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帆文摘 - 读好书,交好友!
位置: 千叶帆文摘 / 美文摘抄 / 智慧人生 / 文章内容

精于论证的阶段性成果

2018-03-11 投稿作者:没有翅膀却想飞上天空 点击:7
https://i.bdfqy.com/uploadfile/2018/0311/20180311123457921.jpghttps://i.bdfqy.com/uploadfile/2018/0311/20180311123458263.jpg
  杨善武先生的《传统宫调与乐学规律研究》(以下简称“杨著”)早在多年前就出版了,这是杨先生穷五年之功探究传统宫调问题的阶段性总结。全书近27万字,分四大部分:“同均三宫”问题、苦音问题、调式辨别问题及黎英海民族调式研究。四个部分都涉及苦音及苦音音阶。虽然杨善武先生自称本书为论文集,在笔者看来,它其实就是一本结构严整、问题集中、论证严谨的专著。手执“杨著”,有感佩与沉思,也有疑问与困惑。
  一、对待论题:具体着手
  据杨先生介绍,他是1998年确立以传统宫调理论与乐学规律研究为方向的,而这个方向的确立主要缘于他早年在豫西从事戏曲音乐创作与民间音乐收集整理中的一个疑难——对苦音在中国传统音乐体系中的定位,亦即对苦音的音阶调式辨别,这也是困扰了中国传统音乐学界半个多世纪的乐学问题。杨先生选择这个问题作为着手点的重要原因,是苦音问题“涉及一系列基本理论,触及中国音乐的本质”。
  苦音所涉及的音律、音阶调式、音调旋法等问题,都与中国传统音乐全局相联系:音律规范乐音,乐音构成音阶,而音阶中音的具体运动,即音调旋法体现出各具特色与表现力的有机组织形式——调式,其中的核心要素就是苦音的音律。目前学界对苦音音律主要有两种认识,一是苦音的音律有中立音特征,联系波斯一阿拉伯乐系如维吾尔族民间音乐是3/4音,持此观点的有吕冰、冯文慈和李廷松等先生,1992年李世斌先生测音支持了这一观点;二是与中立音“决然相反”,但有时“迹近中立音”的bsi律位,持此观点的有黎英海、黄翔鹏、陈应时等,1983年韩宝强先生和李武华先生的测音支持了这一观点。
  音律上的歧见直接导致对苦音音阶调式判断的多解,而在持相同音律观的内部也对苦音音阶调式有不同意见。如基于中立音的变体调式的学者,冯文慈提出独立于传统五声体系之外的变体燕乐音阶;吕冰结合中古时期中原文化与西域文化的融合,提出苦音阶是“古代龟兹音阶的孑遗”;刘均平认为苦音音阶是由“徵、变宫、宫、商、清角”构成五声基础等。
  基于原位“fa、bsi”学者(严格地说,是有原位倾向的学者)分别提出清商音阶说和综合调式说。黄翔鹏提出苦音构成的清商——八声音阶省略说;李武华提出苦音音阶是“上古纯律音阶之直接后裔”,其骨架为“徵、清羽、宫、商、清角”;董维松提出苦音宫调“在本质上仍为徵调式”,“只是因为五声性旋法的缘故,它才具有游移性,诱惑人们把它听成其它宫系的东西”。
  “综合调式”说的提出者是黎英海和陈应时,二者看法互为补充,盖为四点:第一,苦音是由五声音阶综合调式性质的七声所构成。其内部综合的不同调高的五声之间,并不形成转调,而只是“带有调发展的因素”,是被作为一种“独特的旋律法”来运用;第二,苦音与花音本系一个曲调,苦音是在花音调式基础上,主要运用“清角为宫”和“清羽为宫”两种方法构成;第三,苦音的音乐“常不是一个单纯的调式”,其内部大都“形成一种复杂的同主音调交替”,从而造成一种特殊的调式游移性;第四,苦音中的fa和bsi在被作为偏音使用时,“他会随着旋律的动向或受其它条件的影响而在音准上有着游移性”,但其“基本倾向还是明显的”,而在它有着另一宫系五声音阶音的意义时,则“音是很准的”。
  徐荣坤否认了苦音音阶形成的龟兹说,提出苦音音阶是由于“采用双借手法,不稳定的旋宫犯调”,而构成的一种综合调式。需要指出的是,杨予野基于梆子腔的研究、何昌林基于“秦乐与潮乐”的比较研究、焦金海基于苦音筝曲的研究、李民雄基于中国传统民族器乐旋法发展原则的研究都得出类似苦音音阶综合调式说的结论。可以说以上诸论已经体现将苦音音阶的构成和形成与中国传统文化整体联系起来、与中国传统音乐的历史联系起来的纵横视角。
  笔者认为,苦音调式辨别的多歧性与苦音音乐所涉地域的文化特殊性(中国历史上民族融合最频繁的时期——南北朝到隋唐的中央政府所在地)的联系最终形成了现实的苦音与历史乐调难题的纠结。正如“杨著”所言:“八音之乐、俗乐二十八调、古龟兹乐调、蔡元定‘燕乐调’,这些本来就让学者们伤透脑筋的历史乐调,偏偏又与苦音这个现实的‘老大难’搭上了界。这些古今难题凑到一起,似乎以增加了解决问题的难度。”
  在对这诸多纠结求解过程中,杨善武提出了一个中国传统乐学的根本问题:“中国传统音乐音阶中到底有几个五声核心?是只有一个,还是另有一个特殊的核心?”进而设问“苦音所属是属于单一调式思维,还是多调式的综合思维?那‘徵闰宫商和’的五声,是一种实质的音级表现呢,还是宫商角徵羽五声在多调综合思维中的一种表象?”
  从现实的苦音音律,到具体的音阶、旋法、调式辨别,从众多中国传统音乐学学者的参与,再到所触及的不同乐种、不同历史乐调,最后归结到中国传统乐学的根本问题。“杨著”论题之具体,然所涉问题之繁、地域之宽、层面之深、涉及学者之多……都体现了作者面对学术疑难纵横捭阖而思虑深远的学术能力!
  二、对待前人:辩证否定
  “杨著”代序中说:“我们的学术事业是由一代代学人不断努力而向前推进的,每一代学人都需要通过自己的创新来为学术发展作出贡献。在学术创新的发展中,学者们时刻都会面临一个如何对待前人、如何处理好与前人研究关系的问题。”对研究方向的确立,学者有三种选择,一为开新域从头说,二为延前人接着说,三为驳旧论反着说。其中第一当然是每个学者理想选择,然而开新域是需要机缘的,不是每个学者都有这个幸运的。而第二、第三却是学者常常要面对的,特别是像传统乐调这样特殊的论题。“杨著”的12篇学术论文共分“同均三宫”研究、苦音研究、调式辨别问题和黎英海的民族调式研究四个“彼此关联”的板块。其中在有关苦音研究、调式辨别问题的中间两个板块提到于会泳的“宫角关系”理论,前三篇论述黄翔鹏的同均三宫理论,后三篇论述黎英海的民族调式理论,杨善武在该书中所面对的就是这三位在中国传统音乐学史上影响深远的前人!
  由于苦音问题直接涉及中国传统宫调,“杨著”作者仔细研究了黄翔鹏的有关论述,尤其是他的“同均三宫”理论。因为在作者看来,“黄先生把苦音作清商音阶于现存传统实践中明确无误的乐调实体,这样苦音也就成了清商音阶的实践基础,从而把清商音阶的命运维系于苦音之上。”这说明“黄先生是将苦音纳入其‘同均三宫’——清商音阶的体系中加以认识的,其苦音观的形成是以清商音阶的合理存在为基本前提的。”但是在进一步研究中,作者感到“同均三宫”理论有些问题!
阅读更多
   
期刊
  • 情人节
    情人节

    情人节又叫圣瓦伦丁节或圣华伦泰节,即每年的2月14日,是西方国家的传统节日之一,起源于基督教。这是一个关于爱、浪漫以及花、巧克力、贺卡的节日 男女在这一天互送礼物用以表达爱意或友好。情人节的晚餐约会通常代表了情侣关系的发展关键。现已成为欧美各国青年人喜爱的节日,其他国家也已开始流行。

  • 我是读者
    我是读者

    受了伤需要治疗,在伤口愈合之前写下你的失恋日记。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你就该放下过去