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关于写清明节的散文随笔:大地清明]写爱情的唯美散文随笔

2018-05-15 投稿作者:难入怹 点击:40

  :清明节又叫踏青节,在仲春与暮春之交,也就是冬至后的第108天。下面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大地清明》这篇文章吧!

  春和景明,风清气爽,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谓之清明。说到清明,总绕不开这个典故:春秋时代,晋献公的儿子重耳因为一场你死我活的宫廷争斗,他不得不带着一批随从亡命天涯。一路上要躲避政敌的追杀,还有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其中艰辛自不必说。有人因为饥饿、疾病死在路上,更多的人选择弃主逃命,最后只剩下几个人追随在重耳左右。

  据说有一天,他们到了一处地方,重耳再也走不动了,他躺在地上,昏睡过去。不知过了多久,他手下一个叫介子推的人叫醒了他,给他端上一碗香喷喷的肉汤,他饿极了,三两下就把肉汤喝完了。等他恢复了一点体力,几个人又踏上了逃亡之路。有一天,重耳偶然发现介子推行动十分不便,脸色难看,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没什么。后来有人告诉重耳,那碗救命肉汤,是介子推割下了自己大腿上的一块肉做成的,重耳闻之潸然泪下。

  十九年后,重耳回到晋国做了国君,史称晋文公,他大赏身边有功之臣时,却忘掉了介子推。有天,晋文公忽然想起了介子推,可是他早已默默回了老家。晋文公愧疚不已,就带了一帮人前呼后拥去请介子推来朝领受封赏,但是介子推已带着老母上了绵山。晋文公派人搜山未果,有人就出了个主意:介子推乃一孝子,不如三面点火烧山,他逼得没法自然会带着老母从没点火的那一面下山。晋文公点头认可。

  然而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始终没见介子推下山,火熄灭后,又派人上山寻找,终于在一株大树下见到了已被烧死的介子推母子。晋文公大放悲声,命就地安葬,亲自祭奠。为了纪念介子推,他晓喻天下,将放火烧山的日子定为寒食节,这一天所有人不能生火,只能吃冷食。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因为清明、寒食两个节日前后相连,后来,寒食、清明合二为一,清明就不再只是一个物候学意义上的节气,而成了我国一个源远流长的民俗节日。千百年过去了,每到清明,人们暂时放下尘世的名利,纷纷上坟去拜祭逝去的亲人。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这一天阴阳似乎不再阻隔,生死亦不两茫茫。

  于孩童时的我,清明却是过年后的又一个狂欢节。在我家乡,有个清明扫墓挂青大家去墓地讨粑粑吃的风俗,来的人越多,扫墓者越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人丁兴旺、财气旺相。好不容易盼到了清明时节,我们的眼睛就时刻扫瞄着那些遍布坟冢的山山岭岭,只要发现那儿有人影晃动,闻到炮竹声声,立即高呼“讨粑粑去喔”,脚下生风,一路狂奔。越过狭窄的田埂时,我们伸展双臂,作鸟儿飞翔的样子,然而,一个趔趄掉进水田也是常有的事。一骨碌爬起来,走出水田,扯把青草擦擦身上的泥巴即可,并不会停下我们去讨粑粑吃的脚步。扫墓者祭祀了先人,把祖先享用过的粑粑、糖果散发给来墓地的人们。那些糯米粑粑其实掺杂了粳米,很硬,有的粑粑上还粘了香灰、纸钱灰,我们不管,一口咬下,满口生香。

  清明时节雨纷纷,

  行人路上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在我看来,清明时节多为阳光明媚、莺歌燕舞的温暖日子,即便下雨吧,那也是一片烟雨蒙蒙、花柳繁华、如梦如幻的景象。在这样的日子,很容易看到许多花样年华的女子,或踏青赏春,或随家人上坟挂青。她们或娴静素雅,端庄可人,或眼波流转,顾盼生辉。如此佳节胜景,何来“断魂”之说呢?

  少年那知愁滋味,曾经傻傻的想啊,坟墓里头睡着的人们暖和吗,饥饿吗,他们听见外面的莺歌燕语吗,会经常翻动一下身子吗?我还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去死一回,试试是啥感觉。那时的心里头,死亡和游戏一样,是件多么有趣的事。

  那年,我非常慈爱的外公不幸患上了重病。一天,妈妈急急火火从外公家回来,告诉父亲,外公就是今晚的客了。我不懂,问妈妈外公到底怎么样了,妈妈流着泪说:“你外公今夜要死了。”我竟好一阵兴奋,总算能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是死亡了。去外公家的路上,我跑得比谁都快。

  到了外公家,看见很多人簇拥着外公坐在火塘边上。外公穿着件青色长衫,脸如刀削,双眼闭着,张着嘴,无比艰难地出着气,却很少进气,间或微弱地咳嗽一下。众人说着话,妈妈和姨妈她们小声哭泣着,这我丝毫不感兴趣,我只专心瞪着外公,看他到底如何死。时间过去了很久,夜已深,我的上下眼皮直打架,可是外公还是那个样。我在心里默念着:外公啊,您要死就快点死吧,我都等倦啦。后来实在熬不下去了,只好找个地方睡觉。不知睡了多久,妈妈叫醒我,说快起来拜拜你外公。我起来了,看到外公仍旧穿着那件长衫,静静的躺在堂屋一侧的一张席子上。众人在外公身边放了口旧铁锅,在里面点燃了很多很多的纸钱,我与一帮表兄弟姐妹和大人们齐齐跪下,大人们齐声号哭。我也跟着流了不少泪,当然我不太知道自己流泪是为了什么。

  数十年的光阴就这样如水流逝,岁月的碾子碾碎了少年的天真和无知。年岁越长,我对外公的愧疚感就越深重。外公出生、成长于兵荒马乱的民国年间,六十年代又饱受饥荒之苦。他养大五男三女八个孩子。去世那年才六十出头,他牵挂着四舅、五舅没娶上媳妇,还忧虑小姨妈家非常困苦,常常吃了上顿不知下顿在哪。外公并不知道自己患上了肝硬化,在当时,这病和癌症差不多。他总是求着舅舅们努力把他的病治好,他心中有太多太多的放不下,说着说着他就泪如雨下。我那可怜的外公,他何尝就不想自己能儿孙绕膝、饭管饱、酒管喝、肉管够,然天不假以年啊,不能不使人悠悠感伤。这么多年了,外公,您在天堂可曾安好?每年清明,您可闻到儿孙们祭奠时的酒香、肉香、粑粑香?

  曾经山一样伟岸的父母亲,身体早已让岁月弯成了一张犁,以亲近泥土的姿势蹒跚在乡村。今年的杨柳风柔情吹拂着他们,妖娆的繁花还会映进他们浑浊的老眼,那么明年呢?后年呢?曾经蹦蹦跳跳的顽童、踌躇满志的青春男女,终究架不住岁月的雕琢与染色。人人都是”行人”,人人都走在”路上”,”断魂”也罢,不”断魂”也罢,脚下的路,是一条长长短短的不归路。杏花村的美酒,你能浇开生老病死的结?能洗去最终的一地离殇?

  重耳与介子推的故事已过去两千五百多年,我不愿去考究这故事的真假,我也从来就认为这故事无关政治,只有爱。在介子推看来,重耳已不再是主公,而是一个同样会饿死的普通人,他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是为了救人一命,而绝非为了以后的飞黄腾达。我清楚记得村里有位老者给我说过这样一件事:在那饥荒年代,一位瘦弱的母亲,奶水已经干涸,饥饿的孩子哇哇哭着,拼命吮吸着她的奶头。这位母亲万般无奈,操刀一划,然后把自己滴血的奶头塞进了孩子嘴里,此情此景,天地动容……

  每年清明,我只要在家,我会态度很虔诚地去扫墓挂青。坟前摆上供品,坟头挂了纸幡,我恭恭敬敬作揖、下拜叩头,也学着老人的样子念念有词:“祖公祖婆,太公太婆,家亡先祖,今日晚辈略备千斤刀头(肉块),斋粑豆腐,清酒供果,望您们亲身领受,亲身享用……”

  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座奈何桥。逝者一路走来,过了奈何桥,伫立三生石前,静观自己的前世今生,然后喝下一碗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重新步入轮回,犹如草生草枯,生生不息。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样,想想也是不错的,清明,亦用不着这么沉重。此时,风正清,天正暖,大地清明,人也清明。

 

作者:袁光祝

  公众号:九龙回首

  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阅读更多
相关标签内容推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和网友推荐收集整理而来,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若相关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时,请您联系我们,我们将根据中国法律法规和政府规范性文件,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或相关链接。千叶帆文摘对互联网版权绝对支持,净化网络版权环境。

猜你喜欢
专题
  • 周末
    周末

    指星期六到星期天晚,实行五天工作制后,指每周的最后两天。

  • 微商
    微商

    微商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空间,借助于社交软件为工具,以人为中心,社交为纽带的新商业。

  • 美食
    美食

    美食,顾名思义就是美味的食物,贵的有山珍海味,便宜的有街边小吃。

  • 下雪天
    下雪天

    下雪,下雪是一种自然现象,空中的水汽凝华后,又重新落到地面上的过程,水是地球上各种生物存在的根本,水的变化和运动造就了我们今天的世界。

  • 假期
    假期

    假期是指国家法定的假日,也指单位规定的休假日。除双休日外,我国国定假期为元旦、春节、清明、劳动节、端午、中秋、国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