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名人名言 / 文章内容

雨,在春季里成长

2017-08-25 投稿作者:生活如此心酸 点击:533

  从冬天走来的雨,是白雪母亲的骨肉,一颗一粒,粉尘般的纤细,几乎没有重量,轻飘飘、羞答答地越过北国的崇山峻岭,来到了江南。
  江南新鲜而又陌生,不懂事的她们有些腼腆,甚至有点胆怯。于是,你拽着我,我挨着你,成群成群地移动,漫山遍野地占领,编织成细细的、密密的薄雾,撕不破,扯不烂。顷刻间,模糊了人们的视线,“多少楼台烟雨中?”诗词都急了,留下了穿越时空的诵吟。
  “春雨细如尘,楼外柳尖湿”,你若静下心来,还真能感觉到如此的温柔。你看,那枝条上的芽尖顶着一颗珍珠,如同祖传八百年的宝贝;那趴在地上的浅草裸体淋浴,又比昨日多了一层青翠;你再摸摸姑娘的秀发,湿润润的,轻轻一揉,便见水滴。
  那天清晨,推开东湖边的那扇门窗,濛濛的烟雨猝不及防,瞬间包围了我,一股清凉,沁入心脾。我摊开双手,来吧,亲爱的雨。慢慢地,手掌凉了,湿了,有了一汪浅浅的水。眼前高大而茂密的杉树林,杉树林背后的大湖,大湖对岸的山丘,一片漫漶,可见棱角而无细节。
  雨,就这样来到了我的身边。千般女性的温柔,万般君子的风范,己欲美而美人。雨最好的朋友是堤岸边的柳,一大清早,柳便藏身于烟雾之中,和着细小的雨滴,绽开疏密有致的芽苞,一天一片新绿。旁边那几棵梧桐树,可羡慕死了,踮起了腳尖,伸长了颈脖,流出了一圈的涎水。
  惊蛰,是春的中门,古老而沉寂,神奇而庄严,“轰隆隆”,那低沉雄浑的声音,惊醒了蛰伏在寒冷里的虫鸟鱼禽和草木花卉。
  翻过惊蛰的门槛,雨便有了少年的模样,长长的细细的身姿,轻移莲步,一会儿舞动裙袖,一会儿飘起长发,演绎曲线的高山流水。你听听:“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这可是温庭钧在吟唱,多少年多少代了,雨和柳还是那般亲密,人们永远都不能相忘。
  小试几个来回,雨,胆子壮了,腰杆粗了,大大咧咧地来,大大咧咧地去。于是,水面上落下“叮、咚”的痕迹,花纸伞蹦出“噼、啪”的声音。一群穿红着绿的姑娘正在桃花林里摁动快门,突然,雨乘风而至,顿时,几瓣桃花从枝头飘落,几声感叹从泥土升起。姑娘一脸无奈,秀手擦拭着手机屏幕,嘴里还不忘“花落知多少”的叹息。
  春天里,东湖的雨是花做的。或梨花一枝,凝脂欲滴,或桃之妖妖,灼灼其华;或杏花红云,胭脂万点;还有茶花、海棠、牡丹、玉兰……尤其是珞珈山上那场樱花雨,惊世骇俗,大半个中国的人起早贪黑地乘飞机、坐地铁,踏平了那所知名大学的门槛。然而,花无百日红,落花总有时,少男少女们奔的就是这一刻,站在樱花树下,任凭那白色粉色的樱花如雨,显示友情的高雅,爱情的纯洁,淋一身花雨,来一场地老天荒的表白,成就一辈子的心愿。
  就在宫墙内亭榭旁的花儿缓缓地消失于时光深处,人们余兴未消,忙于长吁短叹之时。雨,拉开了又一场花事的帷幕。那天际尽头的山坡,那一望无际的原野,还有一条条阡陌田埂,油菜花黄,紫云英花红,小麦花、地菜花繁星点缀,徜徉在花丛中的人们,挥洒着汗水,唱出了带着体温的山歌。他们感恩花朵,更感恩雨水,花朵是果实的前世,而雨水浇开了花朵。
  仲春,雨亦如中年的妇人,羞答答的头巾早已不知了去向。深夜,春潮带雨,瓦屋面上大珠小珠落玉盘,闹醒了多少梦游的诗人,“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听雨?春雨活了,人也来了兴致。
  长大了的雨,有灵魂,有定力,持之以恒地下,连阴十天半个月。那些出门在外的人,心烦,思家,“几日春雨晴,几夜愁春雨”。而戴斗笠穿蓑衣的农人则偷着乐,“春雨满,秧新谷”。池塘莲荷尖,沟渠鱼儿游,犁耙田水响,农家鼓劲头。下雨了,窖田了,喔嗬……
  责任编辑:黄艳秋
阅读更多
  春季成长  
期刊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