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

时间劫杀

2018-05-17 投稿作者:-资本家° 点击:11


  “这是我送给他的礼物。”
  男人的半张脸隐在黑暗中,看起来喜悦又忧伤。
  上午十二点,田秀吉认真誊完最后一个字,放下手中的笔走出书房,客厅的沙发上摆着他灰黑色的大衣。他径直走到玄关,又退回来,在落地镜前重新穿好大衣,理了理杂乱浓密的头发,拿起靠在墙角的伞,转身走出房门。
  街道上一辆垃圾车缓缓开过,田秀吉所住的街道位于东京西郊,离市中心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他不是这栋房子唯一的住户,三层小洋房的房东是个固执的小老太太,矮小,嗓子却很尖细,听她说话总觉得是谁扼住了她的脖子。
  老太太丈夫早亡,独自住在一楼,她不准住户养宠物,不租给新婚夫妇和年轻的学生,更不愿意一家子合租,所以楼前待出租的牌子从未摘下过。
  田秀吉却已在这栋楼的二层住两年了,他今年刚过完三十岁生日,是个没什么名气的小说家,未婚,身材矮小敦厚,长相圆润,唯一的优点是还未秃顶,那一头浓密茂盛的黑色卷发让他看起来至少年轻了五岁。
  老太太觉得田秀吉很可靠,看起来老实,最重要的是——他从未拖欠过房费,每月一号,老太太打开门总能看到一个白信封,里面包着当月的房租,信封右下角用碳素钢笔写着田秀吉三个字,字体娟秀细长,与田秀吉的长相截然相反。
  老太太不关心这个,只要家具没被宠物挠坏,晚上安安静静,能按时交房租,她就心满意足了。
  田秀吉走到对面的街上,买了一份紫菜包饭,然后前往车站。他口袋里装了一个黑皮笔记本,里面满满的记着各种日程表。
  这是他的习惯,把时间分成一份一份,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写作,什么时候出门,都有明确的安排,田秀吉有时候会想,自己的葬礼大概都会被他写到行程本上去。
  他的第一任女朋友,也是最后一任,今井熏子,是个超市的收银员,两人的相识源于一次相亲,他在公园里看见对方轻轻晃悠的马尾辫,心也好似被那发梢挠了又挠,在春日里荡出一圈一圈的涟漪来。
  熏子无数次看到田秀吉在规划行程表后,终于怒不可揭,将田秀吉的本子扔出了房门。
  “整天只知道对着这个写写画画,你能不能做点别的!……”在熏子愤怒到几近破音的声音里,田秀吉默默地捡起本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是的,田秀吉至今也没有干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他的生活像一张写满废话的硬纸,用来擦屁股都嫌硌得慌。
  他只是很享受划分时间的感觉,就就像嗜酒的人离不开酒一样。
  对了,田秀吉还是位爱情小说家,出版的小说刊登在小城报纸上,和那些超市的降价单混在一起,被送到每家每户的信箱里去。
  他这次出行却是为了去市中心见一个人,为了这次见面,田秀吉少有的准时出发了,因为那天他打电话时,另一头有个慵懒的男声说:“那就下午一点见吧。”
  不容置疑的语气让田秀吉妥协了,再说,他看了看摆在电话旁的那张小纸条,哎呀,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重要了。
  田秀吉动了动身子,换个姿势站立。他的心跳突然加快,像是在期待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连双脚都开始不自觉地抖动着。
  轰隆而来的火车打断了田秀吉的遐想,他看了看手表,嘿,十二点一十,真是一如既往的准时。
  新宿站台的人比他想象中的要多,田秀吉随着人流向前走去,长相不一面无表情的脸在眼前一晃而过,时不时有人撞到他的肩膀或者手臂,他知道这不是故意的,可他仍然有些生气,甚至有些恐惧。
  为了安心,田秀吉远离人群,走到靠墙的一角,掏出自己的黑皮笔记本,翻到今天的日期,粗短的手指顺着字迹滑动。
  啊……下午一点,新厦写字楼十层1012,他跟着手指读出声来,就像刚识字的小学生那样认真,油腻的脸上显出一种莫名的光彩。
  这一切都被站在不远处的一抹身影尽收眼底。田秀吉感应般地侧过头,看清了身影的面目,脸上有着一闪而过的错愕,随即被笑容代替。
  田秀吉朝身影挥挥手,把公文包举得更高,憨厚的笑容里有着丝丝狡黠。
  嘿,你看,我知道了你的秘密。


  中道彦雄背靠着软垫座椅,把脚搭在身前的办公桌上。房间里四处堆放着无序杂乱的书籍和文件夹,靠墙的两排大玻璃柜里却是空的。
  今天是他把咨询所从写字楼搬到这栋独立楼房的第一天。低矮的围墙在门外圈出一个小小的院子,院子里种了棵海棠,屋檐下还挂了个轻巧的风铃,不停撞击发出叮铃叮铃的响声。
  这栋楼房其实是他舅父的产业,舅父前往美国定居后才把这处房产低价转移到中道彦雄名下。
  要是能有杯咖啡就好了,中道彦雄闭上眼,两手搭在胸前。
  “砰”的一声,房门被来人一把撞开,还未清理好的书籍被撞得四散飞落。穿着驼色风衣,身材高挑的女子风风火火走进来,将一张纸用力拍在中道彦雄面前的书桌上。
  留着娇俏短发的年轻女子名叫阿五子,是一名律师,准确来说,是一位刚刚被暂停律师执业证的律师。
  “你惹事了。”阿五子饶有兴致地盯着中道彦雄皱起来的眉头,咧嘴灿烂一笑。
  中道彦挑起面前的纸,待看清纸上的内容后,眉头皱得更深了。
  “你要什么?”中道彦雄抬头看向阿五子,问道。
  “作为我给你做策应的报答,”阿五子挑眉,俯身凑近中道彦雄,“只有一个要求,我要参与……”
  窗外传来轮胎摩擦沙石的刹车声,紧接着便是凌乱的脚步声。中道彦雄将手中的纸揉成一团,塞进阿五子的风衣口袋。
  “成交。”
  门又被人大力撞开,故意做旧的檀木门上又多了两道划痕,中道彦雄不禁一阵肉疼。门口站着几个五大三粗的警察。
阅读更多
  劫杀    时间  
期刊
  • 情人节
    情人节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即每年的2月14日,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起源于基督教。这是一个关于爱、浪漫以及花、巧克力、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