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名人名言 / 文章内容

《天才枪手》:反程式化叙事与剪辑技法全解析

2018-03-11 投稿作者:我历史不好别跟我提曾经 点击:426

  一、 反程式化叙事的青春片
  在故事叙事创作上,《天才枪手》的人物塑造上可谓入木三分,把握快节奏的叙事思路,借用谍战片与犯罪片的情节套路,让正义性人物集体缺席,形成别有风味的另类青春片。
  (一)类型移植形成故事叙事的风格轨迹
  电影题材的移植其实并不新鲜,黑泽明早期以《用心棒》为代表的武士电影,就是将美国西部片在日本元素背景下的情节移植,《用心棒》的架构完全按照美国西部片搭建起来;风沙四起的小镇,为害一方的黑恶势力,孤胆英雄的单枪匹马战胜强大的敌人,胜利之后一骑绝尘的悄然离去,只留下传说。这种武士电影与好莱坞西部片的融合在黑泽明的电影中比比皆是。2017年《摔跤吧!爸爸》也是一部多重类型元素电影的移植,体育、喜剧、青春等这些元素融合在一部电影中,增添了影片内核的丰富性。
  《天才枪手》之于泰国电影,可以称为里程碑式的作品,原因主要有两点:其一,它突破如中国青春片一样面临的创作瓶颈,拓展了题材表达的范畴;其二,改变了观众对泰国电影的刻板印象,认为泰国电影只有小情小爱的青春片以及鬼怪陆离的恐怖片。虽然是表面意义的青春片,但却移植了谍战片的叙事节奏,汲取了冒险片的猎奇心理、放大了犯罪片的叙事过程,这样多种类型片元素融合的方式打破以往观众对青春片的刻板印象,这也为正处在创作瓶颈期的中国青春片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创作路径。
  (二)人物符号构成故事叙事的外延意义
  从美学的角度去审视一部电影作品的优劣,如果单纯让观众获得审美、娱乐、教育固然可以成为一部佳作,但若要成为电影史上重磅之作,就要有画外之意、弦外之音。以悬疑大师希区柯克电影为例,如果希区柯克摒弃了楼梯、阴影、图形元素等表现人物复杂内心的视听设计,他只会成为一个普通的商业片导演,绝对不会成为电影大师。
  《天才枪手》的人物设计具有符号化的指代意义,这种从传播学衍生出来“能指”与“所指”的符号意义折射出社会的现状,批判了社会中存在的不公平竞争以及不同阶层人群的病征。
  生活优渥的Grace和Pat,学业成绩不佳,他们习惯用钱解决任何问题。对Lynn和Bank来说,两个人家境普通,成绩优异,他们习惯了学习,对他们而言,要足够努力才能让自己的生活变好。例如两人就读的贵族学校,就是靠成绩博来的。而更好的成绩代表了在未来可以摆脱现状。讽刺的是,在Lynn失去了免费出国机会的同时,Grace和Pat却因为成绩有所上升被家长看好要去国外念书。
  (三)曲线人物性格打造故事叙事的复杂脉络
  人物性格通过具体事件的发端与发展从而得到历练,最后完成自我世界观的重新建构,面对困难,角色做出的抉择以及角色最后的改变,可以被称为角色的成长曲线。角色是解决主要问题的对象,问题构成了这类角色的内质,正是对于问题的反复打磨,让角色成就了新的人物性格,同时构成了角色的成长曲线。这种人物的心路历程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就是曲线式的变化,而不是单一的、毫无进展的人物变化。
  Lynn和Ban这两个角色构成了影片两条平行的叙事线索,两个人物的塑造呈现出对比关系,两个人物的成长曲线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Lynn组织作弊,靠帮助纨绔子弟作弊获得报酬,借此表达对贵族学校乱收费的不满。作为同样优秀的优等生Ban毅然到校长那举报Lynn的行为,让Lynn失去了国外奖学金留学的机会。此时,Ban还是一个性格内敛赋予正义感的青春好少年。
  第二个阶段Lynn在澳大利亚作弊现场的沉着冷静,俨然一个训练有素的特工,而Ban更像一个刚刚出道的菜鸟,神色慌张,最后在厕所慌乱中打碎了冲水盖被抓。
  第三个阶段Ban由于作弊被抓并没有受到过重的处罚,反而为家里添置了洗衣设备,而让自己走向无可救药的深渊,尝到甜头Ban威胁Lynn如果不与他一同作弊,便去举报她,而Lynn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父亲蒙羞,与自己所受的教育相悖,坦然面对自己所犯的错误,去STIC 考试中心交代自己犯下的错误。
  (四)正义缺席实现故事叙事的严谨结构
  文艺理论家爱·摩·福斯特在总结19世纪现实主义文学创作基础上将人物分为扁平与圆整两类,扁平人物(FlatCharacter)是围绕人物某单一特性和简单性格去刻画的“景观式”人物;圆整人物(Round Character)是有极强表现力和最大活动空间的“多维式”人物。[1]通俗来讲,人物扁平化是指影视剧中一个角色所有的属性都集中到某一方面,好人坏人一目了然。而对于这些“失真”的角色设定,就叫做人物形象扁平化。相反,人物性格呈现曲线形的变化或者多元性格,就称为圆整人物。艺术毕竟是来源于生活,现实中的人没有完全的好和坏,都是同时具备多重属性的复杂个体,单一属性的角色也难以得到观众的认同,除了主演四位年轻人模糊的角色定位外,正义的集体性缺席是《天才枪手》的又一创作特点,影片中没有一个完全正义的角色,也就是说不存在绝对的“扁平人物”,每一个角色都可称为“圆整人物”,这也正是这类边缘题材(犯罪题材)电影创作的主要方法之一,即赋予所有角色不具备单纯正义一方角色性格的定位。影片故意让整个叙事对象都处在争议性的讨论中,用辅导试题敛财补课的教师,连看似正义的校长竟然不知道圆周率是要记忆的,STIC 考试的主考官拍墙威胁Ban的时候和打手相仿,追逐Lynn的时候更像谍战剧中的反派。
  二、 剪辑技法的全方位解析
  对于一部深植于剧情内容的影片而言,打造自身的节奏是风格化的具体体现,快速紧张的叙事节奏并不是依赖于视觉特效,而是依赖于纯熟的剪辑技法,该片剪辑手法堪称丰富而又不拘泥传统剪辑技法。
  (一)夸张放大的音效与配乐主题共同引领节奏
  巴拉兹在其《電影美学》中曾说:“镜头中的内容是从普遍现实中分离出来的,其中每一件东西,都传递一种特殊的强调,从风格上说,都是一种夸张,所以摄影机创造风格的能力在于选择。通过选择,镜头捕捉到生活中典型的事物,并把它突出出来,从而显示一种潜在的风格,使我们意识到它。”[2]
阅读更多
   
期刊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