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文章内容

跳舞

2018-04-16 投稿作者:╰ゝ 淡不掉 点击:22

  我天生就是舞盲,大学几年从不去舞厅,走向社会后,更对歌舞厅有一种本能的畏惧感。可南妹不管我会不会跳舞,拉着我说要我去见见世面,别像个土包子似的。
  舞厅的灯光幽暗,一束浮光圈罩着台上一位女歌手,她动情地唱着情歌……我很不自然,尽管跟着南妹,却还是和一个人撞个满怀。
  抬头看时,是位男士。不等我说对不起,他就抱歉地说:“小姐,不好意思,不小心撞到你了,不如我们跳支舞吧!”
  “不好意思,我不会跳。”我慌慌张张地回了他,逃也似的躲到一个角落里。
  这时,一支舞曲响起来,拥挤的茶座一下子空了,人群相拥着进入舞池,南妹也被一位先生请走了。我坐在角落里,要了一杯咖啡边喝边静静地欣赏他们曼妙的舞姿。
  “小妹,你为什么不去跳舞呢?”不知何时,有个男声在我耳旁响起。
  “为什么进舞厅就一定得跳舞,看别人跳舞也是一种享受。”我头也不抬地说。
  他“嘿嘿”笑了两声,在我旁边的空位坐下来,接着说:“你说的有道理,比如我,为了应酬不得不钻进舞厅,一不小心还被美貌的姑娘撞了一下。”
  我这才抬头,见是刚才撞了我的那位绅士。他说他叫大海,在一家服装厂销售部做业务员,这次进舞厅,是为了和一位台湾老板谈一笔生意,可台湾老板临时爽了约。
  “业务难做哦!”他感叹着。舞曲终了又再响起,南妹的舞伴换了一个又一个,而我和他聊得热火朝天却浑然不觉,直到南妹过来捅了捅我说散场了,我才意识到该离开了。
  忽然,我有了盼着和他再见面的欲望。正不知如何启齿时,他给了我他的手机号,又加了微信好友,說他以后一定会来找我玩,请我吃饭的。
  我以为他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他真的来找我。那晚舞厅光线太暗,我没瞧清楚他长什么样,这次我才看清他的长相,三十来岁,属于不算英俊但是很耐看的那种。
  我很少和异性接触,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现在和大海交往,也许是打工的日子太寂寞,需要人安慰和陪伴吧!我们经常一起相约出去散步,去舞厅看别人跳舞,或者在咖啡馆里打发无聊的时光。我把他当作知心朋友和大哥哥一样去信任和依赖,心里始终放着一把尺子,适时地度量我和他之间的距离,绝不允许自己越界。
  年底的时候,公司组织我们几个女员工去给一个商会的庆典活动帮忙,因为比较隆重,公司还特意请来化妆师,为我们化妆打扮一番。还别说,化妆了的我与以前判若两人,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我们几个赶到活动现场后,立即吸引了一片男士的目光,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大海也在那些嘉宾里头。听主持人介绍才知道,原来大海是一家建筑公司总经理,根本不是他之前所说的服装公司业务员。这次,他被商会评为优秀企业家,而我们姐妹的任务是负责给受表彰的企业家代表献花。我与南妹换了个位置,故意把给大海献花的机会让给她,我自己去给旁边的小老头儿献了花。
  活动结束后是歌舞酒会,那小老头儿端了一杯红酒来向我表示谢意,南妹则被大海请去跳舞了。
  大海原来是会跳舞的,跟我在一起不跳或许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他和南妹简直绝配,舞跳得流畅、香艳,赢得了阵阵掌声。看着他们不断地旋转,泪水不由自主地从我眼睛里流出来……小老头儿诧异地边问我哭什么,边找来纸巾递给我擦眼泪。
  我默默地坐了一会儿,然后借口上洗手间,从酒店后门溜走了。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学会跳舞。
  那晚,南妹一回宿舍,我便说要拜她为师学习跳舞,南妹急得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问是不是发高烧,糊涂了。我说才不是呢!
  南妹见我是认真的,就不好推脱。从第二天中午开始抽时间教我,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教,一个要领一个要领地讲,恨不得把她的心得和经验一股脑儿倒给我。那些日子,我刻苦极了,一有空就在公司宿舍或者文体活动中心练习。
  大海一次次打电话约我出去玩。都被我以各种理由推掉。后来,我看到公司楼下,经常出现大海和南妹的身影。南妹也毫不隐瞒地跟我讲,她恋爱了,对象就是大海。
  “恭喜好姐妹。”我紧紧地抱住南妹。
  南妹结婚那天,我没去做她的伴娘,但却答应为她献上一支舞。
  选自《小小说选刊》
阅读更多
  跳舞  
期刊
  • 情人节
    情人节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即每年的2月14日,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起源于基督教。这是一个关于爱、浪漫以及花、巧克力、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