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散文精选 / 文章内容

描写槐花开放的散文精选 描写槐花盛开槐花飘香的诗句

2018-08-10 投稿作者:占占有欲丶 点击:22
  描写槐花开放的散文精选 描写槐花盛开槐花飘香的诗句

  初夏时节,满山槐花盛开,非常美。槐花除了有观赏作用外,还可以食用。下面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又到槐花飘香的季节》这篇文章吧!

  我的老家在县城南边40公里,这里槐花开的季节比城区要晚十天左右。

  当城区人们已经享受到槐花美味时,我们这里还没有开。

  自昨天开始山下边、村庄附近的洋槐树才开始开,真正大面积的洋槐树还没有看到花。

  洋槐树,很适宜我们山区生长,它不论在土壤肥沃的地方,还是在贫瘠的沙岗梁上都能生长,适应能力很强。好像我们山里人,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不嫌贫爱富。

  不过几十年过去了,原来的老槐树依然还是不粗壮,但它的根部发达,有的树根长达几十米,可以吸收更多的水分和养分。

  洋槐树我们一般称它刺槐树,因为它浑身长满黑刺,如果不小心被刺伤,那是会出血和很疼的。

  每到四月底五月初,我们这里满山遍野都是刺槐树,如果到了槐花盛开期,大老远就能闻到槐花的香味。真香、真好闻。漫山遍野好像下雪一般。

  这时南方的养蜂人就来到我们这里,在山脚下、在公路旁摆开蜂箱、撑起帐篷,现在也有太阳能发电了,养蜂人可以照明和看到电视了,条件比过去好很多了。蜜蜂会发出嗡嗡的叫声,大老远我们就害怕,怕被蜜蜂蛰着,但养蜂人不害怕,他们有时戴头罩,有时不戴,看到身上爬着很多蜜蜂他们也不紧张。

  槐花,浑身洁白,一串串,飘着香味。禁不住你去撸一把填在嘴里,那味道鲜美甜甜的感觉,我是难以忘怀的。

  现在的刺槐树都长高了,为了得到槐花,我们一般不再去爬树了,再说也过了〃飞檐走壁〃不知道危险的爬树年龄了。我们都是把镰刀绑在一根长竹竿上,去钩那些最上方,花开的又大又茂密的槐花。

  回家后就把它择净,先用清水洗洗,避免有尘土。然后用开水烫一烫脱敏。

  我记得我们小时候,春天每到周六周日不上学,就去拾柴火,那时天天吃煎饼,烧鳌子是用很多柴火的。看到槐花开了,就使劲吃,反正又香又甜,可是有的脸就浮肿了,肚子不舒服。原来它有一种过敏源。

  槐花,我们一般的吃法就是:

  一、做槐花汤,把槐花烫后,在锅里葱花、油、盐爆香然后加水烧开,把槐花放入再加点面粉搅拌烧开。香喷喷的槐花粥,喝一碗还想喝第二碗第三碗。

  二、包饺子吃,春天的韭菜也是很好美味,把烫好的槐花加韭菜、花生油、鸡蛋包饺子既素又香,那鲜美的味道,就是俩字:好吃!

  如果你喜欢吃肉的,加五花肉那是喷香喷香的。

  三、煎槐花饼子,材料和饺子馅一样,只是煎可好吃了。

  槐花的功效:清肝泻火,凉血止血。

  槐花蜜的功效:槐花蜜其性清凉,具有槐花之去湿利尿、凉血止血之功效,能保持毛细血管正常的抵抗能力,有舒张血管、改善血液循环、防止血管硬化、降低血脂血压等作用,并用于预防中风,同时亦有清热补中、解毒润燥之功效。

  常服槐花蜜能改善人的情绪,达到宁心安神效果。中年失眠者在临睡前服用槐花蜜每能降低中枢神经的兴奋剂,起到催眠的作用。

  我们这里属于沂蒙山区。离5A景区沂山很近。沂山有广袤的刺槐树林,每到四月底五月初,那就是槐花的海洋,您可以利用五一小长假全家来游玩,采摘槐花,享受农家槐花宴。也可以买到现场生产出来,最新的槐花蜜。那可是纯绿色无污染,质量顶级的槐花蜜了。   远方的朋友,城市里的人们,来我们临朐吧,来临朐的山区,您会不虚此行的,沁人心肺的槐花香欢迎你!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是与家乡的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的。小屋子的门前,有一棵大槐树。每当到了那个季节,微风轻轻抚摸着它的面孔,阳光微笑着亲吻她的脸颊。透过树叶层层交织的空隙,阳光的吻飞溅下来,金波闪闪;微风的爱抚穿透过来,碧波荡漾。一切的一切,都相映成辉,像一幅轻笔勾勒却有色彩饱满的水彩画。过不了几天,大槐树的头发上又会被洒上几点淡粉的颜料,在这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发芽,伸展,逐渐成长。可好景不长,某天,只听“轰隆”、“轰隆”几声巨响捅破天空,接着就有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怜香惜玉,重重地撞击着娇嫩的花朵,无力的花瓣只能飞向大地。我当然心疼:“爷爷!爷爷!快来呀!花都要被打没了!”“不急不急,好孙女,这是自然现象,它会自己再长出来的。”爷爷耐心的向我解释道。但心急如焚的我怎么会听。我一下子冲到了雨中。爷爷也顾不得了,也没来得及打伞就去追我。雨,是刺骨的凉,却有一双温暖的大手和一个温暖的怀抱把我抱回了家。不多久,我和爷爷都双双病倒了。爷爷刚能下床,就来到我的床边,手上捧着的,是一朵好不容易残留下来的槐花。其实槐花是甜的,比任何一种糖果都要醇净的香甜,可这次,为什么我尝到最多的,还是那股覆盖心头的暖……多少年过去了,多少槐花盛开又凋落,我长大了,也很多年没回家乡了。又是槐花盛开的季节,家乡的槐树似乎更大更苍老,一抹抹淡粉涂亮了它的枝头。爷爷,也永远以槐花为伴,沉睡在树旁。槐花开满枝桠,将要落下的太阳如一轮巨大的光环,闪烁在花上,红色的光辉被深深雕刻进每一条纹路,一旁亦有风,融融的。还是多年前的温暖。就像,爷爷那布满皱纹,每一条皱纹又都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亲手摘下那最绚丽的槐花,给他最心爱的孙女。家乡的槐花又开了,一片片粉色的心就如孙女的爱,希望轻轻洒落,永远留在爷爷身边,给他甜蜜与温暖。槐花,依旧那么美丽。

  “我要怒放的生命”!这句歌词恰似写给槐花的。

  山里的气温低,花开的也晚。山里人性子慢,有的是时间,慢慢等着吧。

  迎春花开了,杏花开了,桃花,梨花,梧桐花都开了,唯独不见槐花的动静。春天马上就要落幕了,你还在磨蹭什么?

  我家的屋后有一片偌大的槐树林。有的是人工种植的,而绝大多数是野生的。每年槐花盛开,这片寂静的林子便沸腾了:无数的彩蝶成群结对的从远方飞来,翩翩起舞,尽展美丽的双翼;蜜蜂也早早的嗅到了花香,一头钻进花心里,贪婪地吸允着浓烈的甜味。城里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在土里土气的乡下人陪同下,兴致勃勃的来采花,还同槐花合影、录像。而今年的雨水多,气温一直很低,槐花也就姗姗来迟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每天清晨刚起床,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开后窗帘,看槐花开了没有。好失望啊!没有一点要开的迹象。一天,两天,你倒端起来了,千呼万唤不出来。我生气了,索性不去看。昨天清晨,一阵阵扑鼻的花香把我从梦中熏醒,是槐花的味道。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窗子。啊!仿佛一夜之间,千树万树的槐花,努着小嘴儿,像极了刚出生的婴儿,欣欣然,生机盎然了。

  清晨的空气凉爽得很,是鸟儿最欢快的时候。喜鹊站在高高的梧桐树的巢旁,精心的守护着刚刚出壳的幼雏;燕子在树间轻盈地捕食。还有不知名的小鸟在花间演唱着动听的曲子;布谷鸟从云端飞过,催促着人们赶快起来“种谷”了。

  槐花节开始了!

  有扛杆子的,有拿篮子的。大姑娘、小媳妇三五成群,纷纷涌向槐花林深处。嬉笑声、叫喊声、歌声,很快就飘满了整个树林。不一会儿,一筐筐、一袋袋和着愉快的笑就从林子出来了。很快,好像家家的棚子里冒出了袅袅的炊烟,随即烙饼的香气就弥漫在空气中了。

  人们一见面,不说别的:你烙槐花饼了吗?昨天就尝鲜了,我们全家人可爱吃了。今天我刚买了肉,准备包槐花饺子呢。是呀!听说槐花都上国宴了。可不,这才是真正的山珍呢!

  聊得正欢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儿子打来的:“妈,我们那里的槐花开了没有?可别忘了多采些,我要送人的。”

  “城里没有槐花吗?”

  “有啊,可没人敢吃,都污染了。”

  我正出门采花,云子来了。声音震得耳朵疼:“城里的三姨打来电话,说是要吃槐花饼,过一会就到,我们采花去!”我和云子兴高采烈的来到屋后的树林中,芬芳的花香宛如醇香的浓酒,我们已经飘飘欲仙了。

  艳艳的槐花怒放着,像美丽的白雪公主,不点胭脂不施粉。一束束,一串串,天然浑成,素面淡雅,给人以清新、质本的美。这可真是“人要俏,一身孝”。

  我爬上一棵大树,还没采花,那段埋藏在心底的记忆却又浮现在眼前。每年的这个时节,我都会把那段记忆复习一遍,来一次回放。因此它也就越来越清醒的印在了脑海。

  那一年,我大概八岁的样子,文化大革命依旧激烈的进行着。母亲的那句名言依旧在耳畔重复着:年好过,春难熬。是啊!春天的确是我们家最艰难的时候,缸里的粮食见底了,麦穗却刚刚扬花。这段日子就只能靠野菜和树叶来填肚皮了。没有经历过那段岁月的人,是无法体会运动的残酷,更想象不到饥饿的滋味。好在我们生在大山里,“靠山吃山”。刚开春,苦菜就毫不吝啬的从地里钻出来,供养着苦命的山里人,真是苦根相连啊!以至于现在我对苦菜一直怀着感恩的心。然后就有加拿大的杧子可吃了。人们最盼望的还是槐树花开,不仅有醇香的槐花可以填饱肚子,连槐叶也美味无比。

  也许是缺乏营养的原因,我从小就瘦弱。然而,贫穷的生活,我却练就了爬树的本领,就像那轻盈的猴子,再粗再高大的树,别人上不去,我却能轻松的上下自如。有一次,我刚爬上一棵高大的槐树,槐树的刺扎了我满手满脚。正庆幸今天可有大收获了,这下一家人不用饿肚子了。

  那个长得像凶神恶煞的治保主任从树下经过,抬头发现了我,冲我厉声呵道:“小地主崽子,给老子滚下来!”我一听,吓得全身颤抖,差一点尿了裤子。一下从树上滑落下来,肚皮被坚硬的树皮划了一道深深的血印,从里面渗出殷红的鲜血。钻心的疼痛,使我不知不觉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好像那个可怕的幽灵还冲我骂了许多难听的话,疼痛麻醉了大脑,我仿佛一句也没有听到。一边擦拭着不断流出的血,一边擦着委屈的眼泪回家了。

  回到家里,看着愁容满面的母亲,吓得我一句话也没有说。生怕母亲知道了刚才的事,会更加难过。晚上,等人们都睡下了,我便和弟弟借着月光,悄悄地出门了。弟弟在树下等我,我又爬上了白天爬过的那棵大树,轻轻地折着槐花,生怕动静大了,惊动当官的。等我和弟弟把槐花扛回家时,已是半夜。

  天亮了,吃着母亲烙的槐花饼,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苦难的日子,锻炼了我的意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自然赐予我们赖以生存的食物,是槐花陪伴我们熬过了那段贫穷的岁月。

  浓浓槐花香,悠悠人间情。

  我和云子满载着收获,徜徉在野花烂漫的小路上。身后那洁白的槐花正向我们投来甜甜的微笑。

  文、夏雨潇潇

  闲云悠然风情在,又是一年槐花香。周日回鲁中艾山老家,刚一下车便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抬头一看,满树的槐花遮望眼。盛开的花朵一嘟嘟、一串串、如银、如雪,汇成花山花海,放眼望去一片雪白。槐花花期很长,大约有一个多月,因此,槐花盛开的时候,也引来了南方的养蜂人菜花酿蜜。一场小雨来袭,蜜蜂翅膀上沾满了水珠,山涧石道的槐花也在不经意间挂上枝头又撒落一地,白色的花瓣柔柔地铺在沙土地上,如渐渐丰满的羽翼,一层又一层,叠加起一个槐花缤纷的世界。微风吹过,雀起的花瓣抖动起晶莹的翅膀或聚或散,或起或落,顷刻间旋转出一种亲密的姿态。

  槐花稠,豆子收;槐花稀,豆子秕。我对槐树的偏爱主要它是那诱人的串花。槐树是刺槐,不知村人何以名之“洋槐”,它可是一点也不“洋气”。后来琢磨过,百思不得其解,管它呢,反正是槐就行,反正是长在故乡那黄土地上就行了,能开出那芬芳诱人的槐花就行。这时节走进槐林里,你永远也别想弄明白,那些并不粗硕的枝桠,咋会开出那么多花来,摘一穗,再摘一穗,轻握手中,掌心便满是那微微的柔凉、滑腻,那感受是再舒畅不过。若剥开花辨,将花蕊送入口中,会有淡淡的回甜和略略的清苦。

  家乡三面环山都是槐树,每当槐花飘香的时候,我便和一帮小伙伴扛上铁钩子,挎着提篮,爬上槐树钩槐花。在摘槐花的过程中,时不时会惹怒蜜蜂,偶尔还会被讨厌的蜜蜂蜇伤,如果不幸的蜜蜂蜇了我们当中的一个,我们会让所有嘴馋的蜜蜂离开此树。回到家后,奶奶把槐花中的槐叶和杂质捡出来,加工成香甜可口的槐花窝头、槐花煎饼和槐花包子,若一时吃不完,奶奶还会把槐花晒干储藏起来冬天吃。在那缺吃的年代里,就是槐花给了我们兄弟姊妹7人的营养,希望和生命动力。

  槐连豆,打滴溜,今年不收明年收。因此,在那个生活困苦的年代,在家乡的食谱上,就是槐花煎饼,玉米煮槐花,槐花窝窝头......因那时候,农村还很落后,每年会闹春荒,家里的粮食往往是不够吃的,还要靠采摘一些野菜,树叶,洋槐树花来充饥。洋槐树花也就成了其中最好的充饥食物了。每每此时母亲会把我们哥几个采回的槐花反复清洗,然后把它细细地切碎,再拌上少许的油盐和玉米面放在锅里蒸。过十几分钟后,锅里便会飘出诱人的香味来,等槐花蒸熟了。然后,我们兄妹几个便会争抢地拿碗盛,当母亲看到我们狼吞虎咽的馋相时,就会露出幸福的微笑。母亲偶尔还会用鸡蛋炒洋槐花让我们打打牙祭,在那时这可是一道奢侈的菜了。鸡蛋虽然是自家的鸡下的,可那时候是舍不得吃的,往往要拿到街上去卖,换点零用钱或换点盐用。每当在春节时母亲会蒸一锅榆树皮和荞麦面包的包子时,我们就坐在桌旁,兴奋地望着热气腾腾的蒸笼咽吐沫。那种香香的,软软的,滑滑滋味和感觉至今想起来还口舌生津,回味悠长。当然,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因为长时间吃槐花,没有油水,槐花吃多了会中毒,因此,在那个时候母亲也种下了吃槐花会肿脸的病根。

  现如今我们的生活水平是一天比天好,美味佳肴,鸡肉鱼蛋、海参鲍鱼更是天天有,顿顿新,然而多年前吃槐花的情景却时常浮现在眼前,让我忆起故乡的点点滴滴。槐花,如今,人们已不再为了填肚子活命在槐树上折藤,而那段历史我们应当牢记在心;它像一脉难割难舍的情素,依依地牵拽着,揪扯着,生怕我走得太远,忘掉了他们似的。如今,又到了槐花飘香的时候,我那至亲至爱的奶奶已离开我们已24年了,那香甜可口的槐花食品我已24年未曾尝了。“槐树檩子槐树梁,坐的凳子睡的床,春荒口粮接不上,朵朵槐花都是娘”。又是一年槐花香,葱茏繁茂韵山径,读物思人,一丝幽幽的心伤涌上心头。

  怀槐花

  四月毕竟是一个有些残忍的季节,无数的落英,无数的残蕊,造就的一个凄惨而唯美的四月。然在百花盛放的尽头,槐花却开的正好,喏,四月是在古时便被称为槐序的季节。

  槐花长得巧,单构造来论,倒真是显得造物主的精妙了。花蕊藏在花瓣中,风雨便不能淋到了,洁白的花瓣只三瓣随手一插,便成了一朵小巧的花。一朵朵列 成一串串,一串串列便成了一树一树了。最妙的还是那花中的香味,是从哪发出的呢?到叫我疑惑了,不过,这精妙的花配上柔软的香味,是一首歌。清甜的谱子配 上小巧的音符,便可以唱出来了。真是一种讨巧的花呢!

  槐花是于不知不觉间开放的,不知不觉间香味萦绕上你的鼻子,不知不觉间抬头一望,噢,原来是槐花开了呀!那花开的安静。

  曾看过一篇槐花赋,那赞槐的语言大有如赞珍宝之势,仿若红楼梦里宝玉悼念晴雯那一节,真可谓‘‘冰雪不足以喻其洁’’了。然我以为这槐花断然自是担 不起这美名的,她只是安安静静地长在乡野里,不吵不闹,到了时节便开,过了时节便落。而在那喧闹的城市里鲜少有身影的,有也不过是公园里仅供观赏的一棵两 棵,稀稀落落的。她毕竟是偏向山野之人的,那花开的朴实。

  槐花总归是善解人意的。我于去年上了高中后,便只能隔段时间在回家,本以为今年是再吃不着槐花做得美味,而惋惜不已,然她是善解人意的,细细数来, 槐花应该能从月初开到月末。‘‘五一’’长假回家时竟过也尝过一回,是奶奶特地让弟弟妹妹从槐树上钩来的花,然后亲手做的我最爱的槐花麦饭,那一口槐花 香,至今还唇齿留香呢!那些不肯随大流而悄悄晚些开放的花,倒也便(读bian)宜了我们这些迟归的人了。

  我想我所怀的槐,只单单是白洋槐。那红槐太过娇艳,注定适合长在花园里供人观赏;那土槐太过严肃,也只是适合在药匣子里贴上凉血泄火的药理标注,只单这白槐是最为大众,也是为我所最为熟悉的了。

  槐花飘香时

  董双锁

  家乡的树很多,崖上松树、沟间榆树、河畔柳树、地垄枣树、路边杨树、宅院果树、门口槐树,村里村外、房前屋后、沟沟畔畔、漫山遍野到处都是树。每到春天,这些树相继发芽、开花吐绿,为大地增添了无限生机。

  听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讲,槐树为树中之王,有镇宅驱邪之意。因此,在众多的树种中,乡下人对槐树尤为钟爱。自古到今,一直都把槐树视为吉祥树,习惯地把它栽植在自己家的大门口,作为镇宅之物。槐树不求索取,默默奉献,如同卫士一样,忠实地守望着一方家园。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又是一年槐花盛开的季节,在乡下,我看到每一株槐树的枝头上,到处挂满了灯笼似得朵朵小花,一朵朵连接成一串串,一串串汇聚成一片片,远远望去,如云似雪,轻盈飘舞,冰肤玉肌,随风吹拂,整个村庄笼罩在一片洁白如玉、银装素裹的槐花之中,不时地散发出一股股浓郁的芳香,沁人心脾,醒人耳目。槐花,也自然成为春日乡村一道靓丽的风景。

  儿时,每到槐花盛开的季节,我们总是兴奋地在槐树下跑来跑去,母亲往往举着一根头上绑着镰刀的长长竹竿,钩住开满槐花的小枝,轻轻一拉,随着“叭叭”的响声,一束束雪白的槐花枝不时地降落下来。不大一会儿,树下周围就铺了白茫茫的一片。前来串门聊天的大娘、大婶们,立即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围坐在一起,又说又笑,很快将树枝上一串串小白花摘下来,轻轻地放进早已准备好的竹筐里。

  母亲把捋好的槐花用清水洗净,掺拌适量的面粉,加许食盐、花椒粉等调料,搅拌均匀后,摊在铁箅上,放进笼里蒸。随着笼盖间“吱吱”冒出的蒸汽,顿时,整个厨房里充满了扑鼻醉人的淡淡香味。待蒸熟后,再放些蒜汁、辣椒、食醋等佐料,又辣又酸又香,吃起来津津有味、清香爽口,想起来口齿留香、回味无穷。它就是乡下人春季常爱吃的槐花“馉垒”,用现在的时髦话来说,这是原生态、纯天然的绿色食品。

  槐花,除了是一种较好的绿色野菜外,还是一种优质的花粉蜜源。每年春天的花开季节,数不清的蜜蜂便蜂拥而至,轻盈地穿梭在花蕾之间,忙碌着吮吸花粉。槐花蜂蜜色泽鲜艳,蜜汁透明,口感香甜,味道醇正,质量上乘,营养丰富,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最佳补品。据悉,槐花蜂蜜要比其他蜂蜜每斤高出两元左右,是市场上的抢手货。

  我轻轻地漫步在槐花盛开的乡村里,感受空气中飘逸着那槐花的淡淡清香,耳边又回想起了:“串串玲珑雪,高高枝头挂,亭亭立春风,清香飘万家。”那首童年时的儿歌。

  在享受春光沐浴,陶醉自然景色的同时,我更加深切地感悟到:槐树,乡村常青之树!槐花,农家生命之花!

阅读更多
  描写    槐花    开放    散文  
期刊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