥亵而报案; 11、现场照片以及现场图,证明案发现场情况。被告人张言对上述事实供认 不讳。

本院认为, 被告人张言趁妇女醉酒之机, 强制猥亵妇女, 其行为已触犯刑律, 构成了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告人张言认罪态度好,可以酌定从轻处罚。关于被告 人张言的辩护人辩称周某有过错的意见,本院认为,周某醉酒与被告人张言的猥 亵行为没有必然联系,不是引起张言犯罪的原因。故对辩护人的该辩护意见不予 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言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 一日,即自 2008 年 9 月 15 日起至 2010 年 3 月 14 日止。

)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南 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 份。— 65 — 审 判 长 人民陪审员 人民陪审员黄 余 平 钟 学波 桂 仁二 00 九年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贺 福 华李建国抢劫、强制猥亵妇女案广西壮族自治区资源县人民法院 刑事裁判书 (2009)资刑初字第 5 号 公诉机关资源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建国。

因涉嫌犯抢劫罪, 2006 年 8 月 11 日批准逮捕 于 (在逃) 2008 , 年 11 月 19 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在资源县看守所。

辩护人,苏联生,桂林市名流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资源县人民检察院以资检刑诉(2008)第 128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李建国犯 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于 2008 年 12 月 19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 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因本案涉及受害人隐私故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资源县 人民检察院指派副检察长蒋泽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李建国、辩护人苏联生到 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资源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2006 年 6 月 6 日 23 时许,被告人李建国伙同李阳超、陈登凤、李潘、赵长 斌(均已判刑)等人酒后驾驶摩托车欲到桂北新天地居民区吓唬李阳超女朋友潘— 66 — 某的家人。在资中新大桥处见资源中学学生杨林广、潘孝秀(女)二人从桥上经 过,便将潘拦住后,对她的乳房、阴部等处进行摸弄,并将潘的内裤脱至膝盖处。

杨林广见状返回请求被告人等停止对潘摸弄,遭到殴打。被告人李建国拿出一把 长刀进行威胁,陈登凤趁机问杨、潘二人要钱,被告人一伙共从杨、潘二人处抢 得现金 106 元,星马牌 7260 型手机(价值 635 元)一部。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 李建国的行为已构成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并当庭出示了证明被告人犯罪的 相关证据。

被告人李建国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请求从轻处罚。辩护人认为,李建国在 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有自首情节,建议从轻处罚,并宣告缓刑。

经审理查明,2006 年 6 月 6 日 23 时许,被告人李建国伙同李阳超、陈登凤、 李潘、赵长斌(均已判刑)等人酒后驾驶摩托车前往桂北新天地居民区,吓唬李 阳超女朋友潘某的家人(因潘某的家人反对潘某和李阳超交朋友) 。在资中新大 桥处见资源中学学生杨林广、潘孝秀(女)二人从桥上经过,李潘、于波二人便 上前拦住二人,对女学生潘孝秀进行调戏,杨林广和潘孝秀二人便往资中跑,但 潘孝秀因跑得慢而被被告人李建国等人追上拉住,李阳超、李潘、赵长斌、李建 国、于波等人趁机对潘孝秀的乳房、阴部进行摸弄,并且将潘孝秀的内外裤都取 到了膝盖处。杨林广见状便又返回,拉扯被告人一伙不要摸弄潘孝秀,遭到被告 人一伙的殴打,杨林广无奈之下跪地求被告人等停手。当陈登凤从桥那头买烟过 来时,见状便叫杨林广出钱摆平。当杨、潘二人表示不愿意时,被告人李建国还 拿出一把长刀摆弄,当杨林广拿出仅有的 100 元交给陈登凤时,被告人一伙还嫌 少,又翻弄潘孝秀的手提包,当翻出手机充电器时,又叫潘交出手机,当潘不愿 交时,李阳超、李建国等人又对潘进行摸弄,迫于无奈,潘只好将钥匙交给杨林— 67 — 广,由陈登凤陪着到潘的租住房将手机取来交给了李阳超。该手机为星马牌 7260 型,价值 635 元。案发后,被告人李建国潜逃,于 2008 年 11 月到公安机关投案。

上述事实,被告人在开庭审理中亦无异议;并有已决犯李阳超等人的供述; 证人证言;受害人的陈述;报案登记表;鉴定结论等证据证实,本院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李建国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使用暴力抢劫他 人财物,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之规定,构成抢 劫罪;被告人李建国伙同他人以寻找刺激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的手段强制猥 亵妇女,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之规定,构成强 制猥亵妇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提供的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 立,适用法律的意见准确。

被告人潜逃后又能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是自首,可以从轻 处罚。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为共同犯罪中的从犯,经庭审查实,被告人与同伙作案 人在共犯中作用相当, 不宜处分主、 从犯; 辩护人建议对被告人宣告缓刑的意见, 合议庭认为对被告人已经从轻处罚,根据其犯罪的主观恶性,社会危害程度,且 犯有数罪,不宜再对其宣告缓刑。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 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一、二款、第六十 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建国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00 元;犯 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总和刑期四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 3000 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 3000 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 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 2008 年 11 月 19 日起至 2012 年 11 月 18 日止。缴纳罚金的期限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逾期— 68 — 强制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收到判决书之次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桂林 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审 判 长 审 判 员 审 判 员段 吉 林 邓 周 平 肖 长 清二○○九年一月八日 代书记员 唐 新 红罗敏杰抢劫、强制猥亵妇女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08)穗中法刑二初字第 125 号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永昌。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雪兰。

被告人罗敏杰。因本案于 2008 年 1 月 16 日被羁押并刑事拘留,同年 2 月 6 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天河区看守所。

辩护人冯元、张发勇,广州市白云区法律援助处律师。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穗检公二诉[2008]98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罗敏杰 犯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于 2008 年 6 月 16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 69 — 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 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陆晴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 事诉讼原告人刘永昌、杨雪兰,被告人罗敏杰及其辩护人冯元、张发勇均到庭参 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一、2005 年 10 月 14 日凌晨 1 时许,被告人 罗敏杰与杨焯培、林颖堪、陈敏基(均已判刑)合谋,携带枪支、刀具、封口胶 等作案工具,驾驶一辆东南汽车来到本市天河区珠江新城临江大道,见到被害人 刘玉郎和胡某在一辆停在路边的广州本田小汽车后排座位上聊天,被告人罗敏杰 与杨焯培、林颖堪、陈敏基持凶器围住本田车,并砸碎车窗玻璃,被害人刘玉郎 在逃跑时,被告人罗敏杰和林颖堪持刀对其追砍,杨焯培持钢管对其殴打,致被 害人刘玉郎死亡(经法医鉴定:刘玉郎死亡原因系右颈部受锐器暴力作用致右颈 内、 外静脉断裂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 被告人罗敏杰驾驶抢劫到的本田汽车 。

(价 值人民币 256970 元) 、杨焯培驾驶东南汽车搭乘林颖堪、陈敏基逃离现场。在逃 离现场后,林颖堪、陈敏基将被害人胡某从本田车押到东南汽车上,并由被告人 罗敏杰驾驶,杨焯培驾驶本田车。

被告人罗敏杰驾驶东南汽车向增城方向逃跑时,林颖堪将被害人胡某捆绑并 搜身,抢走胡某现金人民币 200 元 、TCL 手机一部(价值人民币 1320 元) 、农 业银行信用卡一张,并威迫胡某说出密码后提取现金人民币 600 元;在捆绑和搜 身过程中,林颖堪解开被害人胡某的上衣,被告人罗敏杰和林颖堪、陈敏基还对 被害人胡某实施猥亵行为;当车行驶到增城附近,林颖堪、陈敏基将被害人胡某 扔到公路旁的树林中,致被害人胡某轻微伤(经法医鉴定:胡某的体表软组织损 伤符合受钝性暴力作用所致,其伤情属轻微伤) 。— 70 — 二、2005 年 10 月 8 日凌晨 1 时 30 分许,被告人罗敏杰和杨焯培、林颖堪、 陈敏基合谋,携带枪支、刀具、封口胶等作案工具,驾驶一辆小货车来到本市花 都区新华镇天贵路,持凶器抢走被害人李某某东南富利卡 DN6440A 小客车一辆 (价值人民币 123000 元) ,并致被害人李某某轻微伤(经法医鉴定:李某某的体 表软组织损伤符合受锐性暴力作用所致,其伤情属轻微伤) 。

三、2005 年 10 月 1 日凌晨 1 时 30 分许,被告人罗敏杰和杨焯培、陈敏基、 “亚全” (另案处理)合谋,携带枪支、刀具、封口胶等作案工具,驾驶一辆小 货车来到从化市太平镇路口,持凶器威胁、捆绑被害人戚某某并抢走其驾驶的东 方悦达远舰 2.0 小轿车一辆(价值人民币 140000 元) 、三星 E708 手机一部(价值 人民币 1600 元) 、现金人民币 2400 元、建设银行信用卡一张等物品,后将被害人 戚某某扔到钟落谭镇马沥村的公路旁。

公诉机关在庭审过程中出示了物证、书证、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现场勘 查笔录、法医鉴定结论以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认为被告人罗敏杰的行为已分别 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五)项、第二百三十 、 七条的规定,构成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依法应当实行数罪并罚。提请本院 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永昌、杨雪兰要求被告人罗敏杰赔偿丧葬费 6813.5 元、死亡赔偿金 272540 元、被扶养人生活费 64815.6 元、被抢手机损失费 4270 元、精神损害费 200000 元,合计人民币 548439.1 元,并提供了相关证据。

被告人罗敏杰对起诉书指控其犯罪的事实和罪名基本上没有意见,但对第一 宗抢劫犯罪事实中其辩解没有持刀追砍被害人。

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罗敏杰犯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不持异— 71 — 议,但认为致被害人刘玉郎死亡的行为不是罗敏杰实施的,罗敏杰犯罪情节较同 案人轻,在共同犯罪中处于从属或次要地位,且其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有悔 罪表现,请求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一、2005 年 10 月 1 日凌晨 1 时 30 分许,被告人罗敏杰伙同同 案人杨灼培、陈敏基(均已判刑)等人经密谋后,携带刀、黑色自制手枪等作案 工具,驾驶一辆小货车来到广东省从化市太平镇路口,被告人罗敏杰与同案人陈 敏基等人持刀、黑色自制手枪对驾车停靠路边的被害人戚细云进行威胁、实施捆 绑,抢得被害人戚细云的粤 AY4880 起亚牌小轿车一辆(价值人民币 14 万元) 、 三星牌 E708 移动电话一部 (价值人民币 1600 元) 现金人民币 2000 多元等财物, 、 后将被害人戚细云丢弃在钟落潭镇马沥村的公路旁。事后,同案人杨灼培将前述 起亚小轿车销赃,所得赃款共同分用。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在法庭上出示或者宣读,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 证实: 1、受理报警登记表以及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05 年 10 月 1 日 2 时钟落潭派出所接报, 被害人戚细云在从化市太平镇政府门口被抢汽 车一部。

2、被害人戚细云的陈述证实:2005 年 10 月 1 日凌晨 2 时许,因身体不适, 其驾驶粤 AY4880 黑色起亚牌小汽车外出买药,在太平场镇政府门口停车打电话 时,一辆白色五十铃小货车在其车头停下,四个 20 多岁的男子下车,砸坏其司 机位车门玻璃,持刀威胁强行上车,对其捆绑手脚、封住嘴和眼,开动其小汽车; 后来将其丢弃在马沥村附近。其被抢走起亚牌小汽车、人民币 2400 多元、建设 银行卡一张、驾驶证和身份证等财物。— 72 — 3、广州市天河区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穗天价认鉴(赃) 【2005】6300 号刑事 涉案物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涉案的悦达起亚小轿车价值人民币 14 万元;涉案 的三星 E708 手机价值人民币 1600 元。

4、同案人杨灼培的供述及其指认现场笔录及照片,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 笔录,证实:2005 年 10 月 1 日凌晨零时许,经密谋抢劫后,其驾驶小货车搭载 陈敏基、同案人“大敏”等人来到从化市太平镇,发现一辆黑色悦达起亚汽车停 在路边,车上只有一名女子;陈敏基持火药枪、 “大敏”持一把西瓜刀冲上去, 砸破驾驶室车窗,将该女子制服,然后由“大敏”驾驶悦达起亚汽车离开现场, 陈敏基等人在车上负责控制被害人,其驾驶农夫车离开现场;后来将被害人扔在 路边。其将起亚小汽车销赃得 15000 元,大家共同分赃。

5、同案人陈敏基的供述及其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笔录,证实:杨灼培驾 驶一辆白色五十铃小货车,搭载其与同案人“大敏”“阿全”从竹料镇往从化方 、 向行驶,到从化市太平镇路口发现一辆黑色起亚牌小汽车停在路边,车上只有一 名女子,杨灼培提出抢这辆车,并将车停在小车旁;其与 “大敏”“阿全”持 、 刀、枪冲上去, “大敏”用刀柄打破车窗玻璃,坐到驾驶位,其与“阿全”在后 排座位看守女事主, “大敏”驾驶起亚小汽车,而杨灼培驾驶小货车在前面开路; “阿全”用布条反绑女事主的双手,用封口胶封嘴,其搜走女事主小皮包内的现 金、一部手机和一些证件。后来将女事主扔在路边。其和“阿全”各分得人民币 200 元,杨灼培分得 800 元, “大敏”拿走女事主的手机;杨灼培将抢得的起亚牌 小汽车卖掉后,分给其人民币 2000 元。

6、被告人罗敏杰的供述,证实其在庭审阶段对起诉书指控其参与该宗抢劫 没有意见。— 73 — 二、2005 年 10 月 8 日凌晨 1 时 30 分许,被告人罗敏杰与同案人杨灼培、陈 敏基、林颖堪(均已判刑)携带黑色自制手枪、刀具等作案凶器,驾驶一辆小货 车来到本市花都区新华镇天贵路,发现被害人李康霖、黄娅驾驶粤 B9F336 东南 牌富利卡小客车(价值人民币 12.3 万元,发动机号码为 4G63S4MSAE2522、车架 号码为 LDNP38SHX10021854)停靠在路边,同案人杨灼培提议抢劫后,被告人 罗敏杰拿着水果刀、同案人陈敏基手持钢管、林颖堪持黑色自制手枪对被害人李 康霖进行胁迫, 遭到反抗后, 砍伤被害人李康霖的左手 (经法医鉴定, 属轻微伤) , 抢走被害人李康霖驾驶的东南牌小客车。破案后,侦查机关缴获前述东南牌富利 卡小客车,已发还给被害人李康霖。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在法庭上出示或者宣读,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 证实: 1、受理报警登记表以及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05 年 10 月 8 日 1 时 40 分花都新东派出所接报,被害人李康霖在花都天贵路区政府附 近被抢东南小汽车一辆。

2、被害人李康霖、黄娅的陈述证实:2005 年 10 月 8 日凌晨 1 时 40 分,被 害人李康霖、黄娅驾驶车牌为粤 B9F336 的东南牌富利卡汽车(车架号码为 LDNP38SHX10021854) 行至本市花都区天贵路段时, 被四名男青年驾驶的一辆白 色五十铃小货车拦截,三名男青年下车将李康霖从驾驶位拉下来并企图劫持到该 车后排座位,李康霖奋力反抗,被案犯砍伤左手;被害人黄娅乘乱下车后,与被 害人李康霖一同跑离现场,而案犯将李康霖的东南牌富利卡汽车开走了。

3、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花都区新华街天贵路区政府路段的 情况。— 74 — 4、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出具的穗公天刑(技法) 【2005】字 1601 号法医学 活体检验鉴定书结论,证实被害人李康霖的体表软组织损伤符合受锐性暴力作用 所致,其伤情属轻微伤。

5、穗天价认鉴(赃) 【2006】1636 号刑事涉案物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涉案 的东南牌富利卡小客车价值人民币 123000 元。

6、广州市公安局穗公刑技痕鉴字【2005】第 28 号痕迹检验报告书及照片、 查获证明及赃车照片、扣押和发还物品清单,证实:破案后,侦查机关缴获的涉 案的东南牌富利卡汽车(发动机号为 4G63S4MSAE2522,车驾号已被更改) ,已 发还给被害人李康霖。

7、同案人杨灼培的供述及其指认现场笔录及照片,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 笔录,证实:2005 年 10 月 8 日凌晨零时许,经密谋抢劫后,由其驾驶一辆农夫 车搭载被告人林颖堪、陈敏基、同案人“大敏”来到花都区天贵路,发现一辆墨 绿色东南富利卡汽车停在路边,车上有一男一女,就决定抢劫这台车; “大敏” 持西瓜刀、林颖堪拿火药枪上前将男、女事主拉下车,后其驾驶农夫车、 “大 敏”驾驶抢得的东南富利卡汽车搭载林颖堪、陈敏基离开现场。

8、同案人林颖堪的供述及其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笔录,证实:2005 年 10 月 8 日凌晨零时许,杨灼培叫陈敏基、同案人“大敏”及其本人去抢劫,并驾驶 一辆白色五十铃货柜车搭载大家来到花都区新华镇,发现一辆绿色汽车停在路 边,车上有一男一女,就决定实施抢劫。其本人持火药枪、杨灼培和“大敏”持 西瓜刀、陈敏基持钢管,上前拉开事主的车门,逼迫车上的男事主下车,准备将 男事主拉到该车后座时,遭到反抗, “大敏”就用刀砍男事主,而女事主已经逃 下车。抢得该车后就离开现场。— 75 — 9、同案人陈敏基的供述及其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笔录,证实:其与林颖 堪、陈敏基、同案人“大敏”经密谋抢劫后,于 2005 年 10 月 8 日凌晨 2 时许, 由杨灼培驾驶一辆白色五十铃农夫车来到花都区天贵路,发现一辆东南汽车停在 路边,车上有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杨灼培就提议抢劫这辆车并给大家分配作案 工具,他自己留在农夫车上看风。其手持一条钢管、林颖堪持火药枪、 “大敏” 拿着水果刀一起围上去,逼迫男子下车,该男子反抗, “大敏”就用刀砍他的手 部,男子拼命挣脱逃走,车上的女子也下车逃走了。于是“大敏” 驾驶东南车 搭载其与林颖堪离开现场。

10、被告人罗敏杰的供述,证实其在庭审阶段对起诉书指控其参与该宗抢劫 没有意见。

三、2005 年 10 月 14 日凌晨约 2 时 30 分,被告人罗敏杰与同案人杨灼培、 林颖堪、陈敏基(均已判刑)携带黑色自制手枪、刀具、封口胶等作案工具,驾 驶前述抢劫所得的东南牌富利卡汽车,来到本市天河区珠江新城临江大道与海清 路交界处附近,发现被害人刘玉郎、胡某在停靠路边的粤 AHD165 白色广州本田 小轿车后排座位上聊天;同案人杨灼培提议抢劫后,被告人罗敏杰和同案人林颖 堪 持西瓜刀、同案人陈敏基持黑色自制手枪、杨灼培持钢管上前围住本田车, 砸碎驾驶位的车窗玻璃,强行拉被害人刘玉郎下车;被害人刘玉郎挣脱逃跑时, 杨灼培持钢管追打被害人刘玉郎,被告人罗敏杰和同案人林颖堪则分别持西瓜刀 追砍被害人刘玉郎,致被害人刘玉郎死亡(经法医鉴定:刘玉郎系右颈部受锐器 暴力作用致右颈内、外静脉断裂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 。随后,林颖堪将被害人 胡某从本田小轿车劫持到东南牌富利卡汽车,杨灼培驾驶被害人刘玉郎的本田小 轿车(价值人民币 256970 元)逃离现场;而被告人罗敏杰则驾驶东南牌富利卡— 76 — 汽车搭乘林颖堪、陈敏基、被害人胡某离开现场,在往增城方向行驶过程中,林 颖堪捆绑被害人胡某并搜身,抢走人民币 200 多元、TCL 移动电话一部(价值人 民币 1320 元) 、农业银行信用卡一张,逼迫被害人胡某说出密码后,提取了款项 人民币 600 元;期间,被告人罗敏杰与同案人林颖堪、陈敏基对被害人胡某进行 猥亵, 后来将被害人胡某丢弃在增城市公路旁的树林中, 致被害人胡某轻微伤 (经 法医鉴定:胡某的体表软组织损伤符合受钝性暴力作用所致,其伤情属轻微伤) 。

破案后,侦查机关在同案人杨灼培的住处缴获带有被害人刘玉郎血迹的西瓜刀一 把、黑色自制手枪一支、红色猎枪子弹二发(经鉴定:枪支属以火药为动力发射 枪弹的非军用枪支,有杀伤力;子弹性能良好) ;侦查机关将缴获的被害人刘玉 郎的本田小轿车和人民币 7200 元发还给被害人刘玉郎的妻子佘晓燕,将缴获的 赃物 TCL 移动电话发还给被害人胡某。

以上事实,有公诉机关举证、经法庭质证,本院查证属实、予以采信的下列 证据证实: 1、受理报警登记表以及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05 年 10 月 14 日 2 时 28 分猎德派出所接报, 临江大道猎德小学对面有人满身是血在叫 救命。

2、被害人胡某的陈述证实:2005 年 10 月 14 日凌晨 2 时 30 分左右,其与被 害人刘玉郎在珠江新城临江大道马路边刘玉郎的白色本田车后排座聊天, 四名男 子持刀、棒围上来,其中两名男子持棒击碎驾驶位的窗玻璃,将刘玉郎拖下车, 一名男子上来驾驶本田车离开现场。其本人则被一名男子劫持上一辆车的后排 座,当时车上还有两名男子,一个开车,另一个坐在副驾驶位;在行驶过程中, 劫持其上车的男子对其进行捆绑、 封住眼和口, 这三名男子轮流摸其胸部和阴部,— 77 — 还抢去其 TCL 手机一部、现金 250 元、农业银行信用卡一张等物品,并且逼迫其 说出信用卡密码;后来,停车将其扔在增城市新坪镇一个树林中,其挣脱后问路 人才知道是在增城。

3、证人佘晓燕证言、结婚证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丈夫刘玉郎于 2005 年 10 月 13 日下午 6 时许,驾驶粤 AHD165 白色广州本田小轿车外出;次日早上 5 时 许,其发现刘玉郎手机一直关机,后来,其与丘文龙找到那位沐足女技师,才知 道刘玉郎出事了;刘玉郎随身带着 1 万元,所用的是多普达 818 型手机。证人佘 晓燕经辨认,确认前述现场死者是其丈夫刘玉郎。

4、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穗公天刑勘字(2005)2086 号现场勘查记录及 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5、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穗公天刑(技法)[2005]字 1529 号法医学尸体检 验鉴定书及照片证实:被害人刘玉郎系右颈部受锐器暴力作用致右颈内、外静脉 断裂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

6、广州市公安局【2005】穗公刑(技 DNA)字第 1200 号法医学鉴定书结论 证实:临江大道隔离带南侧花基上(近站台)血迹、 “临江大道东站”站牌东侧 碎玻璃处血迹、 AHD165 车中间储物盒上血迹和治中牌西瓜刀上血迹来自死者 粤 刘玉郎的可能性大于 99.99999999%。

7、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穗公天刑(技法) 【2005】字 1504 号法医学活体 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胡某的体表软组织损伤符合受钝性暴力作用所致,其伤 情属轻微伤。

8、穗天价认鉴(赃) 【2005】5865 号刑事涉案物价格鉴定结论书证实:涉案 的广州本田雅阁 2.4 小轿车一辆 (发动机号码 K24A42452916) 价值人民币 256970 ,— 78 — 元;TCL 手机一部,价值人民币 1320 元。

9、广州市公安局穗公刑技痕鉴字【2005】第 28 号痕迹检验报告书及照片证 实:送检的白色广州本田雅阁 2.4 型轿车一辆(悬挂号牌为粤 A0A823) ,发动机 号码为“K24A4.2452916” ,未发现有凿改;车架号码已被凿擦掉,无法显现出原 号码。

10、广州市公安局穗公刑技痕字【2005】811 号痕迹鉴定书及照片证实:缴 获的枪支属以火药为动力发射枪弹的非军用枪支, 有杀伤力; 送检子弹性能良好。

11、破案报告和抓获经过、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穗公天搜字【2005】155 号搜查证及搜查笔录证实:2005 年 10 月 18 日,侦查机关在本市白云区竹料村抓 获杨灼培、林颖堪、陈敏基,从杨灼培身上缴获一张写有“南区,钟升新邨物业 管理停车场,023”的停车卡;据此,侦查人员于次日凌晨 2 时许,对本市白云 区钟落潭南区钟升新邨物业管理停车场进行搜查, 缴获粤 AOA823 白色本田小汽 车,从杨灼培身上缴获的车钥匙可以开启该车。杨灼培对前述停车场和涉案的白 色本田小汽车辨认无误, 签认抢得该车后, 其将粤 AOA823 车牌替换悬挂在车上, 将车停放在前述停车场。

12、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穗公天搜字【2005】158 号搜查证及搜查笔录 证实:2005 年 10 月 19 日,侦查机关到本市竹料镇安平村杨灼培家中进行搜查, 在杨灼培指认下,查获一把带血迹的不锈钢水果刀、一支黑色自制手枪和 2 发红 色猎枪子弹、封口胶纸等物品。

13、扣押和发还物品清单证实:破案后,侦查机关将扣押的广州本田雅阁 2.4 小轿车(发动机号码 K24A42452916)和赃款人民币 7200 元、被害人胡某的手机 发还给被害人刘玉郎的妻子佘晓燕及被害人胡某。— 79 — 14、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收缴的枪支、弹药收据,证实收缴以火药为动 力发射的非军用枪支一支。

15、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公安机关于 2005 年 10 月 18 日在广州白云区竹料村将杨焯培、林灿嘉、陈敏基三人抓获,并从杨焯培 身上缴获一张写有“南区,钟升新邨物业管理停车场”的停车卡。后侦查员对该 停车场进行搜查,在停车场内缴获白色广州本田汽车一辆。后经鉴定该车就是被 害人刘玉郎被抢的汽车。

16、广州市公安局出具的缉捕在逃人员任务通知、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证 实被告人罗敏杰被公安机关布控缉捕。

17、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穗中法刑二初字第 206 号刑事附带民事判 决书、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粤高法刑一复字第 55 号刑事裁定书证实: 同案人林颖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杨灼培被判处无期徒刑,陈敏基被判 处有期徒刑十六年。

18、 同案人杨灼培的供述及其指认现场笔录、 照片, 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 辨认赃款笔录,证实:其与林颖堪、陈敏基、同案人“大敏”经密谋抢劫后,于 2005 年 10 月 14 日凌晨 1 时许, 由其驾驶前述抢得的东南汽车一起来到珠江新城, 发现一辆白色广本小轿车停在珠江边一公共汽车站处,有一男一女在车上,其就 将车停在与广本小轿车平行的位臵,其他三人拿工具下车。林颖堪和“大敏”持 刀砸破广本小轿车驾驶室玻璃,陈敏基也持枪砸破副驾驶室玻璃,车上的男子从 后排座位爬回驾驶室开车,被“大敏”拉下车,该男子挣脱后往车尾方向逃跑, 林颖堪和“大敏”持水果刀追砍该男子,其看见林颖堪用刀左右横砍了该男子的 脖子和上身部位,其本人也从东南汽车上下来拿防盗锁追上去打那男子的肩膀,— 80 — 该男子大叫“救命”往车尾面逃走。于是, “大敏”驾驶广本小轿车离开,其驾 驶东南汽车搭载林颖堪、陈敏基跟在后面。走了约一百米,林颖堪、陈敏基将广 本小轿车上的女子劫持到东南汽车上,由“大敏”驾驶东南汽车搭载林颖堪、陈 敏基和女被害人离去,其独自驾驶广本小轿车离开现场。当天,其将车开到汽车 修理店安装了驾驶室两侧的玻璃,后将车停放在钟落潭钟升新邨物业管理停车场 内,其从广本小轿车上的一个夹包中搜出现金 7000 多元。2005 年 10 月上旬,其 与“大敏”等人准备在赌场放高利贷,为了保险起见以及追赌债,其花了 800 元 买了一支单管火药枪,后来用于抢劫。

19、同案人林颖堪的供述及其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笔录,证实:2005 年 10 月 13 日晚,杨灼培叫陈敏基、同案人“大敏”和其本人到竹料村汇合,密谋抢 劫后,于次日凌晨 2 时许,杨灼培驾驶之前抢得的东南牌汽车搭乘大家来到珠江 新城临江大道,发现一辆白色本田牌小汽车停在公交车站,杨灼培提议实施抢劫 并派发刀和枪,于是大家下车,围住本田小汽车,杨灼培持钢管站在车前方, “大 敏”持刀站在驾驶位旁边,陈敏基持枪站在副驾驶位旁边,其本人持刀站在后排 座的左边;当时,一男一女坐在本田车后排座,男事主见状就爬到驾驶位, “大 敏”就持刀砸烂驾驶位的窗玻璃,并与杨灼培一同将男事主拉下车,男事主挣脱 后往车尾方向逃跑,其本人与杨灼培、大敏追上去, “大敏”用刀砍男事主背部, 杨灼培用钢管打男事主,其本人持刀也追上去横向砍了男事主右手臂一刀,男事 主呼救并转身跑, “大敏”又砍男事主胸部一刀,男事主就跑走了;接着,杨灼 培驾驶东南汽车搭载其与陈敏基离开现场, “大敏”驾驶本田小汽车跟在后面。

随后,杨灼培和“大敏”交换驾驶的汽车,其就到本田小汽车将女事主抓到东南 汽车上,杨灼培独自开走本田小汽车。其在车上用事先准备的电线捆绑女事主的— 81 — 手脚, 用封口胶封嘴,并用脚踩住她的腹部,搜走她橙色小包内的 200 元人民币、 一部 TCL 手机和一张农行卡,并逼她说出银行卡密码。其还拉开女事主衣服摸 她的乳房,陈敏基和“大敏”也一起摸女事主的乳房。到了增城,其在路边的提 款机上分两次提走 600 元人民币。后来, “大敏”在一山坡处停车,其与陈敏基 将女事主扔在路边的树林中。抢劫使用的枪支和刀具都是杨灼培准备的。事后, 杨灼培声称本田小汽车装有 GPS,所以没有开回来。

20、同案人陈敏基的供述及其辨认被告人罗敏杰照片笔录,证实:2005 年 10 月 13 日晚上,其本人、杨灼培、林颖堪、同案人“大敏”在竹料镇一大排档汇 合,杨灼培提出抢劫小汽车,并驾驶之前抢得的东南牌汽车搭乘大家上路物色目 标;次日凌晨来到珠江新城临江大道,看见一辆白色的广本小轿车停在一公交车 站处, 杨灼培提议抢劫这辆车并给大家分配工具, 其与林颖堪均分得西瓜刀, “大 敏”分得火药枪,杨灼培拿钢管。杨灼培停车后,大家下车围住广本小轿车,其 与林颖堪站在驾驶室旁, “大敏”站在副驾驶室旁。当时广本小轿车内有一名男 子和一名女子坐在后排,男事主见状爬回驾驶室,不肯下车,其与林颖堪用刀砸 破驾驶室的玻璃, “大敏”用枪砸破副驾驶室的玻璃,林颖堪和“大敏”一起打 开驾驶室车门把男事主拉下车,男事主趁机挣脱朝车尾方向逃跑。杨灼培持钢管 从东南牌汽车上下来去追男事主,林颖堪持刀也追上去,其看见杨灼培用钢管殴 打男事主,林颖堪用刀砍男事主的上身,男事主喊着“救命”逃跑了。杨灼培驾 驶东南小汽车搭载其与林颖堪离开现场, “大敏”驾驶广本小轿车跟在后面。开 出约一、二百米后,杨灼培和“大敏”交换驾驶的车辆,林颖堪将广本车上的女 事主抓上东南小汽车,杨灼培独自开广本小轿车走了。在车上林颖堪用事先准备 的电线捆绑女事主,用封口胶封嘴,抢走她的手机、现金 200 元和银行卡,并逼— 82 — 她说出银行卡密码。林颖堪还将女事主的衣服拉起来摸她的胸部和阴部,其本人 与 “大敏”也摸了女事主的乳房。到增城后,林颖堪在提款机上用女事主的银 行卡提取了现金 600 元,随后,将女事主扔在路边的树林中就离开了。事后,杨 灼培声称广本小轿车被车主取回去了。其本人拿了女事主的手机,被抓后,该手 机也被警察收缴了。

21、被告人罗敏杰的供述及其辨认同案人照片笔录,证实:2005 年 10 月份 的一天晚上 20 时许,我和“阿基”“阿培”“阿嘉”四人在竹料镇桃园快餐店 、 、 吃饭,饭后“阿培”提议去抢劫汽车,我们都同意。

“阿培”开一辆东南吉普车 搭载我们三人一路物色对象,当车行至天河马场附近见到一辆白色本田小汽车停 在路边,车内有一对男女坐在后排, “阿培”就提出抢这辆车,然后“阿培”掉 头将东南车停在本田车旁, “阿基”“阿嘉”就拿刀和枪下车,我和“阿培”也 、 下车,一起围住本田车,本田车内的男事主见到后马上爬到驾驶位,想开车走, “阿嘉”“阿基”就将车内玻璃打碎,将男事主拉出来,我也上前帮忙,男事主 、 见状下车逃跑,不知道是“阿基”还是“阿嘉”拿着刀去砍男事主,男事主大叫 抢劫,我就坐上本田车开走, “阿培”就开东南车载着“阿嘉”“阿基”离开, 、 离开现场几百米左右, “阿培”叫我停车,要我换车开,并把本田车上的女事主 拉到东南车,然后我开着东南车跟着“阿培”车走,转了几个弯,走散了,我见 不到“阿培”的车,我就开车往增城方向走,途中“阿基”“阿嘉”搜到女事主 、 身,找到银行卡,逼其讲出密码后, “阿基”“阿嘉”在增城福和镇的一间农业 、 银行柜员机提取了几百元,然后将女事主扔到路边树林,我们就开车走了。这次 我们抢到一辆本田车,二台手机和几百元,在抢劫过程中我没有猥亵女事主,也 没有见阿嘉、阿基猥亵女事主。作案用的东南车、枪、西瓜刀、封口胶是“阿培”— 83 — 提供的。

以上证据均经庭审公开举证、质证,查证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且能相互印 证,足以证实本案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诉讼请求。经查,本院于 2007 年 4 月 28 日作出 的(2006)穗中法刑二初字第 206 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已判决同案人林颖堪、 杨灼培、陈敏基共同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永昌、杨雪兰的损失共计人民币 141700.5 元,故对本案的附带民事诉讼依法应判处被告人罗敏杰对该赔偿数额承 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被告人罗敏杰无视国家法律,结伙持枪劫取公民财物, 抢劫数 额巨大,并致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罗敏杰在抢劫 过程中,还以暴力、胁迫手段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依法 应当对被告人罗敏杰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罗敏杰的犯罪事实清楚、证 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 十三条第(四)项、第(五)项、第(七)项、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 六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 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 下: 一、被告人罗敏杰犯抢劫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 个人全部财产;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 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被告人罗敏杰对本院(2006)穗中法刑二初字第 206 号刑事判决书第四 项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刘永昌、 杨雪兰的损失共计人民币 141700.5 元承担连— 84 — 带赔偿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 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书面上诉的, 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 副本二份。判 长 判 员黄 理 平文林 李晓刚代理审判员二OO八年十月二十三日 书 书 记 员 记 员 胡忠民 廖燕洁窦文满等抢劫、强制猥亵妇女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08)穗中法刑二终字第 470 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窦文满,假名“来波” 。因涉嫌犯抢劫罪于 2007 年 8 月 18 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 9 月 25 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白 云国际机场公安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衡海洋。因涉嫌犯抢劫罪于 2007 年 8 月 18 日被羁押,次日被刑 事拘留,同年 9 月 25 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白云国际机场公安局看守所。— 85 — 原审被告人曲雷。因涉嫌犯抢劫罪于 2007 年 8 月 18 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 拘留,同年 9 月 25 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白云国际机场公安局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毕新跃。因涉嫌犯抢劫罪于 2007 年 8 月 18 日被羁押,次日被刑 事拘留,同年 9 月 25 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白云国际机场公安局看守所。

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 审被告人窦文满、衡海洋、曲雷、毕新跃犯抢劫罪、原审被告人曲雷犯强制猥亵 妇女罪一案,于 2008 年 6 月 26 日作出(2008)云刑初字第 629 号刑事判决。原 审被告人窦文满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认为本案事 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7 年 8 月 17 日凌晨,被告人窦文满、衡海洋、曲雷、毕 新跃伙同同案人文义(另案处理)经合谋抢劫一名男子,由毕新跃提供一辆面包 车(车牌号码粤 A8R024) ,窦文满、衡海洋、曲雷、文义四人驾乘该车到广州市 白云区机场路, 准备对一名男子实施抢劫, 因路边有治安人员而未着手实施犯罪。

随后,当车驶至机场路南航集团办公楼附近路段时,窦文满等四人将女青年王某 强行拉上车,对王某实施蒙眼、扼颈及殴打,抢走王某价值 1686 元的诺基亚 N72 型移动电话机 1 台及银行卡 1 张,并强迫王某讲出银行卡密码,再持卡取款 1900 元。期间,被告人曲雷还强行对王某实施猥亵。案发后,缴获的赃款赃物已由公 安机关发还被害人。

原审判决以公诉机关当庭宣读、 出示并经质证的被害人王某的陈述及对被告 人曲雷、衡海洋的辨认,证人赵金元的证言,银行卡交易清单,被害人王某的伤 势照片,缴获的赃物和作案工具照片,犯罪现场照片,扣押和发还物品清单,涉 案物价格鉴定结论书,公安机关出具的抓获经过和情况说明,四被告人的身份材— 86 — 料等证据作为认定上述事实的依据。四被告人在原审庭审中对上述犯罪事实亦供 认不讳。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窦文满、衡海洋、曲雷、毕新跃结伙抢劫公民财物, 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被告人曲雷还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还构成强制猥亵妇女 罪。对被告人曲雷依法应数罪并罚。被告人毕新跃为了犯罪准备工具,属于犯罪 预备,可以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被告人衡海洋犯罪后有立功表现,可以减轻处 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 二十二条、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 四条之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人窦文满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 罚金五千元。二、被告人衡海洋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三千元。

三、被告人曲雷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五千元;犯强制猥亵妇 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四、 被告人毕新跃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二千元。五、缴获的作案 工具面包车一辆,予以没收。

窦文满上诉提出: 其没有殴打被害人, 在共同犯罪中属从犯, 原判量刑过重, 请求二审法院从轻处罚。

本院经二审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被告人窦文满、衡海洋、曲雷、毕新跃 结伙抢劫被害人王某人民币 1900 元及价值 1686 元的移动电话机一台的事实清楚, 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窦文满及原审被告人衡海洋、曲雷、毕新跃以非法占有为 目的,结伙以暴力手段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抢劫罪。原审被告人曲雷 以胁迫方法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原审被告人曲雷犯数— 87 — 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原审被告人毕新跃为了实施抢劫犯罪,准备作案工具, 是犯罪预备,依法可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原审被告人衡海洋归案后协助公安机 关抓捕同案人,有立功表现,依法可减轻处罚。对于上诉人窦文满所提出原判量 刑过重的上诉意见,经查,窦文满负责驾驶汽车在马路上行驶物色作案目标,当 发现被害人王某独自行走时,提议抢劫被害人,在抢得被害人的银行卡后,窦文 满持卡到柜员机提取现款,窦文满虽然没有参与殴打被害人,但其上述行为在共 同抢劫犯罪中的作用并非次要,不能认定为从犯,窦文满请求从轻处罚的上诉理 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 法律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 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判 长 判 员余锦霞 易建明 邵军峰代理审判员二OO八年八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邓国锐韦祖新等抢劫、强制猥亵妇女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88 — 刑事裁定书 (2008)穗中法刑二终字第 201 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韦祖新。因本案于 2007 年 5 月 10 日被羁押,同年 6 月 12 日被逮捕。现被押于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韦史永。因本案于 2007 年 5 月 10 日被羁押,同年 6 月 12 日被逮 捕。现被押于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

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 审被告人韦祖新犯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原审被告人韦史永犯抢劫罪一案, 于 2008 年 2 月 22 日作出(2008)云刑初字第 105 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韦祖 新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 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2007 年 5 月 7 日晚 11 时许,被告人韦祖新、韦史永经合谋 抢劫后,到本市白云区均禾街平沙村白沙湖入机场高速路口附近,强行将途经该 处的妇女唐某某拖至路边的暗处,对其实施殴打、威胁,抢得唐三星牌无线移动 电话机 1 台及银行卡 2 张。韦史永离开现场后,韦祖新强行脱去唐的上衣,对其 实施了猥亵行为。案发后,被告人韦祖新、韦史永因形迹可疑被治安人员盘查后 被抓获归案。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唐某某的陈述及其辨认材料,证人李广 胜的证言,现场照片,作案工具照片,被害人唐某某所穿衣裤照片及写有唐某某 手机号码的纸条,通信记录及手机信息照片,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扣押物品 清单,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均禾派出所出具的接警经过,被告人韦祖新、韦— 89 — 史永的供述及辨认材料, 。

原判认为, 被告人韦祖新、 韦史永结伙抢劫公民财物, 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 被告人韦祖新以暴力、胁迫方法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被 告人韦祖新犯抢劫、强制猥亵妇女二罪,应予以数罪并罚。被告人韦祖新、韦史 永是自首,依法可予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 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 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人韦祖新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 四年,并处罚金三千元;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总和刑期为有 期徒刑六年, 并处罚金三千元; 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并处罚金三千元。

二、被告人韦史永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三千元。三、缴获的 作案工具刀具 1 把,予以没收。

上诉人韦祖新提出:其是初次犯罪,且有自首情节,应对其减轻处罚,原判 量刑过重。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上诉人韦祖新及原审被告人韦史永未提出新的证据。本 院对原审判决所列证据予以确认。本院经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 证据确实、充分。

本院认为,上诉人韦祖新、原审被告人韦史永结伙抢劫公民财物,其行为均 已构成抢劫罪;上诉人韦祖新以暴力、胁迫方法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 制猥亵妇女罪。上诉人韦祖新犯抢劫罪、强制猥亵妇女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

上诉人韦祖新、原审被告人韦史永的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因形迹可疑被保 安人员盘问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应当视为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关于上诉人韦祖新提出其是初次犯罪,且有自首情节,应对其减轻处罚,原判量— 90 — 刑过重的意见,经查,原判已认定上诉人韦祖新是自首,综合考虑上诉人韦祖新 的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对其从轻处罚,并在 法定量刑幅度内处刑,亦无不当。故上诉人韦祖新所提意见缺乏依据,本院不予 采纳。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 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 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钟 丽 杨梅珍 赵志春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二OO八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陈彩焕常红伟强制猥亵妇女案广东省连平县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8)连刑初字第 12 号 公诉机关连平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常红伟。因本案于 2007 年 12 月 12 日被刑事拘留,2007 年 12 月 25— 91 — 日被逮捕。现押于连平县看守所。

连平县人民检察院以连检刑诉(2008)第 02 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犯强制猥 亵妇女罪,于 2008 年 1 月 15 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 开庭审理了本案。连平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谢中强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常 红伟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常红伟伙同袁辉(未起诉)意欲在连平县忠信镇容留强 迫妇女卖淫为其挣钱,遂于 2007 年 12 月 9 日以帮找工作为由将王某从河南省骗 至连平县忠信镇,在忠信镇江厦开发区出租屋常红伟租住的房间里聊天时,被告 人常红伟趁王某上厕所之机,将事先准备好的迷晕药放入王某喝的矿泉水中,待 王某昏睡后,对王某强行猥褒。

上述事实,被告人常红伟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且有被害人王某的陈 述、被告人常红伟供述、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等证据,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常红伟无视国家法律,违背妇女意志,猥亵妇女,其行为 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根据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 节和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 决如下: 被告人常红伟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 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二 00 七年 十二月十二日起至二 0 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止) 。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 源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92 — 审 审 审判 长 判 员 判 员刘志荣 周金望 张剑兰二 00 八年二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袁 华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07)穗中法刑一终字第 353 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罗德宝。因本案于 2007 年 3 月 6 日被羁押,次日被 刑事拘留,同月 16 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

辩护人娄永强,广东永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 审被告人罗德宝犯强制猥亵妇女罪一案,于 2007 年 7 月 12 日作出(2007)海刑 初字第 601 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罗德宝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 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听取上诉人的意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被告人罗德宝和被害人丁安平经双方亲属撮合,曾通过网上聊天 方式和电话方式联系,被告人罗德宝于 2007 年 3 月 5 日从厦门赶到本市与被害 人丁安平见面。当晚被害人丁安平将其留宿在暂住地本市海珠区石溪村石溪南约 东街二巷 4 号 301 房内,安排被告人睡在阁楼下面的床铺,被害人自己则睡在阁 楼上。当晚 11 时许,当被害人告知不愿意与被告人继续交往下去时,被告人罗— 93 — 德宝马上爬上阁楼,强行按住被害人丁安平,掀开其睡裙,抓摸其乳房,期间, 被害人不停反抗并向外呼救,双方争执了一个多小时,身上均产生了损伤(经鉴 定,均为轻微伤) 。后被告人罗德宝被接警后到场的警察抓获。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人丁安平的陈述及辨认照片笔录,证实 2007 年 3 月 5 日晚其留宿父 母介绍的男朋友被告人罗德宝,安排罗德宝睡床铺,自己到阁楼睡。其和罗德宝 聊天时表示不会再与罗德宝交往下去,罗德宝爬上阁楼,掀开被子,将其按倒, 掀开其所穿睡裙直至胸部, 抓其乳房, 其用脚踢开窗户大叫救命。

这样来回很久, 罗德宝放手后,其跳下阁楼逃出门,报警抓获罗德宝。

2、证人刘怀丰的证言,证实 2007 年 3 月 6 日凌晨 2 时许,其被一名女子大 叫救命的声音吵醒,救命声持续了几分钟,其打电话报警,过了一会就有警车过 来。

3、证人兰霞的证言,证实 2007 年 3 月 5 日晚其被吵醒,听到隔壁有女人大 叫救命,持续了至少二十分钟,后来出门看到警察来到隔壁 301 房。

4、现场照片,证实案发现场的情况。

5、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穗公海刑(技法)鉴[2007]第 759 号法医学活体 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告人罗德宝颈部有 4×1.5 厘米的散在皮下淤血,左手背有 1 ×0.4 厘米的皮肤擦伤,属轻微伤。

6、广州市公安局海珠区分局穗公海刑(技法)鉴[2007]第 760 号法医学活体 检验鉴定书,证实被害人丁安平项部有 7×0.5 厘米的皮肤擦伤,左肩胛上方有 2.5×0.3 厘米的皮肤擦伤,左肩胛有 3.5×0.6 厘米的皮肤擦伤,左肘部有 5×4 厘 米的皮肤擦伤,左膝部有 3×1 厘米及 2×1 厘米两处擦伤,属轻微伤。— 94 — 7、被告人罗德宝的供述。

原判认为,被告人罗德宝以暴力方法强制猥亵妇女身体,其行为侵犯了妇女 的人身权利,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 七条第一款之规定,以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被告人罗德宝有期徒刑一年。

原审被告人罗德宝上诉提出原判认定的事实证据不足,请求本院改判无罪, 理由如下:一、直接证据只有被害人丁安平的陈述,而丁安平的陈述因其与罗德 宝因工作问题发生争吵而存在重大的利害关系,证明力弱且前后矛盾,对此前双 方的关系和案发当晚双方的行为严重歪曲事实。二、两位证人的证言没有明确案 发当晚呼叫声来自具体何处,没有指明来自案发现场,该证据缺乏关联性,且证 人兰霞说感觉象两公婆打架一样。三、现场照片与指控犯罪事实没有实际联系。

四、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鉴定出的伤痕系双方争吵、拉扯所致,丁安平亦未明 确指认系罗德宝实施所谓的犯罪行为所致。五、罗德宝一直否认指控。

辩护人娄永强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罗德宝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的证据不足, 请求本院改判,理由如下:一、原判据以认定上诉人罗德宝构成本罪的证据矛盾 和证明力欠缺。首先,被害人陈述存在矛盾,其关于不愿意见罗德宝的陈述和其 后约罗德宝到广州见面的行为相互矛盾,而且单身女子不会留宿其不喜欢的男 子,被害人陈述的矛盾性导致其证明力弱。二、证人刘怀丰的证言片面,上诉人 罗德宝已在原审庭审时提出质疑。三、证人刘怀丰、兰霞的证言只能证实有女子 喊救命以及有男女吵架,不能证实上诉人罗德宝实施猥亵行为。现有证据不能排 除上诉人罗德宝所称二人因为工作问题产生矛盾并互相拉扯以致形成擦伤的可 能性。四、根据村委会证明,上诉人罗德宝此前表现较好,父母均有病,家庭十 分困难。上诉人罗德宝与被害人丁安平系父母介绍形成的特殊关系,即使上诉人— 95 — 罗德宝实施了相应的行为,也不同于社会上的同类案件。五、应当区分罪与非罪 的界限,是否成立强制猥亵妇女罪,应当考虑行为是否情节严重或恶劣。如果没 有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或者严重的后果,符合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应作为 一般的违法行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处罚。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罗德宝违背被害人丁安平的意愿,以暴力方法 对其进行猥亵的事实清楚,有下列证据证实:被害人丁安平的陈述及辨认照片笔 录,证人刘怀丰、兰霞的证言,现场照片,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上诉人罗德 宝的供述。上述证据均经原审庭审质证,本院查证属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罗德宝违背妇女意愿,以暴力方法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 成强制猥亵妇女罪。上诉人罗德宝所提上诉意见和辩护人所提辩护意见均不能成 立,理由如下:一、上诉人罗德宝多次供述其只是拉住被害人丁安平的手,然而 根据法医学活体检验鉴定书,被害人丁安平的项部、左肩胛上方、左肩胛、左肘 部、左膝部均有擦伤,上述伤势证明上诉人罗德宝的供述与事实不符。而且,拉 手行为何以引发双方多处肢体接触直至受伤以及被害人丁安平长时间大声呼救 并报警求助等激烈反应,上诉人罗德宝未能作出合理解释。二、被害人丁安平留 宿第一次见面的上诉人罗德宝的行为虽然欠妥,但上诉人罗德宝系父母介绍撮合 的男朋友,被害人丁安平出于好意留宿上诉人罗德宝的行为不能证明被害人丁安 平喜欢上诉人罗德宝并愿意与其确立恋爱关系,更不应成为上诉人罗德宝实施猥 亵行为的理由。三、证人刘怀丰证实听到女子多次大叫救命,证人兰霞证实女子 呼救声持续至少二十分钟,上述证言不仅与被害人丁安平关于其多次大声呼救的 陈述相吻合,更证实上诉人罗德宝实施强制猥亵行为持续时间之长以及被害人丁 安平反抗之激烈。根据上述证人证言,结合被害人丁安平的陈述和法医学活体检— 96 — 验鉴定书,足以认定上诉人罗德宝实施强制猥亵行为的犯罪事实,证据确实、充 分。四、刑法并未规定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必须情节严重,上诉人罗德宝长时间 实施强制猥亵行为,对被害人丁安平的身体和精神均造成伤害,其行为已经构成 犯罪,且情节并非显著轻微。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定罪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 适当, 审判程序合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依照 第一百八十九条第 (一) 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邓 红 彭卫东 张燕宁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二OO七年九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陈卓雅颜桂友强制猥亵妇女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2007)穗中法刑一终字第 81 号 原公诉机关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颜桂友。因本案于 2006 年 7 月 31 日被羁押,同日被 刑事拘留,同年 9 月 7 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番禺区看守所。— 97 —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审理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原审被告人颜 桂友犯强制猥亵妇女罪一案,于 2006 年 12 月 15 日作出(2006)番刑初字第 1716 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颜桂友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 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06 年 7 月 31 日凌晨零时许至 3 时许期间,被告人颜桂友在番 禺区南村镇南村医院因追求被害人陈某某遭拒绝后,遂强行搂抱及亲吻被害人。

期后,被告人颜桂友又尾随被害人陈某某至该镇旺麟制衣厂门口,继续强行搂抱 及亲吻被害人,并强行抚摸被害人乳房等部位,后被接报赶至的公安人员抓获。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胸部、颈部等多处部位受伤,属轻微伤。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陈某某陈述及辨认笔录、证人肖某某、田 某某、王某某、王某、肖某、熊某某证言及辨认笔录、法医检验鉴定、破案经过、 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等。

原判认为,被告人颜桂友以暴力手段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 妇女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强制猥 亵妇女罪判处被告人颜桂友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颜桂友不服,提出上诉。其上诉称:其与被害人曾是恋 人关系,其遇到被害人纯属巧合;其也不是刻意尾随被害人到案发现场,而是一 起搭乘摩托车回去的;其与被害人因感情问题发生摩擦,被厂保安误认为是猥亵 被害人;证人证言有很多不实之处,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6 年 7 月 31 日凌晨零时许,上诉人颜桂友在番禺区南村镇 南村医院遇到被害人陈某艳,因追求被害人陈某艳遭到拒绝,遂强行搂抱、亲吻 被害人。而后上诉人颜桂友又尾随被害人陈某艳至该镇旺麟制衣厂门口,继续强— 98 — 行搂抱及亲吻被害人,并强行抚摸被害人乳房等部位,后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陈某艳的胸部、颈部等多处部位受伤,属轻微伤。

认定依据: 1、被害人陈某艳的陈述及辨认笔录,证实 2006 年 7 月 30 日 23 时许,其在 南村医院遇到上诉人颜桂友(经辨认照片予以指认) ,他缠住其不放,说喜欢其, 还上前抱住其,还亲其脸,其挣脱开。后其与肖某红乘摩托车回厂,他就跟在后 面。其刚进厂门口,颜桂友就上前把其从厂里拉出来,在厂门口就抱住其并动手 摸其胸部,还亲其嘴、脸,并用双手抓住其衣服往上拉,并说今晚一定要得到其。

其挣扎时倒在地上,爬起来想进厂,被他拉住并推了一下,其头部撞在地上晕过 去了。

2、证人肖某红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 2006 年 7 月 31 日凌晨零时许,其与 陈某艳在南村医院遇到了上诉人颜桂友(经辨认照片予以指认) ,他说很喜欢陈 某艳,陈某艳叫他不要再缠着,他不听。后他冲到陈某艳身前,抱住她将她推倒 墙边,说陈某艳是属于他的,还伸头过去想亲陈某艳。陈某艳反抗叫他放手,这 时朋友过来将他拉开。后他跟着其与陈某艳回到厂门口,抱住陈某艳,并将她抱 住拖到路中心,陈某艳大叫。颜桂友一下子就将陈某艳放倒在地上,然后用身体 压住陈某艳上身,想去亲她。又将陈某艳的衣服从肩上拉下来。拉到肚子位臵, 用手抓陈某艳的胸部。后来的三个朋友将那男子拉开。很快警察过来。其跟陈某 艳去医院检查,她的胸部都是抓伤。

3、证人田某银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 2006 年 7 月 31 日凌晨 2 时多,其在 制衣厂门口值班,看到一摩托车载厂里的两个女工过来,就在其开门时,上诉人 颜桂友(经辨认照片予以指认)从后面追过来,抱住其中一个穿宗黄色衣服的女— 99 — 工,说很喜欢她。那女的不停的叫救命。上诉人颜桂友从后面将她抱住拖离厂门 往路中心去。其以为他们是谈恋爱的,就没有理会他们了。

4、证人王某良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案发当时其上夜班,听到厂门口有 男女争吵的声音。其走到门口看见刚被厂开除的上诉人颜桂友(经辨认照片予以 指认)与一穿吊带上衣的女子在拉扯,那女的不停叫救命。后颜桂友就一下子将 那女子推倒在地上,然后趴下身,用上身压住那女子,还用嘴亲那女子的脸,那 女子被压住后就没有声音了。过了一会有三个男子过来,将那男子拉起来,后警 察就到了。

5、证人王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 2006 年 7 月 30 日晚,其与陈某艳等人 陪朋友到医院治疗。其出去吃东西回来后,看见陈某艳被上诉人颜桂友(经辨认 照片予以指认)抱住,其与朋友就拉开他,他说很喜欢陈某艳。后来陈某艳与她 朋友一起坐摩托车回厂,那男子还跑步追她们。当其与朋友回到制衣厂门口时, 看见陈某艳被颜桂友按倒在地上,陈某艳在下面,那男子在脱她的衣服,并摸她 的胸部,其就过去把那男子拉开。

6、证人肖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 2006 年 7 月 31 日凌晨,其送朋友到医 院治疗时,见到上诉人颜桂友(经辨认照片予以指认)对“小燕” (经辨认照片 指认就是陈某艳)说喜欢她,并上前抱住她,其与朋友马上拉开他。

“小燕”与 她朋友坐摩托车回去,颜桂友就跟着跑。当其与朋友回到厂门口时,看见“小燕” 被颜桂友用身体压倒在地上,其与朋友马上过去来开他。

7、证人熊某元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 2006 年 7 月 30 日晚上,其陪朋友到医 院治疗时,陈某燕(经辨认照片指认就是陈某艳)被上诉人颜桂友(经辨认照片 予以指认)纠缠,其听说他还强行抱住陈某燕。后陈某燕与肖某红先行坐摩托车— 100 — 回厂,颜桂友也跟着追。其与肖某、王某便跑步回制衣厂,当跑到制衣厂路口时, 其见到颜桂友坐在陈某燕大腿上,双手将陈某燕的双手压在地上,王某和肖某先 冲上去将那男子拉起来。

8、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区分局穗公番刑(技法)[2006]2484 号法医学活体检验 鉴定书, 证实被害人陈某艳胸部、 颈部等多处部位受伤, 符合钝性暴力作用所致, 属轻微伤。

9、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被害人伤情照片,证实案发现场情况及被害 人陈某艳的伤情情况。

10、公安机关出具的破案经过,证实 2006 年 7 月 31 日 3 时许,在番禺区南 村镇旺麟制衣厂门口抓获上诉人颜桂友。

上诉人颜桂友在侦查阶段供认与被害人陈某艳有拉扯,但拒不承认有强制猥 亵行为。

对于上诉人颜桂友提出的上诉意见,经查,颜桂友强制猥亵被害人陈某艳的 犯罪事实有被害人陈某艳的陈述、 证人肖某红、 王某良、 王某等人证言予以证实, 足以认定。上诉人颜桂友提出的上诉理由均不影响对其行为的定性。

本院认为,上诉人颜桂友无视国家法律,违背妇女意志,以搂抱、亲吻、抚 摸等手段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 充分,定性和适用法律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颜桂友提出的上 诉意见,经查均不成立,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 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101 — 审 判 长 代理审判员 代理审判员钟 丽 平文林 都龙元二OO七年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翟 露吴某强制猥亵妇女案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06)三亚刑终字第 31 号 原公诉机关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吴某,别名吴黑公,外号”黑仔”。2005 年 9 月 30 日因涉嫌犯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 11 月 3 日被逮捕。现押于三亚市 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黄渡明。

原审被告人某,绰号”月川飞”。2005 年 10 月 21 日因涉嫌犯强制猥亵妇女 罪被刑事拘留,同年 11 月 3 日被逮捕。现押于三亚市第一看守所。

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审理三亚市城郊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某、 吴某犯 强制猥亵妇女罪一案,于 2006 年 5 月 15 日作出(2006)城刑初字第 185 号刑事 判决。原审被告人吴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 审理,海南省三亚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陈耿武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吴 某及其辩护人黄渡明,原审被告人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102 — 原审判决认定,2005 年 9 月 16 日 23 时许,被告人吴某、刘飞伙同林华全、 林智、赵精龙、”山鸡”、”弟弟”(后五人另案处理)等人在三亚市城市乐园 遇见被害人罗利晓、黎茜茜、黎朝妹后上前搭讪,罗利晓、黎茜茜、黎朝妹三人 因害怕躲进城市乐园卫生间,吴某等人冲进去将三人强行拉出后进行殴打,强迫 三人任他们抚摸。罗利晓、黎茜茜、黎朝妹不从,”山鸡”将黎朝妹拉到一边, 刘飞则将黎茜茜拉到溜冰场旁的草坪上强行抚摸胸部和亲吻。吴某等人将罗利晓 挟持到”凯威奇”酒吧后的草坪上,罗利晓反抗,吴某就用手掌打罗利晓,并边 打边摸罗的胸部,与其他同伙进行强制猥亵。此后,罗利晓被林华全等人挟持至 三亚市港务局中学后一楼房的楼顶轮奸。

原审判决认为,被告人某、吴某无视国家法律,在公共场所违背妇女意愿, 以暴力手段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均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在共同犯罪中,两 人地位作用相当,不分主从。鉴于被告人吴某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且系在校学 生,本着对未成年人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对其予以减轻处罚。依照《中 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三 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某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被 告人吴某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宣判后,被告人吴某不服,提出上诉称:案发时,其与伙伴吴肖强等人在城 市乐园大舞台草坡上闲聊,并未与刘飞等人一起犯罪。其供述是受到公安机关逼 供而作出的,公诉机关提供的部分证据来源不合法,不符合客观事实,原审法院 采信证据错误。其仅打了被害人两巴掌,是一般违法行为,不构成犯罪,原审法 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宣告其无罪;其辩护人提出辩护意见 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与客观情况不符,对证据的采信存在偏听偏信,公安— 103 — 机关有报复上诉人吴某的嫌疑,吴某未与刘飞共同犯罪,仅打了罗利晓两巴掌, 不构成犯罪。

海南省三亚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在二审庭审中提出意见认为,原审判决所采 信的证据来源合法、充分,所形成的证据链足以证明上诉人的犯罪事实。上诉人 在公众场所强制猥亵妇女,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因上诉人犯罪时未满 18 岁, 原审判决对其减轻处罚,故原审判决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建议驳 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吴某、原审被告人某伙同林华全、林智、 赵精龙、”山鸡”、”弟弟”(后五人另案处理)等人于 2005 年 9 月 16 日晚上 在三亚市城市乐园内殴打并强行抚摸被害人罗利晓、 黎茜茜、 黎朝妹的事实清楚, 有经法庭举证、质证的以下证据予以证实: 1、上诉人吴某在公安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 2005 年 9 月 16 日 23 时许,其 伙同刘飞、林华全、林智、赵精龙、”山鸡”、”弟弟”等人,在三亚市城市乐 园”凯威奇”酒吧后面草坪上遇到三个女孩,刘飞及林华全欲强行抚摸遭到反抗 后,其与同伙殴打其中二个女孩,该二个女孩被林华全、林智等人强行抚摸身体 的事实。

2、原审被告人某在公安侦查阶段的供述,证实 2005 年 9 月 16 日 23 时许, 其在三亚市城市乐园与”山鸡”及吴某等一伙人,遇见被害人黎茜茜等三个女 孩, 其在草坪上强行抚摸被害人黎茜茜胸部及大腿, 吴某打了另一个女孩的事实。

3、被害人罗利晓陈述,证实其与黎茜茜、黎朝妹于 2005 年 9 月 16 日晚在三 亚市城市乐园玩时,被吴某一伙人围住,吴某欲强行抚摸遭到反抗,吴某对其进 行殴打之后强行抚摸身体的事实。— 104 — 4、被害人黎朝妹的陈述,证实其与黎茜茜、黎朝妹于 2005 年 9 月 16 日晚在 三亚市城市乐园玩时,被吴某一伙人围住,其被”山鸡”抚摸,吴某对其进行殴 打,并恐吓要求其与”山鸡”发生性关系的事实。

5、证人林华全、林智的证言,证实林华全伙同吴某等人于 2005 年 9 月 16 日晚,在三亚市城市乐园”凯威奇”酒吧后面草坪上,共同参与殴打并猥亵被害 人罗利晓的事实。

6、证人赵精龙的证言,证实吴某伙同林华全等人于 2005 年 9 月 16 日晚,在 三亚市城市乐园”凯威奇”酒吧后面草坪上,林华全欲强行抚摸一个女孩遭到反 抗,林华全、吴某对该女孩进行殴打的事实。

7、被害人罗利晓、黎朝妹对吴某的辨认笔录,证实吴某是案发当晚殴打她 们的歹徒之一。

8、2003 年 7 月 4 日常住人口登记卡,证实吴某的身份情况。

8 现场勘察笔录、照片、示图等证据,证实案发现场的概貌。

上述证据来源合法,客观真实,具有证明效力,应予确认。

本院认为: 上诉人吴某无视国家法律, 伙同原审被告人某等人违背妇女意志, 在公共场所聚众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上诉人吴某提出的 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没有证据证实存在刑讯逼供 的情况,且其供述亦证实案发当晚其明知刘飞、林华全等人欲强制猥亵三名被害 女孩,在遭到三名被害人反抗时,其与林华全、林智等人为制止被害人反抗就动 手殴打被害人,被害人亦陈述她们被打后不敢反抗,就任由那伙人猥亵;而且被 害人罗利晓陈述与林华全、林智的证言均证实上诉人吴某殴打并强制猥亵了被害 人,足以认定上诉人参与了强制猥亵妇女的犯罪事实,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其— 105 —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海南省三亚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出庭 所提出的意见正确,予以采纳。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 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 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审 审 判 长 判 员 判 员 李 祎李释东 陈永华二○○六年八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陈曼妮王建军强制猥亵妇女案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 (2006)穗中法刑一终字第 61 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黄

篇三:猥亵妇女案例

广 东 省 广 州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刑 事 附 带 民 事 裁 定 书

(2006)穗中法刑一终字第61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女,1974年12月20日出生,出生地安徽省全椒县,汉族,农民,住安徽省全椒县程家市乡浦南村街后组71号,系本案被害人。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建军(自报名),男,28岁,汉族,出生地湖北省市黄冈市,文化程度大专,住辽宁省大连市。因本案于2005年8月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8月2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黄埔区看守所。

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建军犯强制猥亵妇女罪一案,于2005年12月1日作出(2005)黄刑初字第336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原审被告人王建军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05年2月12日深夜,被告人王建军到广州市黄埔区文冲街的金莎大酒店3楼桑拿部9号房按摩时,酒后欲对被害人顾代琴进行抚摸,在遭到被害人顾代琴的反抗后,被告人王建军用双手抓住被害人的双手,用身体将被害人压在按摩床上,导致被害人轻伤。同年8月9日,被告人王建军向公安机关投案,交代了其上述犯罪事实。

原判另查明,从2005年2月13日(即案发次日)起,因左肩受伤,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分别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广州市越秀区正骨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等医院治疗。花费医疗费15704。2元,交通费400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案发现场照片,证实被告人作案的地点。

2、证人曲建立证言,证实2005年2月12日晚上,其与被告人王建军等四人在位于广州市黄埔区文冲街的广州金莎酒店开四个房间接受按摩时,听到王建军房间有人哭,其过去见到被害人顾代琴坐在按摩床上哭,并称被王建军压伤了手,而王建军则睡在按摩床上。后其送顾代琴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看病,当时花了约50元左右的药费。

3、证人皮厚江证言,证实2005年2月12日晚上,被害人顾代琴叫其到上述金莎酒店3楼桑拿部9号房,其进去后,见到被告人王建军已醉并睡在按摩床上,而顾代琴用手按着自己的左臂称被王建军搞伤了。之后王建军的一个朋友过来带顾代琴去了医院。

4、证人张清峰证言,证实案发后次日,其得知顾代琴被一男致伤后被带到医院看病,并获得300元赔偿等情况。

5、被害人顾代琴陈述,证实2005年2月12日晚上,其在金纱酒店3楼桑拿部9号房为一男子按摩时,该男子突然起身用身体压住其身体,并将右手伸进其内衣触摸其乳房,其反抗时,该男子用双手抓住其双手,使劲把其压在床上。其反抗向床边移动,后其听到有骨头错位声时,该男子才停下来。其感到左胳膊痛就哭起来。后来,该名男子的一个朋友进来,把其带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看病,当时花了约40元左右。其还陈述称,2005年3月15日前,其还有为客人按摩。经照片辨认,顾代琴指出被告人王建军就是致伤其左肩部的人。

6、被告人王建军供述,证实2005年2月12日晚上,其和曲建立等四人在金纱酒店进行按摩,当时其躺在床上,女技师坐在其身上帮其按摩。由于酒后兴奋,其就抱住女技师,想在抱的过程中摸一下她的身体,但她反抗,其就用双手按住她的双手,即用左手按住她右手、用右手按住她左手。在按压的过程中,该女技师有挣脱。后在挣脱中,把她胳膊弄伤,她当时说手很痛,并通知她的同事上来。曲建立过来询问情况后,带该女技师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治疗。其在同年3月中旬左右,还给了该女技师300元看病。经照片辨认,其指出被害人顾代琴即是被其致伤的那名女技师。

7、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病历,证实2005年2月13日3时许,被害人顾代琴因左肩拉伤在该院医治的事实。

8、法医学活体重新检验鉴定书,证实顾代琴的左肩关节有被钝力作用所致的部分臂丛神经损伤并影响左肩关节运动功能,其损伤程度属轻伤。

9、破案报告、归案经过,证实2005年8月9日17时许,被告人王建军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交代了其上述犯罪事实。

10、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及该院黄埔院区病历、广州市越秀区正骨医院病历及检验报告单、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病历、肌电图、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MRI报告单、广东省医疗机构住院收费收据、公交车票等证据,证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从2005年2月13日(即案发次日)起,因左肩受伤到上述医院医治以及有花费医疗费、交通费的事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王建军以暴力方式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告人王建军犯罪后能够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交代其犯罪事实,其行为构成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鉴于被告人王建军在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对被告人王建军从轻处罚。被告人王建军的犯罪行为致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遭受经济损失,被告人王建军依法应对顾代琴予以赔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人王建军犯强制猥亵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二、被告人王建军在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一次性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医疗费15704.2元、误工费7114.1元、交通费400元等三项费用共计23218。3元。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顾代琴上诉称原判认定事实有误,请求本院改判原审被告人王建军赔偿全部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全部损失132400元,理由如下:1、顾代琴因为王建军的行为导致轻伤,虽在多家医院看病,但都是因病情之需,所有医疗费用都是用于治疗因王建军的犯罪行为而造成的损伤,不存在如原判所称重复治疗、购药以及与伤势不相关的超范围检查项目的问题。即使存在医生开药时重复的情形,也只是医生疏忽所致,也只是极少的一部分。2、由于顾代琴无钱住院治疗,只能由医院出具休假意见。关于顾代琴的工资已向原审法院提交单位证明,原判不予采纳是错误的。3、顾代琴被迫每日乘坐公共汽车看病,需加强伙食、改善营养,原判没有判赔营养费、交通费不当。

原审被告人王建军上诉称原判量刑过重,附带民事部分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责任没有分清,请求本院依法改判,认定其行为不构成犯罪,或免予刑事处罚,或适用缓刑,理由如下:1、现有证据无法证实顾代琴的臂丛神经损伤是王建军造成的。案发当日至2005年3月27日报案之日止的病历记录是根据复印件补写,而非原始病历复印件,而且补写后的病历与该医院收据的日期无法对应。因此,该补写病历是不真实、不全面的,不能作为证据使用。顾代琴在事发后至2005年3月15日期间一直在正常上班,而3月15日之前还曾经受到其他客人的暴力侵犯。公诉机关无法排除上述疑点,即无法证实顾代琴的轻伤是王建军造成的。2、顾代琴提供的病历和病假建议疑点很多,不合常理,甚至存在造假的可能性。事发后的第一份病历不仅是根据复印件补写,无法与收费收据一一对应,而且有头无尾,明显有拆散重新粘贴的痕迹。病历载明的顾代琴的年龄,有时是1980年出生,有时是1974年出生,且有五份不同医院的病历。病历中有时写“挫伤”,有时写“扭伤”,有时写“压伤”,有时写“双手过度上举拉伤”。有时写“风湿性关节炎”,非常不一致。3、广州市公安局鉴定书属于无效鉴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人身伤害有争议的,应当委托省级人民政府指定的医院重新鉴定。4、王建军强制猥亵妇女的主观故意并不明确。王建军拥抱顾代琴是在凌晨时分的桑那按摩房内被顾代琴按摩敏感部位后发生,其目的是试探顾代琴是否卖淫小姐,否则王建军不会将电话号码以及月收入情况告知顾代琴。5、王建军在顾代琴说手疼时立即放手,并向顾代琴道歉,上述行为只是发生在娱乐休闲场所常见的拉扯行为,并非暴力手段。6、现行刑法并未明确规定强制威胁妇女罪的追诉标准,应参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1984年11月2日颁布的《关于当前办理流氓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规定的标准:⑴猥亵妇女多人;⑵或人数虽少,后果严重的;⑶以及在公共场所公开威胁妇女引起公愤的。由于本案证据无法证实顾代琴是否确实是轻伤,也不能证实轻伤是由王建军造成,所以本案不属后果严重。王建军的行为亦不属于其他两种情形,故其行为不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7、王建军有自首和犯罪中止情节,依法应当免予处罚或者适用缓刑。8、现有证据证实事发直至2005年3月15日顾代琴一直在正常上班,不存在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的问题,至于此后费用,无法证实与王建军有关。8、即使王建军的行为造成顾代琴受伤,但顾代琴没有及时休息和再次被人侵犯也造成伤害的扩大,即2005年3月15日以后的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顾代琴应当至少负有50%的过错责任,10、顾代琴承认王建军曾给付300元用于治疗,但原判没有扣除,属认定事实错误。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王建军以暴力手段强制猥亵上诉人顾代琴并致其轻伤,事实清楚,有下列证据证实:案发现场照片、证人曲建立证言、证人皮厚江证言、证人张清峰证言、被害人顾代琴陈述、被告人王建军供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病历、法医学活体重新检验鉴定书、破案报告、归案经过、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及该院黄埔院区病历、广州市越秀区正骨医院病历及检验报告单、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病历、肌电图、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MRI报告单、广东省医疗机构住院收费收据、公交车票。上述证据均经原审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建军以暴力手段强制猥亵妇女,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上诉人顾代琴提出的上诉意见经查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理由如下:1、营养费依法应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顾代琴并未提供医疗机构出具的相关意见;精神损失费依法不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范围,原判不支持顾代琴的上述诉讼请求于法有据。2、顾代琴原审提交的单位证明证实其收入并非固定收入,而其未提交完税证明等其他合法证明或者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的证明,原判并未采纳单位证明并无不当。3、医疗费应根据医疗费单据,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原判对于顾代琴提交的医疗费单据中重复治疗、购药及与伤势不相关的超范围检查项目的部分未予认定并无不当。4、原判根据顾代琴提交的车票,结合病历记载,确定交通费为400元并无不当。上诉人王建军提出的上诉意见经查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理由如下:1、上诉人顾代琴提交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黄埔院区门诊病历系该院根据原件复印件补写,并加盖公章予以确认,其诊断内容与法医学活体重新检验鉴定书相互印证,可作为证据使用。不同病历所记载的顾代琴伤势均系同一部位,病因不同系各医院诊断不同所致,不足以藉此否定病历的证明效力。2、王建军以暴力手段猥亵顾代琴并致其轻伤,有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法医学活体重新检验鉴定书、医院病历等多项证据证实,王建军在侦查阶段亦供认不讳,各项证据相互印证,足资认定。王建军提出存在其他人造成顾代琴的伤势证据不足。3、刑法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的,即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王建军提出应参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1984年11月2日颁布的《关于当前办理流氓案件中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答》的意见并无法律依据。4、王建军的行为已造成顾代琴轻伤,该暴力行为并非发生在娱乐休闲场所常见的拉扯行为。5、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三十五条规定,刑事技术鉴定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刑事技术部门或者其他专职人员负责进行。本案的法医学活体重新检验鉴定书属刑事技术鉴定,而非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条所规定的“人身伤害的医学鉴定”,由广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部门进行鉴定符合法律规定。6、顾代琴陈述王建军用身体压住其后抚摸其乳房,王建军侦查阶段供述其因酒后兴奋而强行搂抱顾代琴并压住顾代琴的双手,足见其具有强制猥亵的主观故意,并已实施对顾代琴的猥亵行为,且造成顾代琴受伤的后果,故其行为不属犯罪中止。6、顾代琴因受伤而遭受医疗费、误工费、交通费损失的事实,有相关病历、收费收据、公交车票等证据证明,各项证据相互印证,足资认定。原判并未认定2005年3月15日前顾代琴的误工时间以及医疗费单据中重复治疗、购药及与伤势不相关的超范围检查项目的部分。王建军所称顾代琴因没有及时休息和再次被人侵犯造成伤害扩大应承担相应责任的意见并无证据支持。7、根据顾代琴侦查阶段陈述及原审庭审记录,其并未提及曾收到王建军的300元赔偿。证人曲建立证言证实案发当晚其与王建军等人欲给顾代琴几百元用于继续治疗,但被顾代琴拒绝。证人张清峰证言系传来证据,且与证人曲建立证言不符。王建军称其已赔偿顾代琴300元的意见证据不足。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附带民事部分处理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覃信群 

代理审判员 彭卫东 

代理审判员 张燕宁 

二00六年四月六日

书 记 员 陈卓雅 

==========================================================================================

==========================================================================================

相关判例:

阅读更多
  留守妇女    失足妇女  
猜你喜欢
期刊
  • 春游作文
    春游作文

    千叶帆文摘网为你精选关于春游作文,春暖花开,等你归来,一起邀你踏青旅游。

  • 情人节
    情人节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即每年的2月14日,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起源于基督教。这是一个关于爱、浪漫以及花、巧克力、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