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散文精选 / 文章内容

徐浩峰,坐看重围

2018-03-11 投稿作者:珍惜の那段情 点击:136

  徐浩峰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异类,这话一点不假。说他入世,他研习内家拳多年,躲在屋内写尽武林沧桑;说他出世,他写剧本,拍电影,赢得好名声与高票房。没有习过武的人是不懂“侠”的,不懂“侠”的人自然也就读不懂徐浩峰的“气”。他气定神闲,只为有朝一日能冲破重重阻碍,既为导演梦,也为武林。有句老话讲得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相似的话放在徐浩峰身上毫不违和,“有他的地方,就有武林”。

  任侠,徐浩峰
  法国女作家萨冈说:“所有漂泊的人生都梦想平静、童年、杜鹃花,正如所有平静的人生都幻想伏特加、乐队和醉死梦生。”而对中国人来说,白衣飘飘的侠客和仗剑走天涯的人生已存在于每一个人的梦中。为什么中国的武侠电影自上世纪诞生以来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人们的视线?为什么在西方世界看来,中国电影几大类型中最具魅力的就是武侠片?除去历史等诸多复杂的因素,恰如徐浩峰所说:“武侠的魅力之一,是里头有中国人的样子。”
  最初接触徐浩峰,是读他的《道士下山》。吃饭看,乘车看,走路看,梦里可能还在看。为小道士的习武欢呼,为形意拳的衰落与消匿落泪,为武林的消逝痛心疾首。读过他的书的人,会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武林,它不存在于金庸笔下,也非古龙所写的模样,它是另一个社会,曾经就存在于现实之中。虽然徐浩峰不太愿意提起,但大部分他在北电的学生都知道他们的徐老师是个习武之人。曾在北电校园里流传过徐浩峰身怀绝技的传闻,越传越玄乎,以至于有人上门请求讨教一二。很多人都问过徐浩峰,他的“武功”究竟练到了何种地步。他总是笑着摆手,半开玩笑半惆怅地回答:“我已经荒废很久了。”据说,自2006年《逝去的武林》出版后,甚至有人要给他投资办武馆,被他婉拒了,“小说就是用来满足一下现实里的遗憾的。”他遗憾自己20年前未能坚持习武,因此只能在小说里过把干瘾。

  徐浩峰始终在坐看重围,等待突围。大部分人以为《师父》是他的导演处女作,其实不然,它顶多算是“武林三部曲之三”。在此之前,一部是入围第68届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的《倭寇的踪迹》,一部是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四项提名的《箭士柳白猿》。《倭寇的踪迹》可以说是一部“自开一派”的作品—在这部电影里,有对中国传统叙事方式的继承,有对中国传统文化意境的体悟,也有对中国儒道文化的把握。当然,更重要的是寻求一种武侠的崭新的突围模式。电影的故事本身并不复杂,主要讲明朝两个戚家军的余部为了将戚继光在实战中创立的刀法流传下来,挑战四大门派,开宗立派的故事。严格意义上来讲,它其实并非武侠片,而只能算作是武打技术片。武打技术在《师父》中亦可见一斑,这就是他给出的迎合数字化时代的武侠传承方法,用科学技术武装武术本身。
  徐浩峰把武侠困境与中国传统文化困境融为一体,直面这个难题。中国武侠不再是神乎其神的飞檐走壁,而是讲科学、讲技巧的一门学问,这门学问与中国文化的困境相互共振。徐浩峰力求用新武侠出路的方式给予中国文化出路何在以答案。和探讨戚继光刀法如何流传相似,《师父》无非是探讨咏春一派如何传承。当武侠世界的规矩与现实世界的规矩相碰撞,徐浩峰在试图用他自己的理解给出方向。徐浩峰曾说:“因为各种原因,武馆体系和各大武术门派已经荡然无存,最好的推广功夫的途径是武馆。电影它毕竟是艺术,靠一门艺术去做一件改变社会现实的事情,本身也是不现实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徐浩峰的侠义。
  讲故事的人,徐浩峰
  和初到津门的咏春陈师傅一样,无论是在武侠小说范畴,还是影评写作抑或类型片创作上,相对既有体系而言,徐浩峰是一个外来者。2007年《道士下山》小说出版,2015年《师父》上映,从一介默默无闻的写作者到获得金马奖最佳动作设计,成为一名风头颇劲的新晋导演,徐浩峰用了八年,在这个速成而又速朽的年代,不能算短。
  1997年从北电导演系毕业后,他并没有进入电影业,却转身研究起道教和武侠,一去多年。按照徐浩峰自己的说法,他毕业那会儿正处于中国电影一个非常衰败的时期,毕业后很难在这个行业发展,无非是给一些中低档的电视剧当场记。“我觉得我这个人缺乏忍受恶劣环境的能力,如果让我从场记、副导演做起,一点一点熬成导演,我觉得我做不来。而且我担忧一个损失:如果我花十年时间去培养人脉,最后我可能可以做导演,但我的内在必定是空乏的。”于是他选择了离开,“这是一种选择,你要什么。或者更残酷,是你能要什么。”这种选择本身就有武侠小说里人物的气息,像是西门吹雪,或者李寻欢,自有一种风骨。这也符合他朋友对他的形容:徐浩峰,骄傲。这种选择和徐浩峰练的内家功夫也相似,讲究沉静内敛,后发制人。

  徐浩峰身上虽然有很多标签,学者、编剧、作家,但他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当导演。他说,写小说是希望能为自己当导演做准备。徐浩峰深谙武侠文化已经走向没落,他从历史知识和纪实文学起步,从记录民国时期武术界人士的生活与观念开始,继承了中国的武侠文脉。之所以如此醉心于民国武侠,除了自身的喜好,还因为“武侠是帮助我实现电影理想的东西”。在徐浩峰看来,有一个武术背景的家庭是他的一个优势,是能够帮助他成为不同于其他众多导演的秘籍。不得不说,没有人不佩服徐浩峰的耐性,他如此耐得住寂寞,而命运竟然也回应了这份寂寞。
  正如他在小说里写的,一战成名只属于武侠小说,现实中的任何一次扬名行为,布局和善后都要用去大部分时间,说白了,就是得按这世上的规矩来。面对这“世上的规矩”,有的导演放不下自己艺术家的身段,有的导演在娱乐大众的同时也放低了底线。还好,《师父》虽有让步和妥协,但远远谈不上让人沮丧。“《倭寇的踪迹》和《箭士柳白猿》可以算作是艺术片,都不是一个跟道德和信念有关的故事。现在要跟大众交流,就要接近生活,就得用道德和信念去讲故事,这样容易和大众沟通。大众电影和小众电影的区别是它的叙述方式,如果是给更大的人群讲一件事情的话,讲故事的方式是和艺术片完全不一样的。它其实就是做了一个叙事策略上的变化。”徐浩峰明白,想要传承武侠文化,必然只能通过大众电影予以广泛传播,而他显然也已经做到了。
  拍电影的哲学家,拍电影的文学家,这都不是徐浩峰。他只是一个拍电影的说书人,讲一个好听又可以引起思考的故事。在他重述的这个故事里,有典故,有轶事,也有带着中国特色的小规矩。这里面没有英雄,只有小人物,尤其是那些为传承武侠和文化而努力的平民百姓。坐看重围,走出重围,一个“坐”字可释为淡然,一个“走”字可释为风骨。且看徐浩峰,如何以淡然风骨之姿留下千古佳话。
阅读更多
   
期刊
  • 情人节
    情人节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即每年的2月14日,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起源于基督教。这是一个关于爱、浪漫以及花、巧克力、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