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

篮坛一级作家小托马斯美文赏析,感受浓情与杀意

2018-07-11 投稿作者:谁厮杀了珴浪漫ζ 点击:16
  复出后第三场,小托马斯便在骑士完成了首发秀。

  这跟现任领导詹姆斯的“助攻”分不开。球队灵魂赛前曾向教练组建(yao)言(qiu),希望尽快将小托马斯提至首发。然后,教练组愉快地接受了这一提议。

  当然,这也跟小托马斯的“后天努力”分不开。他在赛前逗乐了老大哥,“过去我习惯了对方两三个人来防守我。但在这里,由于我们有詹姆斯、乐福、JR·史密斯,防守球员必须尊重他们,所以我感觉赛场变得前所未有的空旷。”

  其实,在骑士过得快乐很容易,只要创新形式拍一拍大王的马屁。

  你看欧文当年在骑士的马屁就拍得很不走心,“我和詹姆斯等人的磨合花费了一段时间。我放下了自己的骄傲,放下了曾经独自带队时的光环,放下了自负和自私,完完全全放下了这些。”

  在骑士这样一支老大哥掌控一切的球队,不掌握一些先进的褒义词汇是很难存活下来的。

  1

  我是在小托马斯发表亲笔长文《致波士顿的一封信》后,开始关注到这个1米75小个子的。读罢这封亲笔信,我将小托马斯推举为“篮坛一级作家”——与“足坛文学家”阿尔维斯齐名。

  小托马斯是在去年八月与欧文互换东家后发表这篇抒情散文的。文中,他详解了被交易前后的“五味心情”。我觉得看完这篇讲述,当时跟进报道此事的美国体育记者都可以放弃采访直接写稿了。

  这是小托马斯在得知真相之前的状态:

  说起来也搞笑,当时我正在庆祝呢。

  当我接到丹尼·安吉(凯尔特人总经理)电话的时候,我刚离开机场——我和我的妻子刚过完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回来。我们在迈阿密待了几天,刚回到西雅图,正开车回家。我错过了第一遍来电,大概是在车里有别的事情。丹尼给我发了短信:“以赛亚,有空回个电话。”

  听起来挺有戏剧性的,但是那不过是丹尼的一条普通短信,可能是有关于任何事情的。于是我给他回了电话,继续开车,没多想。他知道我出去度假了,因此跟我聊了聊有关这趟出行的事情。我也问候了他和他的家人,正如我说的,就是普通的聊天而已。

  然后刹那间,就好像⋯⋯就好像一切都不复存在了。我们的对话出现了短暂的停顿,然后他告诉了我:“我刚刚把你交易了。”

  这是小托马斯接受到刺激讯息之后的应激反应:

  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话语,没有长篇大论的演讲。尽管我脑中闪过了无数问号,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交易到哪了?”我终于挤出了这几个字。

  “去了骑士,我们用你换了凯里·欧文。”

  这种感觉,就是那种你在跟某人打电话,然后突然之间,你唯一能想到的东西就是:“我再也不想打电话了!”甚至都想不出什么更粗鲁的方式来表达,你甚至希望你能用意念结束这段对话。对我而言,这就是我那一刻的全部感受。

  丹尼随后开始唠叨起了我为波士顿这座城市所做的一切,以及场上场下对凯尔特人的贡献,跟我讲我是一个多么出色的球员,我会在骑士取得怎样的成功⋯⋯然而,在那一刻,我知道没有心情听这些废话。我好几次做好了准备挂掉他的电话,最后我还是这样做了。说白了,我很感谢你跟我说这些,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和你都真的很没必要说这些话。

  2

  即便悲伤成河,但小托马斯依然在文中埋设幽默。

  孩子们在我和妻子出去的这段时间暂住在我妈妈家里,我们从机场一回家就给他们打了视频电话。我告诉了他们这个事实:你们的爸爸被交易了。

  我的大儿子James一猜就是亲生的,因为他的第一个问题跟我一样:“交易到哪了?”

  “去了骑士,他们用我换了欧文。”我想你们应该能猜到他的反应:

  “勒布朗!勒布朗!老爸,老爸,你要和勒布朗·詹姆斯一起打球了!”

  我的小儿子Jaiden也许对这件事更敏感一些。我问他:“Jaiden,你现在是高兴还是难过?”

  “难过。”

  “为什么呢?”

  “因为克利夫兰恐怕没有滑板公园。”

  他热衷于滑板,因此肯定会对此感到失望。(克利夫兰的同志们,如果你那里有滑板公园,记得在推特上告诉我。)

  我是在朋友圈看到了这篇文字,引人入胜的开篇让我不得不中断商场购物,找个角落读完全篇。

  几小时后,消息传开了,我的社交媒体上炸开了锅。我大概收到了成千上万条消息,看到了成千上万种不同的反应。但是,从我儿子们那里收到的那两个反应,就是我所需要的全部内容。

  第一件事,就是我的大儿子所说的:“勒布朗·詹姆斯。”换言之:我要加入东部最强的球队,跟全世界最强的球员一起竞争总冠军了。

  第二件事,就是我小儿子所说的:“难过。”换言之:天哪,我会想念这座城市吗?我会想念作为一名凯尔特人的这段经历吗?

  但是无论如何,我必须说出来:这真特么伤人,伤透我了。我不会说谎,我依然很伤心。

  这只是文章开头部分,行文很注意起承转合。小托马斯举重若轻地调取了两个孩子的想法,便包揽了此次“工作调动”的喜乐与忧伤。

  3

  小托马斯流淌出这样的美文并不奇怪,他毕业于名校华盛顿大学。

  华盛顿大学,始建于1861年,是著名的世界顶尖研究型大学。

  建校156年来,华盛顿大学及其校友创造出无数造福全人类的重大发明:发明了乙肝疫苗 、肾透析术,绘制了人类基因图谱,主持设计了世界上最大的波音747客机、月球轨道飞船和哥伦比亚航天飞机,培养了11位太空宇航员,发明了乙烯合成橡胶技术,参与了NASA宇宙飞船探月研究项目,开发了计算机DOS操作系统等等。此外,华盛顿大学拥有14位诺贝尔奖得主。

  知识点啊,朋友们!

  所以,华盛顿大学高材生写点美文真的太小儿科了。

  4

  小托马斯当然有理由感到伤心。

  他为波士顿倾其所有。

  当妹妹去年四月因车祸去世,小托马斯强忍悲痛穿着纪念妹妹的战靴出战季后赛;当上赛季受臀部伤病困扰,小托马斯强忍病痛打完了季后赛。

  如今置身骑士,他说后悔带伤坚持。“如果让我再选一次,那我肯定不会打上赛季的季后赛。这样,我早就可以打本赛季的比赛了。”

  他说不想再跟出卖他的总经理安吉说一句话,“我也许再也不会和他说话了,我会与其他任何人说话。”

  但在复出第二场客场对阵凯尔特人赛前,小托马斯还是礼貌地与之进行了隔空对话,“他昨天给我发短信了,是的,我们很好。”

  他依然对这座城市充满了感恩之情,因此怀着爱和凄楚,假装选择原谅。正如他在那篇美文中所写:“波士顿有这种文化。这是第一个看得起我的城市,第一支看得起我的球队,第一群看得起我的球迷。我永远不会忘记波士顿给我伟大的机会。”

  5

  NBA的魅力之处就在于此:你有时需要返回那块炒掉你的伤心地——而在平凡人的职场中,你肯定不想坐回离职时的那个工位。

  小托马斯体验了NBA的各种职场文化:在原单位,他有着知恩图报的倾力付出,有着遭遇背叛的出离愤怒,有着仓皇凄楚的无奈苦笑;在现单位,他有着收敛锋芒的左右逢迎,有着卸下恨意的潦草原谅,有着君子报仇的浓厚杀意。

  小托马斯说:“每一支做出这种事情的球队都会在一两年之后表示‘我们当初做了错误的决定’,波士顿也会说出这句话的。”

  特别欣赏小托马斯保有这份“气性”,这让他显得更加真实。

  所以说,口头原谅并不代表内心释怀。

  每一个被炒掉的员工,不都希望前单位为这一寡恩的决定懊悔不迭付出代价吗?但往往,平凡的员工很难实现这一点。两年后,前单位的领导早已忘了你姓甚名谁。

  而NBA给小托马斯提供了直接打脸前东家的机会。两年后,小托马斯可以亲手对这笔交易给出差评。

  我们往往只能行进到“选择原谅”那一步之后便“没得选择”,但小托马斯可以更进一步,在原谅的“假意客套”中实现“荣耀的反杀”。

  6

  最后,介绍小托马斯美文中我尤为喜欢的一段。这段文字展现了埋伏在脉脉温情之中的冷酷杀心。

  当然我的感情很复杂,因为我们在波士顿的目标就是击败骑士,赢下东部。我知道这仍然是凯尔特人的目标。但现在我要阻止他们。

  当季后赛要面对他们时,那不仅是我曾待过的球队。那是我的老东家,顶级进攻,三十几场全国直播,自由球员人人向往之地。我感觉我帮助他们重建了这一切,创造了这一切。

  突然之间,我要在季后赛摧毁它。

  悲伤,但只是悲伤。

  我来克利夫兰不是为了输的。

  于是,小托马斯决定,为自己吹过的这个牛逼奋斗一至两年。

阅读更多
  托马斯    篮坛    家小  
期刊
  • 情人节
    情人节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即每年的2月14日,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起源于基督教。这是一个关于爱、浪漫以及花、巧克力、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