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优秀作文 / 专题作文 / 励志作文 / 文章内容

是你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你 是你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你

2018-06-30 投稿作者:丝丝记忆﹏ 点击:13
  是你在玩游戏,还是游戏在玩你

  有人在游戏中和现实中一样,严守自我准则;有人在现实世界中对某些行为感到羞耻,却在虚拟世界里不以为然。虚拟人格和现实人格、虚拟道德和现实道德,正在互相影响、慢慢融合。

  2012年那部大受欢迎的动画片《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中,主角是1980年代的电子游戏《快手阿修》(Fix-It Felix, Jr.)里的大反派拉尔夫(Wreck-It Ralph),他负责搞破坏,而玩家则操控阿修(Fix-It Felix)来修修补补。最终,拉尔夫厌烦了当坏人,在游戏世界里闯出了一大摊乱子。

  没人考虑过拉尔夫的感受,没人考虑过游戏中的反派的感受,正如电影里那群郁闷的游戏反派,他们在互助分享会上垂头丧气地喊着口号:“我是坏人,这样也好;我不会变好,这也不坏;我只是做我自己。”

  对于这部电影里重点描写的那些街机游戏来说,游戏里的好坏之分非常明显,道德非常简单明了,玩家不会对马里奥踩死的乌龟感到抱歉,更加不会对L型砖块掉入缝隙所消除掉的那一整条砖块说对不起。

  它们是坏人,我打死它们是对的,它们甚至连生命都没有。

  但是游戏之神说要有互动,于是就有了MMORPG。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网络游戏,意味着你和众多玩家一起玩这个游戏,你们会有互动,比如你砍死他,或者他砍死你。

  谁是坏人?谁做的是对的?

  在一切能够接受法律支配的人类的状态中,哪里没有法律,那里就没有自由。——约翰·洛克《政府论》

  要追溯MMORPG的源头,从Meridian 59或者UO开始说起,似乎并无必要,我们就说说十多年前以《传奇》(热血传奇)为代表的“泡菜网游”席卷中国大陆的状况。

  之所以叫“泡菜网游”,一是因为韩国制作,二是因为口味单调。剧情欠奉、一切为了打怪升级、消耗大量时间和现实金钱获取装备,加上游戏规则的原因,导致游戏氛围非常恶劣。

  比如在《传奇》这款MMORPG中,没有PK(玩家攻击)开关和地域的设置,所以你随时可能在路上被另外的玩家杀死。他们为什么要杀死你?

  因为你死了会随机地掉落游戏金钱和装备,很多玩家靠这种行为获取游戏金钱和装备,这算得上是杀人越货。更有些玩家就是喜欢杀人,他们觉得这样很好玩,他们杀死玩家导致自己姓名变红(杀人犯的标识),反而让他们更加有荣誉感。

  试想你在和怪物厮杀,命系一线之时,旁边一个玩家观察许久,你以为他要伸出援手,但他却一举杀死了你,捡走了你掉落的装备。试想你在路上行走,无缘无故一个玩家就杀死了你。试想你在商店里,只因为挡住别人的路,对方就杀死了你。几次这样的遭遇之后,你就只会想练到更高的级别,从此只有我杀人,没有人杀我。

  彻底的丛林法则,暴力最强者胜。

  《传奇》还有一个有趣的攻城战设置,玩家公会可以提起攻城申请,向沙巴克——每个服务器中仅有的由玩家控制的城市——发起进攻,杀死现在拥有城市的另一个公会的成员。这不仅仅是公会之间的荣誉感之争,更是金钱之争——玩家在沙巴克购买物品都会由城主收税,谁是城主,谁就立刻成为巨富。众所周知,游戏金钱和游戏装备有各种地下渠道可以变现,所以虚拟世界的沙巴克攻城战在现实世界变成了生意。用人民币雇佣高等级玩家加入己方公会、网吧包场统一指挥等等,颇具魔幻现实的意味。投入人民币、赚取人民币,这好像不是游戏,但又的确是游戏。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大概就是这样。

  至于当年发生的种种社会新闻,更让我们感受到一款游戏的能量,它对玩家的价值观以及道德标准的确产生了影响。

  以上我们略略提到的这些东西,似乎都可归结为规则的问题。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一样,都需要规则,如果规则设置得当,是否就能压制玩家迸发的邪恶念头、规范游戏行为呢?

  他们认为,这一切事情都与他们毫无关系,应由被他们称为政府的、强大的第三者来管理。——阿历克斯·德·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

  魔兽世界的玩家绝对对“泡菜网游”不屑一顾。这款风靡世界的MMORPG不仅在视效、世界构建、文化内涵、剧情、任务上打造出世界顶级的精美氛围,让玩家更沉浸于游戏本身的可玩性,更有完备的游戏规则避免不适当的行为出现。

  官方打击“外挂”手段严厉,使得技术作弊的现象并不严重;以阵营划分玩家,同阵营不能PK;服务器分两种,PvP可以PK,PvE不能PK,玩家自主选择;玩家PK不会掉装备,再也没有杀人越货的凶徒;玩家的乐趣在于组队下副本,磨练团队配合、培养团队感情。看上去,魔兽世界要比早前那些暴力混乱的“泡菜网游”温柔得多。

  但再好的规则也总会有麻烦。魔兽玩家比较愤怒的行为是打完副本获取装备之后的分配不公,想多占利益的人总能想到办法。除此之外,“对刷”算是这款游戏里最值得研究的现象。

  约人在战场PK,胜者获取荣誉点数。于是有人约好各胜一场轮流来,快速得利。从另一个角度上讲,如果双方实力相当,谁都无法保证一定会胜利,于是采取轮流获胜、稳定收益的办法,也算一种规避风险的行为。国内服务器的“对刷”现象尤为严重,国人无论在现实还是虚拟中,对于如何获利都有着聪明的头脑。

  玩游戏的目的是玩家的竞争和对抗,“对刷”却主动放弃了对抗,看似并不违反规则,却罔顾道德,间接损害了正常玩家的利益。

  在魔兽的各种论坛上,“对刷”现象讨论得尤为热烈。有人坚决反对,认为其也属于一种作弊行为;也有人为之辩解,认为游戏技术既然没有界定,就是玩家的自主选择。而更多的人则对此不置可否,默默地刷,似乎说出来并不光彩,但谁都不愿意吃亏——无论规则完备与否,人们都愿意把裁决和维护的责任上交给管理者。

  直到官方后来改动了机制,让不同服务器自动分配战场,让“对刷党”很难约到熟人,“对刷”现象由此消散。

  当个人们聚集到一起时,一个群体就诞生了。他们混杂、融合、聚变,获得一种公有的、窒息自我的本能。他们屈从于集体的意志,而他们自己的意志则默默无闻。——塞奇·莫斯科维奇《群氓的时代》

  对于游戏中的道德准则,魔兽玩家HOW认为,在游戏中依靠自律的效果并不好,“看你的个人底线在哪里,而不是看游戏的底线在哪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一部分玩家保持沉默,明显的技术作弊行为会举报,但像“对刷”这样的争议行为则不管不理,只是坚持自己不做。

  一部分玩家认为既然游戏中许可这种操作就没有道德问题,否则游戏官方应该让我无法进行这样的操作,正如:既然这个按钮按得下去,就证明这个按钮允许被按下。而更多的玩家则完全出于不愿吃亏和随大流,大家都在刷,我也刷。

  规则永远都有未尽事宜,技术永远无法道德中立,而群体倾向则影响着大多数人的价值判断。

  魔兽中的阵营,联盟与部落之间形成强烈的敌意,没有一个玩家说得清这种仇恨到底源自什么。公会和公会之间也会有仇恨,在某种程度上,宿仇反而会成为公会的历史传统。在《传奇》中,一旦公会战争或者攻城战开启,敌对公会的玩家角色头上会出现名字,更加激化彼此的仇恨。

  很多人会认为这种仇恨是一种虚拟情感,在游戏中口出秽言、杀人为乐的玩家在现实中大多是礼貌谦让的人。他们只是因为一些虚拟的荣誉、虚拟的团队情谊就可以暂时放下现实中的道德观,正如托克维尔所说,“怀有宏大希望者的力量可以来自最荒谬的力量来源:一个口号、一句话或一枚徽章”。

  但同时,也有很多人没有看出虚拟和现实的结合度。有人在游戏中做现实无法做的事情,从中收获满足;也有人在游戏中做现实中同样的事情,严守自我准则。有人把游戏人格和现实人格截然分开,有人则认为游戏人格就是现实人格。

  无论正向还是反向,虚拟道德和现实道德在彼此影响,虚拟行为和现实玩家之间的交互规则也更为复杂。

  2013年年底,Google推出游戏Ingress,被称为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或者交互现实(Alternate Reality)游戏。这款游戏以现实世界为游戏场景,要求玩家持有手机,亲自到现实地点去进行游戏。在这种玩家真人见面的情况下产生的互动,很难说是游戏中的虚拟互动还是陌生人的现实互动,虚拟道德和现实道德变得难以分辨。

  这时候你面对的不再是一块屏幕,而是一个个真实的人。有人贪利作弊,也有人严守规则;有人高谈阔论,也有人少言寡语;有人喜欢认识陌生人,有人则怕见生人。

  而面对不道德行为,你是在游戏中举报他、谴责他,还是冲上去打他?再如果,你们是一群“正义”的人,而敌人只是一个“不道德”的人?

  如何进行自我分析目前,在中国接受长程心理咨询的人并不多,且每周一次的分析,经常显得间隔时间过长,虽然有少数人的确会进行一周三次到五次的高频度分析,但是大多数人还是选择一周一次的低频分析,而咨询师不在的剩余6天时间里,对于自体并不稳定的来访者而言,意外事件肯定是层出不穷,这个时候,学会自我照料、自我宣泄、自我观察、自我发现,肯定是拥有了一技之长,可以不至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咨询师身上,而且自己对自己开展情绪自救,也是非常好的一门功课。美国霍尼精神分析协会的主席林奇曾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心理咨询并不是在咨询室里将来访者养育至终老,而是让来访者内化咨询师的功能,学会自我分析、自我体察,自我情绪照顾。

  那么,对于开展一周一次的低频次的咨询者,如何学会自我分析呢?下面,我仅就我个人所发现的一些方法与大家分享。

  作为持续了数年每周一次的低频度分析的咨询师,我会发现,实际上,咨询师在陪伴来访者、梳理情绪、缓解焦虑、发现来访者的固着情结等方面起到极大的作用。但是在一个星期中,咨询师不在的剩余的167个小时里,意外事件仍然层出不穷,这个时候,咨询师不可能像阿拉丁神灯中的魔鬼一样一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那么你可以怎么做呢?

  首先,你可以培养自己的写作能力。心理咨询是国内近年才兴起的一项新生事物。在此之前,古人们是如何排遣愁绪的呢?除了健身锻炼气功之外,写作是一项极好的心理健康运动,因此才有了唐诗宋词明清小说的渊源。而关于情绪,你可以很正规的写,比如成为一篇散文、杂文或者是微型小说。在文字的驾驭中表达自己的观点、抒发自己的感受。你也可以很不正规的写,比如当遭遇到了情感风暴或者是心理危机的时候,你可以试着用笔和纸将你的心情写下来,这其中不要评判好坏对错,一切关于情绪的感受、联想都一股脑儿的写下来。

  而在这个文字疗伤的过程中,首先要注意感情的真实质朴和语言的直接有力。你可以说——“我很痛,痛得骨头都裂开了”。而不是“我觉得我的痛苦哀怨缠绵”。试着用和自己不隔的语言来描述自己,通过文字来释放你的原始能量,多用动词名词,少用形容词。比如我的一位来访者曾经用极为简洁有力的语言描述和她母亲的关系,她说——她妈妈拥有两种武器,一个是大刀砍脖子,另一个是匕首戳心。大刀与匕首,砍与戳,极好的表达了其内心直白而血淋淋的感受。

  其次在描述中,要关照于细节,其实我们的人生,假如仅仅说大纲的话,无非是几句话,生老病死而已。然而,所有的真相都隐藏于细节中。一个好的咨询师,往往是一个描述细节的高手,从你的周围的环境气氛,到内心的心理递进和情绪的高低起伏,细节描述到位,和内心的感受贴合了,这就让来访者心也放下了.描述细节正是一个逐步帮来访者替代性内省的过程。而咨询师不在的时候,你自己是可以去完成这个步骤的,在对自己内心细节的描述中,你可能会发现事实的真相。

  张爱玲的文字中就有种种细节的描述,比如《倾城之恋》中,张爱玲借白流苏之口,有这样一段描述——“恍惚又是多年前,她还只十来岁的时候,看了戏出来,在倾盆大雨中和家里人挤散了。她独自站在人行道上,瞪着眼看人,人也瞪着眼看她,隔着雨淋淋的车窗,隔着一层层无形的玻璃罩──无数的陌生人。人人都关在他们自己的小世界里,她撞破了头也撞不进去。她似乎是魔住了。忽然听见背后有脚步声,猜着是她母亲来了,便竭力定了一定神,不言语。她所祈求的母亲与她真正的母亲根本是两个人”。这段文字貌似在写白流苏,实则是写张爱玲自己。她对于母亲的期待、恨、失望以及自我放逐,力透纸背。

  其实写作的过程就是一个自我疗愈自我安抚的过程,首先写作实现了注意力的转移。你从情绪风暴的中心移开,开始进行另一件事情,这意味着你不再被自己的情绪淹没了,你开始用一个自己可以驾驭的事情,来拥有掌控感。

  其次,写作的过程,自然的生成了一个观察的我和情绪中的我,写作得以让你和自己的情绪分离,你可以去思索、体会、去宣泄,更可以用精细化的语言,完成一个心智化的过程。这个能够看自己、反省自己的过程,叫心智化,心智化不仅能捕捉情绪,更能反思情绪,而不是被情绪抓住和控制。

  其三,写作的过程,可以重构你的故事。你会对自己的情绪展开描述和自由联想。一些情绪背后的情结将会被你看到和发现。同时,通过写作,你的故事有了另一种开放性。实际上,国内著名的心理咨询师吴和鸣就一直在强调一个观点——“治疗即写作”。在这句话的含义大约是:无论写作还是治疗,都是围绕个人生命经历的主体间的对话。当你和自己展开心灵对话的时候,你就在发现自己疗愈自己。

  好了,假如你不是一个文字高手的话,那么你可以用另外一种个人分析的方法,就是找一个私人空间,最好是躺着,开始自由联想。比如你刚刚遭遇了一件很愤怒而沮丧的事情。那么,静静地躺着,任由情感开始淹没你,不要控制、防御和逃避,因为此时此刻,是你一个人的空间和时间。不要自嘲或贬低,觉得自己在干一件可笑的事情,要知道,假如情绪不被照顾,你会在生活中见诸行动干更多可笑而莫名其妙的事情。

  当情绪流淌到一定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有话要说了,你就开始自由联想的说下去,叙述的开头可以是情绪,比如“我觉得非常愤怒”或者“我的心好酸涩”,也可以是事件,比如,“今天这个事糟透了,狗屎”。

  在叙述的过程中,伴随你的必定是一些感受和体会,不要放过这些,请诉诸于语言。在这个自由联想的过程中,可能你会哭,会笑,会自嘲,任由自己的情绪流淌,当你完成这个过程之后,曾经淤堵的情绪释放了,你也就能很坦然的进入下一个阶段。

  实际上,这个自由联想的过程,内在是有客体在陪伴你的,这个客体可能是你内化了的咨询师,愿意倾听你一切可笑的隐秘的想法,也可能是一个能保护你陪伴你的大我,在你之上更宽阔更无为地在看着你,照顾你。即使是走到宗教的领域,这个客体也有迹可寻,四川五明佛学院的索.达吉堪布,就曾告诉过大家这样的方法,假如你异常的痛苦和灰心的时候,想象着菩萨在你面前,把自己的痛苦好好哭诉一场,想象着得到她的照顾。当情绪宣泄之后,你也就平静了,不会去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实际上,在这个自由联想的过程中,我们首先在一个私密的空间与自己展开对话,其次躺着的状态能让你放松,充分退行,另外在这个过程中还用到了一个重要的方法,叫聚焦。聚焦——对于你挣扎着的生活情境,获得的一种新鲜的体会。比如,一个情绪化进食成瘾的个案,假如自己独自展开联想聚焦于自己的感受的话,可能会有下面的一段描述:

  “我不知道为什么吃那么多垃圾食品,就好像,今天,我买好一顿健康午餐,但是却又吃了一大包土豆片?我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破坏自己?是我不喜欢自己吗?还是我就是不在乎?——我很讨厌自己又增加了那么多体重。

  好像,我买了很棒的食物,然后别的一些东西就接管了,我去吃任何我想吃的东西。

  在我的腹部那里,我感到很多能量,我很难和那个地方在一起,因为我对它暴饮暴食非常生气。

  当我把手放在腹部那里的时候,它轻松一点了,我想起小时候的我,总是一个人,必须要自己照顾自己,我必须要承担那么多责任,在那么小的年纪,我受够了。(哭泣),我不要那么负责任,它要自由,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要被照顾。我很愤怒,因为我总是要自己做决定,要自己去做正确的事情,我不想听任何人的话,我就是要吃吃吃,谁都管不着”。(哭泣)

  这个自由联想的过程,正是一个体会生成的过程,而这个体会,以当下为中心,非评判,带有意图,参与探索和解放,通过对自我的体会带来人生新的体验,活出了对自我问题的超越,也活出了对自己更深的理解。

  第三种自我分析的方法叫释梦。然而,和前两种,我们尚可尝试和驾驭的文字以及叙述的方法而言,释梦,更难操作。只有经过多年个人分析,以及受过训练的人,才可能对自己的梦有比较精确的理解。但是,梦是如此的博大精深,蕴含的信息量如此之大,乃至于理解了梦,对自己的自我救赎也是巨大的。

  著名作家余华,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一个回忆回来了》,他详细地讲述了自己,从写一些伤痕性的文章到写一些更为更为平和优美清淡文章的转变。那是因为他从小生活在中国充满了创伤性的环境里,围观对当时的不法分子实行打靶枪决,是他幼年最为兴奋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如同梦魇一样,攫取了他,也形成了他作品中的强迫性重复。他记得在写作的过程中,他曾经极度的兴奋躁狂,而晚间的睡眠乃至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异常焦虑紧迫。在那段时间,3年里,他的作品里,非正常死亡的人有20多个。但是,余华对自己这种非正常的精神状态完全不自知。

  直到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被打靶,执行了枪决,清醒残酷又带着兴奋。随着对自己梦的分析,关于年少的回忆都回来了,他才知道自己一直处于年少癫狂燥热的那些关于打靶场的强迫性重复与记忆当中。从那个梦开始,余华决定改变自己的作品氛围内涵内容,以后的作品中少了血腥厮杀,渐趋平和,而这些文字、语言也逐步改变了他的内心,让他免于崩溃与精神病的边缘,成为了另一个更健康圆融的余华。——这就是一个梦,带给余华的启示。

  而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如何去分析自己的梦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要用逻辑性的思辨去解读自己的梦。而是身临其境,去感受自己的梦,梦中所激发的情感、渴望、幻想、求不得未可知等等,或者,梦,能解开你防御的面纱,给你一个最真实的模样。

  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曾经告诉我一个梦,她说,她梦见自己在一间带阳台的房子里,屋子荫凉简洁,她的父亲和继母坐在屋里了聊天,对她视而不见。而她站的阳台,风雨飘摇,有三扇烂窗户,上面有三块破草帘,她正在拼命地按压抢救,让这三扇窗户不至于被狂风吹散。一开始,她给我解释的是,她觉得自己和父亲、继母的关系和解了,变好了——你看,我们三个人在一个屋子里。可是直到有一次,她情绪崩溃的时候,再来和我说这个梦,解读完全变了,她哭着说“这些年,我自己、我母亲、我姐姐,在外面风雨飘摇,就好像三块破窗户,我心急如焚战战兢兢,救了这个又帮那个,可是我的父亲和继母却坐在房子里面好像没事人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好恨”。

  或者这才是这个梦真正表达的意思,可是我们出于保护自己、免受崩溃,一直在防御和自我欺骗。梦是不会骗人的,但是你自己会骗自己。所以,要分析自己的梦,除了一定的专业技术还要有一颗勇敢无畏直面真相的心。

  以上的一些方法,都是我近年接受个人分析之后,摸索出来,辅以做自我分析的。但是,如果大家没有寻找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先进行一段专业分析,而想自己搞定自己的话,除非是天才,而天才,很显然,他不会有我们普通人这么多爱恨情仇、苦毒无明的。所以,我的建议是,先找一个咨询师进行一段时间的专业分析打底,然后再摸索出自我分析的方法和技巧,辅以自用。

阅读更多
  玩游戏    还是  
期刊
  • 情人节
    情人节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即每年的2月14日,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起源于基督教。这是一个关于爱、浪漫以及花、巧克力、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